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请爱护生命!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五百章请爱护生命!

第五百章请爱护生命! 听见周忠的话,刘星笑了。自己刚才的话终于没有白费,也幸好把对方唬住了,要不然刘星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刘星刚才的话,吓唬的成分居多,从一开始,别说是杀周州了,就算是把她弄晕,刘星都有些过意不去,还愧疚了好长的时间。 死?草,刘星最怕的就是死!就算是痛痛快快的死刘星也怕!自己死了老婆怎么办?自己还有那么多如花似玉的老婆呢,温柔乡还没有享受够。为了不能便宜别人,刘星必须要活下去,而且要活的比别人更好! 伸手拍了拍周忠的肩膀,笑着说道: “你是一个好父亲!” 双方小弟分别把手中的枪收了起来,北京今天最大的火器拼杀差点儿就爆发了。 回到自己那辆撞的满身是瘪的越野车,除了前面的护杠撞掉之外,靠右侧的车灯也被撞碎。 “啧啧啧啧~~!这么好的车被撞成这样了,真是罪过!”刘星看着车子说道。 一边的甘强听见后不禁汗颜,罪过?刚才差不点儿就去见上帝了。这是谁的罪过?还不都是你?不过这些话也就是甘强心理的潜台词罢了,如果说出来,肯定还得挨一顿暴打,他的脸还没有恢复到原来的形状呢! 刘星打头,一排车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只有周忠留下两个小弟,负责q7! 不远处加油站的工作人员还在发愣,他们不知道这到底是真的相撞,还是在演戏,毕竟六十多人拿枪的场面,他们在现实中还是没有遇见过的。 回到酒吧。为了能让周忠能说出金彪的下落,刘星对他可以说是仁至义尽。带到最好的房间,红酒伺候着,没有让周忠受到一点儿委屈。 额头上地伤口已经包好了,周忠坐在沙发上看着刘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一直要抓自己,难道只为喝红酒? “你们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周忠看着刘星和甘强问道。 “今天‘请’周老大来,其实目的很简单。当然,前提是要你认真配合!”刘星看着对方微笑着说道,“先喝口酒压压惊,用不用再找人给周老大按摩一下?三温暖需要不?” 什么叫仁至义尽?这就是叫仁至义尽! “不用了,你还是直接说吧!” “呵呵,周老大一看就是爽快人。好,那我就说了!”刘星看着对方说道,“我想知道金彪的消息。他现在在哪里?” “你找他干什么?”周忠听见刘星的话后皱着眉头问道。 “仇!” “不知道!” “周老大,你可不老实呀!”听见周忠的话,刘星看着对方说道,同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这并不是刘星想要的答案,而且周忠说出的话还是刘星最不喜欢地答案。 也难怪刘星生气。浪费了这么长的时间才把对方抓住,最后只从对方的嘴里得到‘不知道’三个字。这算什么?耍猴呢? 周忠沉默不语,连话也不说了。 在我面前玩忠贞?我草,你当我霸王刘星的名号是假的?你把‘刘星’两个字当成英文了?刘星心理很生气。但并没有把心理活动表现在脸上。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之上将军。刘星虽然不是什么将军,但好歹也是见过场面的人。再大的老大他都见过,还能被北京一个地头的老大唬住? “周老大,你要知道,金彪只是金昆地私生子,忘记射在墙上的产物。而周州却是你的亲生女儿,感情的结晶,生命的延续。一命换一命?你舍得?我现在可是跟你说地很明白了。如果你配合我,那么什么都好说,如果你一意孤行,非要装什么忠贞的狗熊,那么对不起了。我现在对你做的所有的保证一律作废!”刘星看着周忠说道。对付周忠这样地人,刀枪酷刑什么的办法都不行,象他们这样的什么都见识过,都是不怕死的。所以必须用感情牌来治他。 “你……!”周忠狠狠的看着刘星。正如刘星所说的,周州对于他来是说。重要性远胜于金彪。而周忠根本也不可能去拿女儿的命做赌博! “祸不及妻儿,你放了她。至于我,要杀要剐随你们便!” “呵呵,你的命不值钱。”刘星看着对方说道,“你觉地是当一个自己死还要连累女儿一起死的狗熊,还是做一个能够保护自己女儿安全的好父亲,这可就在你的一念之差。如果你告诉我金彪的下落,只要我确定,那么你可以走,你的女儿也可以安全的走。如果你不说……我会让你对你的女儿愧疚一辈子地。父亲看着女儿被人轮奸是什么样地感受?你想试试吗?” 我靠,我是不是太卑鄙太邪恶了?老天呀,我也只是吓吓姓周的而已,他当真了,你可千万别当真呀!我是正派人物,大大地好人,好人中的vip呀! 周忠咬牙切齿的看着刘星,额头上的青筋膨胀。刘星知道,如果不是周州在自己的手上,那么周忠肯定会杀了自己的。自己现在周忠的眼中,赫然成为了仇人,而是还是那种狠不得吃肉喝血的仇人! 不过刘星并不害怕,他的手中握有王牌,根本不用担心这周老大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杀?呵呵,全身没有任何武器的周忠,刘星就不信对方能秒杀自己。 “周老大,这样的事情还用想?如果我是你,我会立即把金彪的消息说出来!”刘星看着周忠说道,此时的周忠现在恐怕除了愤恨就是愤恨,脑子里已经不会思考了,所以刘星必须引导对方。 “周老大,你的女儿周州喝了放有迷药的橙汁,现在正在睡觉呢。如果你不能及时的给出我想要的答案。那么……我不知道迷药这东西有没有负作用!” 周忠坐在沙发上思考着,眼前这个年轻男人地成熟和手段,绝对要比他的年龄大。刘家的人果然各个都是狠角色。大舅子呀大舅子,你怎么会惹上这样的人家呢? 显然,作为在北京土生土长的周忠,相比与金昆,他对刘家的了解要多的多。只是都是一家人,他实在是无法拒绝对方的要求。虽然早就知道这次可能是在以卵击石。可是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会结束,甚至可以说,他刚刚有这样一个对付刘家地想法,就被刘家的人治的死死的,而且对方还只是一个年轻人。 难道这就是差距?或者还是自己老了?周忠不禁看了看一边的甘强,菜刀队的甘强他早就听说过,没有想到甘强都是这个年轻人的手下,看样子自己败的也不丢脸。 “能让我看一下她吗?”想了半晌。周忠看着刘星问道,似乎已经想明白了什么。对于一个混混来说,当老大最重要。对于老大来说,能站稳脚跟最重要。而对于一个能够站稳脚跟地老大来说,家最重要。这就是周忠的人生轨迹。所以他最后选择了家! “当然可以!”刘星听见后笑着说道。刘星很高兴,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起了作用。金彪呀金彪,看样子我们又要见面了! 刘星和甘强带着周忠进入监控室,把屏幕切换到周州的房间。 “她……我女儿她怎么了?你们对她做了什么?”周忠看见屏幕中。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周州后大声地对刘星质问道,他已经失去了妻子,不想再失去女儿。所以说,一个人,不会没有弱点。别看他在外面呼风唤雨、打打杀杀,是何等的威风,但是一碰到他的弱点,那么他就不在牛b! 世界上并没有牛b的人。只是他比较会装b罢了,所以在那些不会装b地人看来,他就是牛b的。 “昏迷了而已!”刘星在一边说道。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我要见到她的真人,我必须见到她!”周忠看着刘星说道,显然,对于刘星刚才的解释,他并不相信。 “因为我现在就是老大,所以你必须得相信我!”刘星看着周忠认真的说道。“说吧。金彪在哪里!” 周忠犹豫了半晌,看了看屏幕中的周州。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上方山一处农户家!” “上方山?”刘星和甘强听见后不禁愣了愣,然后对视一眼。房山区?都他妈的跑农村大山沟里了,莫非是卧薪尝胆? 上方山在北京西南方向,属于极其偏远的地区,在走不远似乎就要出北京到河北了。这个金彪还真是……还真是会挑地方。难怪甘强派人没有找到,那样偏远地山区,能有黑社会吗?那他妈的是游击队的地盘! “说出具体地址,甘强,你不是见过他吗?今天晚上你跑一趟,把那小子给我逮回来!”刘星看着身边的甘强说道。 “就算告诉你们了,你们也未必能找到!”周忠对刘星说道,看他犹豫的样子,似乎还藏着一些话没说。 “周老大,都到了这个时候,你就不要拿你和你女儿的生命开玩笑了,行不?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错误的坚持了不该坚持地,轻易放弃了不该放弃地,请爱护你和你女儿的生命,好吗?”刘星提醒着对方,刘星最讨厌地就是这种大喘气的话,断断续续的,象拉屎一样,难道就不能象撒尿那样一气合成? “金彪他……整容了!” “整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