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没有方向感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六十五章 没有方向感

显然那个黄毛对于陈明亮泡他马子的举动看在了眼中,并准备教训他一番,三个人一起把陈明亮围在中央,而陈明亮还在冲着人家的马子眨着眼睛。周围跳舞的人看出了这里的形式不对,赶紧向一边闪了闪,不过又不忍心离开,所以很自然的形成了一个圈子。 在小的酒吧中这样的场面是很常见的,但是象这种在大的有后台的酒吧中闹事,还是很少的,所以人们都在一边看着好戏。来这里都是为了寻找刺激的,打起来更是能点燃周围人的激情,周围已经有人在大声的呐喊和尖叫了。 刘星看着这一切,眼中充满了兴奋,给一边想冲上去的甘强一个眼色,让他不要动。看着刘星兴奋的目光和陈明亮那随意的样子,甘强知道,这两位老板又要玩了,上次似乎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 “帮我拿着可以吗?”刘星把手机递给了一边的孙媚。 “恩?你要做什么?”孙媚不解的问道,不过还是把手机接了过来。恩?n73?刚才孙媚一直注意刘星的人,并没有注意刘星的手机。现在为什么注意到了呢?因为刘星的是黑色的n73,而孙媚的手机是白色的n73,算是情侣配了。 “想寻找点儿刺激吗?”刘星看着对方笑着问道。 “当然!”孙媚很乐意的点了点头,虽然她不知道眼前这男人到底想要做什么,不过刘星的身上却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在吸引着她。 “见过男人打架吗?”刘星看着对方问道。 “那个人是你的朋友?”孙媚瞥了瞥被围的陈明亮对刘星说道,“他们有三个人,而且都是不学好的混混,你去……!” “你似乎对我并没有什么信心呀!”刘星笑看着对方说道,“打个赌怎么样?如果我赢了,赠送给我一个甜蜜的吻怎么样?” “如果输了呢?”女人听见后问道。 “那我就委屈一些,赠送你一个甜蜜的吻好了!”刘星笑着说道。 “好,成交!”女人笑了笑很干脆的答应了下来,并没有因为刘星的占便宜而感到生气,相反她却感到很刺激,显然她更不是一个怕事的主儿。 “哈哈,痛快!我会让你知道,这是你人生中最美丽的一次赌注!”刘星轻轻的摸了摸美女的下巴笑着说道。 孙媚坐在那里愣了愣,然后嘴边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微笑,很媚,很诱人。 ‘天生强者的气势和藐视天下的高傲,隐藏在平凡表面下的不凡,就如同为自己量身订做的一样!有趣,有趣~~!’ 刘星向吧台上看了看,挑了两个比较厚的酒瓶拎在手里。 “我很喜欢听酒瓶砸在人的头上,爆裂时所以发出的那‘砰’的一声,感觉就象是自己亲手在点燃礼炮一样,为了庆祝我们俩的相遇,今天给你来个两响的!”刘星冲着身边的美女眨了眨眼睛,然后抄起那两个酒瓶就向人群中走了进去。 “加油~~!”女人伸出手冲着刘星做了一个努力的手势,一副小女人的姿态,这个时候到是有几分夏雪的可爱。 “喂,臭小子,竟然敢泡我的马子,你他妈的是不是找死?”黄毛冲着陈明亮骂道。 “是呀是呀,竟然敢泡我们大哥的马子……!”一边的两个小混混在一边附和道。 “咦?大哥?”陈明亮听见后笑了笑,把衬衫袖子处的扣打开,然后把手腕上的表拿了下来握在手中,“真了不起呀,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大哥,还带着两个小弟,你们不会有血缘关系吧?如果你以为带着两个亲戚就能闯荡社会的话,那你实在是把这个社会想的太简单了!” “你他妈的放屁!”黄毛红着脸说道,被陈明亮说的红了脸,当大哥的最烦的就是别人说他带的小弟是他的亲戚,因为那样的话就证明他的手下实在是没人了。 “咦?小兄弟是不是包皮过长呀?怎么这么害羞?大家看,脸都红了。”陈明亮笑着说道,引起了周围人的一阵哄笑。 “我认为根本原因不是他的包皮过长,而是因为他的小jj实在是太短了!”刘星笑着从人群中走了进去说道,然后看着被人围住的陈明亮道,“呦!我说亮子,你现在怎么喜欢穿别人的鞋了?” “呵呵,穿别人的鞋,走自己的路,让这群混蛋找去吧!”陈明亮笑着说道。 “咦?又来一个,怎么,你是来给他出头的?”黄毛看着走出来的刘星问道。 “出不出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上帝创造了这个世界,并不是想让你们这样的人出来装b的!”刘星的话音刚落,双手从背后抄起两个酒瓶狠狠的砸向黄毛的两个小弟。 “砰~~!” “砰~~!” 只是一瞬间的工夫,两个小弟已经倒在地上,头上不停的向外流着血。 “外国的酒卖的很贵,味道也不怎么好,还以为他们会在酒瓶上多下点儿工夫呢,原来这酒瓶也不是很结实,你看,一拍就碎!”刘星把两个酒瓶把儿扔在地上笑着说道。 “啊~~!”尖叫,全场尖叫,刘星的举动彻底点燃了周围人的激情,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在为刘星而尖叫。刺激,这就是他们要寻找的刺激,同时也让他们感慨,原来打人也可以如此的飘逸~~! 看着倒在地上缩成一团的两个手下,黄毛先是愣了愣,突然松开女友,狠狠的一拳向刘星打了过来。 “你他妈的找死~~!” 刘星没有躲闪,原地站在那里,脸上依然带着那种颓废邪恶的无耻微笑。就在周围的人准备看拳头击打在刘星头上的时候,‘啪~~!’的一声,拳头在刘星的面前停了下来,陈明亮狠狠的抓着黄毛的手腕,不能让他再继续向前。 “找死?这是一个让我郁闷了二十多年的问题,我一直没有方向感,不知道到底去哪里找。原本以为找个带方向感的女友,让她给我指引方向,但是没有成功。有一天我指着床对她说‘你躺下’,结果她却扭扭捏捏的‘趴’在了床上!”刘星笑着说道,然后看着一边黄毛的女友问道,“你知道两者的区别吗?” “不知道!”那女人听见刘星的话后说道,显然对黄毛这个男朋友并不是十分的在乎。 “一个体位是向上,一个体位是向下,这就是两者的区别。”刘星笑着说道,然后看着一边的陈明亮,道“亮子,这女人也没有方向感,不过很适合你!” “是吗?”陈明亮听见刘星的话后笑了笑,抓着黄毛的手腕突然狠狠一脚踹在对方的肚子上,黄毛受不起,直接捂着肚子跪在了地上。 “可我是一个传统观念很强的人,不愿意背叛我未来的妻子,不过不与这个女人发生点儿什么事情的话,似乎对不起这三位倒下的兄弟。” “这好办,我给你出个主意。”刘星道。 “说?” “约出去,开个双人房,然后你们一起……*。怎么样,这个方法不错吧?”刘星笑着说道。 刘星的话音刚落,周围又传来了一阵尖叫声和口哨声,似乎是在为刘星精彩的话而喝彩。 “*?很伤身体的!”陈明亮笑着说道,然后用一手指勾住手表带,狠狠的象跪在地上的那黄毛抽了过去。 “让你丫的装b,带两个小弟就了不起呀,老子出来混的时候你还在你妈怀里吃奶呢……!” “呵呵,好个血气方刚的家伙!”刘星笑了笑,然后拍了拍一边黄毛女友的脸蛋,“是处女吗?” “不……不是!”女人看着陈明亮和刘星在这里肆无忌惮的打人已经有点怕了,特别是一边的陈明亮,还拿着金属手表抽人。 “哦,那就是妇女喽?很好,他就是喜欢你这样口味的。至于这个黄毛,你不会想当一个残疾人的家属吧?呵呵,希望你们今天有一个愉快的晚上。” 刘星笑着说道,然后向吧台走去,活象一位胜利凯旋的将军一样,身后黄毛等三人的惨叫声和围观人的尖叫声仿佛是在为刘星喝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