第七十四章 不能说的秘密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七十四章 不能说的秘密

作为一名烟客,必须具备的三个条件:烟,打火机以及抽烟时露出的那种无耻的神韵。 曾经,刘星是一位合格的烟客。但是现在,烟有了,打火机也有了,却不能吐露出那种以往的他独有的神韵。 “呼~~!”对着天上的月亮轻轻的吐了一个烟圈,顿时引来路边女孩儿侧目观看。当今世界,吸烟者众,但是能把烟圈吐的如此之圆,却没有几个,刘星在高中的时候很有幸的成为了这没有几个中的一员。 自己的心是不是太软了?刘星蹲在街边一路灯下面心理想到,一脸颓废的样子。 以前的自己是把女人骑在身下,现在,却让两个女人骑在自己的头上。可自己为什么为要容忍这两个无理取闹的大小姐呢? 怕?自己怕过什么? 把那两个女人撵走?以那两个女人的脸皮之厚,估计很难,就算自己真的发火,碰上夏雪那样的主儿,也会当成没事一样。 “哎!”刘星不禁的叹了口气,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招惹上这样两个女人,想了想,其实自己也没做什么。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桃花劫?恩,有可能。 “同学独自一个人在这里,似乎有什么烦心事呀!”一个还算甜美的声音传到刘星的耳朵里面,刘星用眼角瞥了瞥,一个身材苗条打扮时尚的女人站在他的身边,此时正微笑的看着他。上身一件紧身的体恤,胸部很大,v字领使她的乳沟尽显无疑,看样子发育的很好,下身一件白色的超短裙,以刘星蹲在地上这个角度,隐隐约约的能看见对方白色的底裤。女人不算漂亮,姿色只能算是中等,可贵的是这女人拥有一身小麦色的健康肌肤,身材非常好,特别是一双长腿,修长健美,刘星的脑袋里不禁联想起被这样一双美腿夹住会是什么样的感觉,而且还带着这么丰满的胸部。 “我看起来很象学生吗?”刘星看着对方问道。 “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出现的,似乎都应该是附近这所高校的学生。”女人看着刘星笑着说道。 刘星听见后微微一愣,这女人不会是出来卖的吧?对于现在来说,有高校的地方就等于红灯区了,特别是那些早已经把学业不当回事,认清了教育本质的女人们,‘十年寒窗不如衣服脱guang’这句话已经越来越快的在全国各地的各所高校中流传开了,并不断的向高中发展,势力却来越大,很有可能在奥运会之前成为初中生的口头语。 在这些女人中,当然也把高校分为三六九等,高校越好,价钱自然越高。 在姿色中等的条件下:一流大学的最低标准,一个月三万左右零花钱,衣服化妆品除外,上一次床三千,房屋配置两室一厅或者两室两厅,三环以内,车接车送。 二流大学的最低标准,一个月一万五左右零花钱,衣服化妆品除外,上一次床一千五,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降低小费,房屋配置两室一厅,四环以内,车接车送。 三流大学的最低标准,一个月五千左右的零花钱,衣服化妆品除有时候除外,上一次床一千,并随着上g次数的不断增加和时间的不断推移而降低价钱。房屋配置一室一厅,五环开外,车接不送,车费自理,有时能报销。 四流以下大学的最低标准,和‘鸡’没有什么区别,每月零花根据客人贫富程度、慷慨程度、数量以及公安部门的打击次数等众多人为非先前性因素来决定,衣服化妆品自理,上一次床价钱不等,不过‘活’的好坏程度与价钱成正比,房屋配置基本是游击战,打一枪换个地方,一般都是在酒店或者街边旅馆,房屋费用由客户自理。没车接没车送,车费自理,无法报销。 刘星不禁上下打量起眼前这个女人,先不管附近这个是什么大学,以她的样子,挣个二流工资应该很轻松。没办法,身材太魔鬼了,看光就容易让人浮想联翩,让人喷血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女的看着刘星笑着说道。 “回答什么?”刘星把眼神从对方的身上挪开,他怕现在的心情极度不好,容易发生点儿带颜色的事情。 “似乎有什么烦心事,可以跟我聊聊吗?”女人显然不是很介意在刘星面前走光,靠近刘星的身边同样的蹲了下来。 “你总是喜欢听陌生男人说烦心事吗?”刘星很准的把烟头弹到五米开外的一个垃圾桶里面,很准,然后又为自己点上一支。 “很不幸,你是第一个。”女人笑着说道。 “为什么我这么不幸?”刘星道。 “因为你吐的烟圈很好看,就象灵魂在缠mian一样!你很喜欢抽烟吗?”女人看着刘星问道。 “灵魂的缠mian?很有意思!”刘星有点诧异的看着身边的这个女人,然后淡淡的说道:“抽烟,并非喜欢抽烟本身,只是迷恋那种感觉,让自己的心灵在亦幻的烟中得到沉淀。抽只能代表一种心情,迷的只是一种心态。你抽吗?” “不要把我带坏,吸烟这吸的是烟叶不完全燃烧时所产生的气体、蒸汽和尘粒的混合物,在点燃时温度高达九百,产生多种分解和合成产品,其中有毒的成分占大多数,象尼古丁、苯比、一氧化碳、乙醛等等。它对女人的容颜和形体可是有很大危害的,而且还会降低生育能力引起流产……!” “不要告诉我你学化学的!”刘星打断了对方的话后说道。 “错,是学有机化学的!”女人看着刘星微笑着说道。 “呵呵,那你也应该知道,‘吸二手烟’对健康的损害更严重,为什么还要靠近我?”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这里空气流动不错,我闻不到!”女人笑着说道,“象你这样吸烟能表达出自身心情的人,与那些普通的烟民不属于一个类型。” “都是吸烟,能有什么不同?”刘星笑着说道,感觉这女人有点意思,原本郁闷的心情也有了点儿缓解。 “你吸烟的样子很优雅,就象一位没落的贵族一样,特别是吐烟圈的样子,让人不禁的想知道你的内心。”女人笑着说道,“对了,你这人,我都说了这么多,你还没告诉我你因什么而郁闷呢!” 刘星听见对方的话后愣了愣,这女人天生自来熟,哪有和陌生男人这样说话的,就算是出来卖的,也不应该问这些废话呀,对于她们来说,时间可就是金钱呀。 “你怎么能看出我郁闷?”刘星看着对方问道。 “谁都能看出来,就差在你脸上刻上‘郁闷’两个字了!”女人笑着说道。 “哎!”刘星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台湾不回归,心情很郁闷。”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女人听见刘星的话后愣了愣。 “国人去台湾要通行证,你说郁闷不?”刘星看着对方说道,他现在纯是在和眼前这个女人瞎扯淡。 “那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来北京或者上海、深圳之类的地方住不还需要暂住证吗。”女人对刘星说道。 “哎,你们这一代算是完了!”刘星深深的叹了口气。 “你不会是神经病吧?”女人看着刘星狐疑的问道。 “错,是精神病!”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呵呵,我也是个精神病!”女人听见刘星的话后笑着说道:“今天晚上心情不错,看你郁闷的样子,似乎也是个闲人,一起去玩怎么样?” “我没钱!”刘星双手一摊笑着说道,本打算抽完一根回家的,却没有想到遇见这个女人了。 “没钱抽中华?”女人看着刘星道。 “跟别人要的!” “算了算了,我有钱,不过你要先陪我吃饭!”女人看着刘星笑着说道。 “恩?你不回学校吗?不去食堂吃吗?”刘星看着女人问道,说起来晚上只吃了碗面,其他的都浪费了,现在还真有点饿了。 “不回学校了,一点儿意思都没有。食堂?别开玩笑了!”女人笑看着刘星说道,“难道你没念过大学吗?对大学的食堂还不了解?” “不了解?笑话!我是觉的相比于我大学的那个食堂,外面的食堂都是很精彩的!你知道吗?有一个歌星曾两次光顾我那个学校的食堂。第一次是在二零零一年,走后创作了一张专集《范特西》。之后的几年吃嘛嘛香,所以又创作了一张专集《七里香》。他以为我那学校的食堂伙食会改善呢,又来了,走之后又创作了一张专集《依然范特西》。以后再也不敢去了,所以最后创作了一张专集《我很忙》。”刘星道。 “呵呵,那有什么?前些日子我们学校食堂也去了一个‘星’,去完之后拍了个电影叫做《不能说的秘密》,都无语了。”女人看着刘星说道。 “哈哈哈哈~~!”刘星和女人相视而笑,笑声传遍整条大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