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又见张静茹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五十六章 又见张静茹

下午,刘星回到公司后把上午看的资料整理了一下之后就去了酒吧。刘星最近几年很少来这里,许多服务员都是新面孔,并不认识刘星,所以刘星每次来的时候都是甘强出门迎接。 “老板,资料都在您的办公桌上了!”进了酒吧之后,甘强看着刘星说道。 “哦,她最近几天没有来吗?”刘星问道。 “是的,我让她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之后再上班,省的老是惦记着那边!”甘强道。 “恩,不错!”刘星听见后点了点头,甘强跟着他好几年,他做事,刘星还是比较放心的! 刘星来到办公室,说是办公室,其实就是刘星在酒吧最顶层的私人房间,关于刘星让甘强调查的张静茹的资料,都放在桌子上。 刘星拿起来看了看,一共三张纸,不过调查的却很详细。这个甘强,竟然连张静茹幼儿园在哪里上的都调查出来了。 张静茹的父亲住在东城区的北京第六医院,是一座二级别甲等医院。刘星仔细的把资料看完后,把大概的记在了脑子里面,这所医院似乎并没有资格做肾移植,张静茹的父亲现在也只不过是在那里观察而已,至于肾移植的手术,恐怕要换医院。换医院可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再加上医院里面的一些小九九,如果光靠着张静茹,恐怕住上换上医院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刘星决定去医院看一看情况。 来到医院,因为已经知道了病房,所以刘星直接就向楼上走去。当他刚来到四楼的时候迎面就看见了张静茹,此时的张静茹脸上只是化着淡淡的妆,看起来很自然,手里拎着两个暖壶,估计是要去打水。 当张静茹看见从楼下走上来的刘星时神情一愣,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想起那天晚上的时候,顿时心中一阵剧烈的跳动。 ‘不会是来要钱的吧?’想到这里,张静茹面无表情的略过刘星,象是没看见一样。 “你就这样对待你的主人吗?”刘星站在原地淡淡的说道。刘星这次本是带着诚意来的,可是当看见张静茹那冷冷的表情后,刘星讨厌那种被人忽视的感觉,所以当经过他的时候,刘星原本一腔的温柔瞬间化为了乌有。也许别的什么人,刘星可能会毫不在乎,但是惟独这个女人,刘星绝对不能放过,似乎要把在高中时所受到的耻辱全部还给对方一样。 张静茹听见刘星的话后身子顿时停下了脚步,眼睛无神的看着前方。是呀,即使自己没有被对方zhan有,自己也已经不属于自己了。既然自己能做去酒吧当酒女,并把自己卖了的事情,还有什么屈辱不能忍受的呢?那为什么自己还要保持着那份自傲呢?自傲?现在的自己凭什么自傲?有什么资本自傲?一时间站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刘星转过身接过张静茹手中的两个暖壶,张静茹挣扎了几下,但是却被刘星狠狠一瞪,顿时松开了双手。 “走吧!”刘星淡淡的说道,竟然走在了张静茹的前面。张静茹听见后愣了愣,然后低着头跟在刘星的身后。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静静的,彼此谁也不说话。 刘星突然停出了脚步,他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他实在是不知道去哪里打热水! “砰~~!”一直跟在刘星后面想着心事的张静茹根本没有注意到停下脚步的刘星,一不小心撞到了刘星的后背上。 “啊~~!”张静茹一声尖叫,双手迅速护在胸前,眉头微皱,一脸惊慌的看着刘星。他……他要干什么?难道在这里……。 以往那个意志坚定、性格冷静的张静茹早已经没有了。 “我……我不知道去哪里打水,你带路吧!”刘星转身看着对方说道,转了两个楼层也没找到,不过看见张静茹那副样子,难道自己长的很恐怖?不至于吧? “哦……哦……!”张静茹听见后点了点头,四周看了看,发现在已经走过了,赶紧又向楼上走去。 终于打完水了,拎着两壶水还真是有点沉。 当来到一间病房的前面时,张静茹停了下来,看着身后的刘星。 “你不要进去了!”张静茹看着刘星说道。 “为什么?”刘星问道。 “我不想让家人知道我们的事情!”张静茹低着头说道。 “也对,毕竟这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刘星听见后笑了笑说道,“象我这样的大坏蛋进都感觉脏了这里的地方,不过……这就是你说的最好的病房?”刘星看着有点破旧的门对张静茹说道,而且透过门上的窗户向里面往,这一个病房里面有六个病床之多。 “医院没有高级病房了,就这普通的病床,还是我等了一个星期花了不少钱才占到的!”张静茹冷冷的说道,象是已经对这个世界绝望了一般。 “钱呢?那些钱还不够吗?”刘星看着对方问道。 “够,钱够,但是身份不够。高级病房的不是老板就是干部,高级病房是为‘高级’的人准备的,我们这些穷人,即使拿出一些钱,院方都不会让我们进去住的。”冷,异常的冷,刘星听的出来,对方说话的同时也在讽刺自己。 “人生不如意的事情太多了,不过千万不要因为这些事情搞坏了自己的心情,不值得。给你十分钟的时间,然后陪着我去找院长,有些事情,必须要有一个男人出面。很不幸,我成为了你的男人!”刘星自嘲的笑着说道,然后坐在门外的椅子上面。 听见刘星的话,张静茹愣了愣,她知道刘星要做什么,虽然她万分的不喜欢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但是如果能让父亲转到高级病房,得到最好的照顾和治疗,那么又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做呢? 张静茹没有说话,拎着两个暖壶进了病房,接着就从病房中传来张静茹温柔的笑声。 刘星又站了起来向里面望了望,张静茹似乎正在靠窗的位置给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喂着吃的。那人就应该是她的父亲了,风烛残年,一脸的沧桑,脸的的周围好似农田里的垄沟一样,多而深,看样子受了不少苦。不过那老人的心情看起来似乎很好,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是呀,有这样一个女儿,又有谁不骄傲呢? ‘这待遇的差别也太大了吧?’刘星苦笑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头,再怎么说自己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而且今后还是唯一的一个,用的上这样冷淡的对自己吗?不过也难怪,谁让自己给她留下的印象是那么糟糕透顶呢? 如果恨,那就让她恨吧,常言说的好,爱恨交织,恨的及至就是爱,也许真的有那么一天也说不定。刘星笑了笑,感觉自己变成了阿q一样,正在用自我胜利法来安慰自己。 自己是不是太心软了?是不是应该在看见她冷冷的表情后把对方推到卫生间里面强奸一顿,完事后再逼她。 ‘如果以后你见到我的时候不笑脸相迎,我还强奸你!’ 太邪恶了吧?自己似乎早已经告别那么年代了。经过岁月的洗礼自己已经没有了以前应有的霸道与嚣张,只留下现在的一颗平凡的心,尤其是对于女人,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 不过张静茹的遭遇似乎也证明了一句话,十年寒窗不如衣服脱guang,不过似乎有许多的女学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儿,因为刘星每每路过北京各大院校的时候,特别是放学时间,校门外一定会停满车,而车上坐着的一个个男人都在叼着烟卷,或是肥头大耳身体发虚,或是面黄肌瘦提弱精无,社会就是这样。坏人似乎总要比好人过好很多。 “啪~~!”病房的门打开,张静茹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刘星。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远远出乎了刘星的预料,看样子这个女人对病房的事情也很着急。 刘星很少去医院,因为他很讨厌医院里的这种味道,感冒发烧的时候他宁可多喝点儿热水在被子里面闷上那么几天,也不愿意去医院看病。 都说医院很卫生,但是刘星却觉的医院是最肮脏的地方,除了那些众所周知的黑幕不说,每天医院里都有无数的病人,他们在这里吃,在这里睡,在这里拉,在这里呼吸,只不定那个人有肺结核什么的。今天如果不是为了张静茹,打死刘星也不会来的。 “尿毒症病人应该吃一些清淡的以低蛋白为主的食物,避免吃一些高胛和高尿酸的食物,例如海鲜之类的。刚才你似乎在味你父亲喝鱼汤……!”刘星一边走一边说道。 “医生只是说少吃咸的!”张静茹听见刘星的话后说道,不过语气没有先前的那么冷,似乎因为刘星善意的提醒而变的有所缓和,也或者是因为刘星并没有zhan有她,而且她现在实在是猜不出眼前这个男人的心。 “医生说没有高级病房了,你还不是照样不信?北大的高才生,不管是说话还是听话的时候都动动脑子。”刘星不已未然的说道,自己的话已经说到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知道了,我下次会注意!”张静茹听见刘星的话后点了点头。 “透析多少次了?”刘星问道。 “一周三次!”张静茹道。 “透析的花费是长期的,如果没有钱根本承受不起。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有钱就可以活命,没钱就只能等死。从人性的角度来讲,这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也与当前国家致力于构建和谐社会的主题相悖。每次投析的痛苦也很大,所以肾移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不过危险性也很大,所以我建议让你父亲在这里观察一段时间后去再大一些的医院比较好。毕竟医院越好,其中的设备也就越全,你父亲手术的安全性以及术后的恢复会更好!”刘星道。 “我也想,只是……在以前我想都没曾想过,进六院已经费了很大的力气,虽然在这里不能做肾移植,但以当时的情况,只能来这里了,而且外面的债务……!” “我已经调查过了,友谊医院的肾移植成功率全亚洲第一,至于转院的事情我会处理的,回去告诉你父亲在这里先住上几天,我会加紧联系那边的!”刘星淡淡的说道,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的院长室,刘星并没有管外面不知道是护士还是秘书的人,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望着刘星的背影,张静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即使她的心再冰冷,当她听见对方关心的话时,心中也充满了一丝的感动。 虽然张静茹不知道这个男人做着一切的目的,但是不管为了什么,为了得到自己也好,为了施舍自己也好,至少她知道,帮了她的忙。 这个时候,张静茹的头脑里回想起酒吧甘经理的话。 “你真的很幸运,因为你遇见了老板!” 幸运?这个与她绝缘的词曾经不知道让她多少次觉的可笑,不过现在……虽然心理对这个男人的认识并没有变,他依然是败类、人渣,但是至少她觉的自己的这笔交易是正确的。 ‘也许自己真的找到了一个好买家!’看着刘星的背影,张静茹的心理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