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今晚,我就是你的上帝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四十七章今晚,我就是你的上帝

张静茹伸出颤抖的手拿起那张放在桌子上的纸片,到现在还有点不敢相信,看着上面的数字,张静茹紧紧的咬着牙,原本冷漠的眼神突然发出一道亮光。 这……这真的是四百万?张静茹看了看坐在沙发上依然悠然喝酒的刘星,又看了看手上的支票。 “不相信吗?”刘星看着对方说道,突然一伸手把站在他身前的张静茹搂在了怀里,让对方坐在自己的膝盖上。张静茹被刘星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赶忙挣扎,但是刘星怎么能让她挣脱出去呢? “我这个人就有一点儿好,那就是很讲信用,你对于这支票的真假大可不用怀疑。所以,我也希望你能讲信用,你是否也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听见刘星的话,张静茹原本挣扎的身体突然一僵,呆呆的坐在那里,神情非常的不自然。 “呵呵,你明白就好。当你的手拿起这张支票的时候,你已经是我的私有物品了,所以尽量不要违背我的意愿,否则在好的花瓶也有破碎的时候!”刘星邪笑的看着对方,昏暗的灯光下,刘星的手已经攀到了张静茹的双峰之上,轻轻的揉搓着。刘星的肉轻轻的枕在对方的脊背上,闭上了眼睛,似乎在享受一样。 刘星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一只手在享受那份无人开垦的丰满坚挺之时,还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对方那剧烈跳动的心脏。而伏在对方背后的耳朵也听清晰的听见对方剧烈的心跳声。 张静茹静静的坐在男人的腿上,冷冷的表情中透漏着一丝不容易被人觉察的红润,紧紧的咬着嘴唇,眼泪夺眶而出掉了下来。她没有做任何的反抗,任由对方抚mo着自己的身体,虽然感觉到这是她人生中最大的屈辱,但是紧紧握在她手中的那张支票告诉她,她必须如此。因为她已经不属于她自己了。或许思想可以,但是肉体……! “很好!”刘星放下双手,把对方的头扭了过来,让对方看着自己。 “钱我已经付了,应该开始验货了吧?” “让……让我准备……准备几天可以吗?”张静茹咬着牙说道,事情突然,她的心理暂时还没有承受的那种能力,虽然这样的场面她已经想过无数次了。 “不行!”刘星霸道的看着对方说道,“乖乖的去楼上,把身体洗干净等着,我不希望看见一丝不属于你的东西,包括指甲油!” 张静茹听见后,愣了愣,然后递下了头。 “强子,带她先上去。” “是,老板!”甘强点了点头,然后带着站起的张静茹向楼上走去。 “张静茹,你偷着乐吧,老板已经很久没有看上眼的女人了。这些年,你似乎是第一个!”在走廊里,甘强看着静静的跟在他身后的张静茹说道。 “第一个?可笑!”张静茹冷冷的说道。屈服,也可能只是肉体上的。 “是吗?不过你应该感到幸运,同时也应该感谢老板的慷慨。四百万,你可以随便去路上问问那些‘小姐’,四百万对于她们来说是一个什么概念,每天需要伺候多少人,又要多少年才能挣道。不要说你漂亮,因为比你漂亮的大有人在,还不是一样做?再高级的小姐出台也只需要几千而已。所以,你应该高兴!” “哼!”张静茹除了冷哼,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样说话。 “很倔强的一个女人,也可能正因为如此,老板才会看上你!”甘强笑着说道,然后推开一间房门,一个偌大的私人房间出现在张静茹的眼前。 “这是老板以前的私人住所,浴室很大,里面什么都有,你的那些随身物品等会儿我会帮你拿来的。你不必担心会有人闯进来,除非楼下的人全部死光。好了,希望你今晚能另老板高兴!”甘强微微一笑,然后把门关上。 张静茹站在原地,看前虽然只是一个客厅,但面积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她的家。这里装饰的富丽堂皇,大大的窗户能够清晰的看到外面美丽的夜景,整个一面墙壁都是书架,摆满了各种类型的书籍。螺旋状的吊灯金色辉煌。正对窗户的是三米长的大办公桌,还有一个非常大的椅子,后强上挂着一幅字----忍。一比一的维纳斯雕塑十分的显眼,楠木外架手工布纺的金色沙发看着十分的大气,仿佛从皇宫里面搬来了一样。最里面的位置有一扇门,张静茹知道,里面应该就是卧室、浴室之类的地方了。 把手中紧握着支票展开,看见上面的数字,张静茹的泪水再一次涌了出来。 自己……就这样了吗?一切是刚刚开始,还是已经结束?不过父亲的病终于可以治疗了,而且辛苦养大自己的爸妈也终于可以过上不用劳累的日子了。 自己呢?是父母把自己带到这个世界上的,自己的一切又算的了什么呢?只要父母过好一切都好。跟在这个男人身边,也许是一种解脱。不用在拼命忙碌的工作,不用受外人的气,不用看那些讨债亲戚的脸色。 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张静茹掏出包中的电话。 “喂?是王奶奶吗?可以麻烦您帮我找一下我妈妈吗?哦,好~~!”王奶奶是她的邻居,紧有的一个现在还关心她的孤独老人。 “妈妈,我今天晚上……要加班,不能去爸爸那里了。医药费……我已经筹齐了。你放心吧,是我的奖金。告诉医院千万不要停药,明天我就把钱带过去。好了,不说了,我要工作了。明天见……!” 张静茹放下电话,背靠在门上,仰着头。听见电话中母亲不停嘱咐自己多注意身体的关心话,本来忍住的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掉了下来,嘴边确露着淡淡的微笑,也许只有在和母亲说话的这一刻,她才会感到温暖。 把支票收好,小心的放在包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迈着坚定的步伐向嘴里面的房门走去。 …… “呕~~!”刘星扶着沙发半跪在地上,不停的把刚才喝进去的酒吐出来。在张静茹走后他又猛灌了一瓶,他的酒量自来就不是很好,刚才又喝的那么猛,不吐才怪。 “老板,您不要紧吧?”甘强下楼后看着不停呕吐的刘星关心的问道。 “这……点儿酒算得了什么?当年…….当年我喝的比这还多!”刘星背靠在沙发上,脸色绯红,眼睛迷离,说话断断续续,他确实已经醉了。 “老板,给您茶!”甘强把一边服务员递过来的醒酒茶递给刘星。 “什么茶?滚!”刘星听见后突然站了起来,一把推开对方向楼上走去,“老子要上去圆梦了,谁他妈的要是敢进去,我就把他的骨头拆了!” 迈着蹒跚不定的步伐,刘星一边扶着墙壁一边向楼上走去。 甘强冲着一边想上去扶的服务员招了招手,示意他们不要管。甘强虽然不知道老板和这女人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去,但是他可以感觉到,今天晚上的老板很痛苦,就让他堕落吧!堕落才能体会到自由! 刘星推到门,走进了卧室,发现张静茹身上披着一条白色浴巾,坐在床边发呆。看见进来的刘星后张静茹的眉头皱了皱,然后把头扭到一边。 沉静的面容中带着一丝的嫣红,也许是刚洗完澡的缘故吧,身上那种冷艳的脱俗气质让刘星不禁十指大动。现在的她仿佛空谷幽兰一般。 明明二十六的女人却拥有着十六七岁少女的肌肤,凝白如脂,仿佛吹弹可破,那鲜红娇艳的嘴唇恨不得让人一口咬上去。 水如眼波横,眸子水盈盈,幽怯怯地回避着刘星赤裸裸的目光,刹那间,刘星觉的喉咙干燥,呼吸急促。 锁骨窝深浅适度,锁骨线条清晰、平直,肩头饱满圆润但不臃肿,略有一些肌肉,保持视觉上的弹性与白滑。 刘星走上前一把把对方拉进了怀里,蓬松的长发披在肩膀上,近距离的接触更加充满了一种冷艳性感的诱惑。 “你从来就没有想过会有今天吧?”刘星用手轻轻的抚mo着对方的小脸,如水做的一般,凉凉的很舒服。 张静茹任由对方搂着,并没有说话,在浴室的时候她已经想的很明白了,人生不就如此吗?对于她来说,既然已经有得到的,那就要有失去的,虽然这个人让她讨厌,但也算帮了她的忙。 “高中的时候记的全学校的女生都不敢违背我,当然除了你,所以我对学姐你的印象非常的深刻。从而发下誓言这一辈子一定要把你弄上g!”刘星紧紧的搂着对方说道,“当时的你对别人都是那么好,但是对我却冷眼相对冷言相向,骂我是败类、二世祖、渣子,也许是因为当时我脸皮足够厚的原因吧,并没有把那些话当回事。可是当我看见你和那个王德在一起的时候,我真的很失望。你怎么会选择那臭小子呢?难道只因为他学习比你好?当时我就说过,你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的眼光从来就没有错过,怎么样?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准,其实男人的感觉也不差。那是你在学校的时候是高贵的公主,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有些事情,单纯的你们是永远都想不到的。也许对你来说恶贯满盈的我就是世界上最坏的人,但是恰恰是坏人,才能经历过你们这些好人永远都看不见的那个世界。遇见你以后是我的痛,但我依然庆幸于此,因为我知道了许多的东西。世事难料变化无常,就象你现在坐在我的怀里,任由我施为一样。” “这是我的工作!”张静茹冷冷的说道,不过随着刘星握着对方双乳的手不断用力,她的身体开始不断的颤抖。 “回答的好,我就是喜欢你这份高傲!”刘星听见对方的话后笑着说道,“本来都把你忘记了,不过前几天却遇见了那个王德,从而才想起你。看见他风光的样子,我也不断的猜想你的处境,可是谁知道今天又会在这里遇见你。不得不承认,这也是一种缘!” 刘星轻轻的把披在对方身上的浴巾拿了下来,张静茹只感觉身体一凉,条件反射的用一手遮在胸前,一手护住下体。 “拿开!”刘星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张静茹沉默了,双手颤抖的拿开,身体身体暴露在刘星的眼里。张静茹知道,即使她精神上不屈服,但是肉体上却不能表现出丝毫,因为这身体已经不是她自己的了。 “真美!”刘星把对方紧紧的搂在怀里,在享受视觉上的美丽之外,还体会着对方身体的丰盈柔滑。 “有的时候命运会从上帝的手中接过这个世界,而你和我发生的这一切,注定就是命运!”刘星转身把对方抱在床上,气势凌人中又透露着几分温柔。 “所以,你就不要与命运反抗了,除非你遇见上帝。而现在,我就是你的上帝!” …… (万恶的省略号~~!诸位狼友,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多包涵呦!汗一个~~!其实这个省略号,远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个样子,想知道,那就继续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