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我本善良,奈何造化弄人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四百九十七章 我本善良,奈何造化弄人

第四百九十七章 我本善良,奈何造化弄人 水还在从刘星的鼻子里往外流着,刚才被呛到了,现在仍然没有回到正常。鼻子里面一种酸酸的感觉,不过此时的刘星已经没有闲心去管了。 金燕,又是金燕!这个女人总是喜欢在刘星心情不爽的时候出现,而这次刘星在看见对方郁闷的同时,心理还带着微微一丝的怯意,心理面在不停的打着鼓!她……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金大小姐怎么有空来这里了?”平服了一下自己复杂的内心,刘星一脸微笑的看着对方问道。 镇定,一定要镇定,她不可能知道周州在这里的! 金燕没有说话,只是用她那双特别大的眼睛狠狠的瞪着刘星。刘星慢慢的收起了笑容,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一脸疑问的看着对方,眼睛就如同刘星刚才喝的那杯水一样清澈! 如此对峙了五分多钟,金燕终于忍不住了,突然双手抓住刘星的衣领,咬牙切齿的说道: “把周州交出来!” “你说什么呢?周州?周州怎么了?”刘星一脸不解加无辜的表情看着对方问道。既然已经选择了沿着卑鄙往下流,那么就没有收手的机会了。虽然刘星好奇金燕为什么会冲着自己要人,但是刘星并不打算告诉对方,否则所做的一切将前功尽弃! “别跟我装了,你说,周州是不是被你绑架了?”金燕大声的说道。 由于时间还早,dj还没有来打碟,酒吧中并没有什么激烈的音乐,也不吵闹。所以金燕的声音立即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大家都把目光投向刘星和金燕。 绑架?有好戏,谁会错过? “告诉你金燕,我还站在这里跟你说话。也是看在周州的面子上。所以你别他妈的在我面前大吼大叫地,想装b,回你自己家装去。告诉你,我可不吃你那套!”刘星冲着金燕大声的说道。 刘星说的这么大声,一方面是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另一方面也是在为他自己壮胆!做了亏心事,就怕鬼上门,现在鬼来了。刘星必须给自己打打气! 听见刘星的话,金燕愣了愣,显然没有想到刘星的底气会这样足。看了看对方的眼神,似乎并不知道周州被绑架的事情,但是金燕却不会这么轻易地相信。不过在那之前,她知道她自己必须先冷静下来。眼前的这个男人,从来都是不吃强的。 金燕看了看周围一副等着看好戏样子的人,突然大声的吼道: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呀?再看把你们的眼睛全挖掉!”说完闷哼哼的坐在吧台边上。 刘星听见后在心理笑了笑。看样子这个女人刚才的话都是在唬自己地,她并不确定周州是否在自己这里。刘星的心理基本上已经有数了,应付金燕虽然烦,但是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刘星坐了下来,递给对方一瓶啤酒。 “你刚才说什么交出周州的。她怎么了?”刘星装做一脸不解的问道。刘星对他自己地演技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不过金燕这个女人也不是傻子,刘星相对还要谨慎一些。 金燕接过啤酒后仰起头猛灌,一口气喝进去半瓶。‘啪’的一声,瓶子放在吧台上。金燕转过头看着刘星,一改刚才瞪着的大眼睛,现在反而眯了起来,似乎也知道了眼睛小更聚光地道理。 “你……真的不知道?”金燕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刘星的问道,始终不太相信刘星。 “知道什么?你倒是说明白点儿呀?”刘星看着对方问道:“周州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看见刘星焦急的样子,金燕没有说话,拿起剩下的那半瓶酒。一仰头又喝了起来,又是一口气。两口气就是一瓶啤酒,这女人喝酒的功夫比男人还要厉害。 “我问你,甘强是不是你的手下?”金燕问道。 “认识而已,不算是,你知道地,他在这里当经理!”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可你是这里的老板,他还不是你的手下?”金燕突然大声的说道。 “相信你玩了这么多年。对北京大大小小的酒吧也有些了解了吧?这酒吧最开始并不是我的。后来我是看在交情的份上,投了点儿资。当上一个股东。也就是说这酒吧是我跟别人合开的,至于人选什么地,我都不知道,只要年底能给我分红就行了!”刘星看着金燕说道。 听见金燕地话后,刘星的脑筋不停地旋转着,思考着。从金燕的话中可以听出,周老大现在肯定是听到甘强特意放出去的风声了,三天不出现就撕票!而周老大现在正在犹豫,想通过各种办法把他的女儿救回去。而知道甘强与刘星关系的金燕,自然会联想到什么,所以才来找刘星的。 “不会那么简单吧?上次的火拼,不就是你让甘强做的吗?”金燕看着刘星问道。 “上次确实是我吩咐的,只是周老大已经很长时间没消息了,所以我也并没有吩咐甘强做下一步的动作。”刘星看着金燕说道,“这和周州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要装就要装全套的,反正就是不承认! “可是……甘强把周州绑架了,这件事情你不知道?”金燕皱着眉头看着刘星问道。 “绑架?”刘星听见后微微一愣,“你是说真的吗?我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难怪这两天一直没有看见甘强,原来他……可是他绑架周州做什么?”刘星不解的看着金燕问道。 不得不承认,刘星装的确实很象。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舅舅了!甘强想用周州引出我舅舅,我就纳闷了,你怎么能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呢?你不觉的愧对周州对你的一片深情吗?”金燕突然朝刘星大声的说道。 “你说错人了吧?”刘星看着金燕说道,“你舅舅呢?就没想到立即出现?用他来换周州的命?” “谁能确保我舅舅去,周州能活着?说不定两人都得……都得……刘星,念在你和周州有过那么一段感情的份上,念在周州对你的深情的份上,你就不能把她救出来?我求你了。”金燕一脸哀求的看着刘星说道,能从金燕的口中说出‘求’这个字,真是难为她了。 “这件事……我很想管,但是我已经两天没见到甘强的面了,打电话他也不接,我能有什么办法?”刘星看着金燕说道。 要怪就怪金彪吧,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胡说,你是老板,他能不听你的?” “甘强再怎么说也是道上有头有脸的老大,你觉的他会听我这个年轻人的?至于前些日子的火拼,完全是因为顺便,所以才……这件事情我确实无能为力。要我说,你还是劝劝你舅舅吧,周州可是他生命的延续,撕票也有很多种方法的……!” “你……刘星,算我看错你了,没有想却是这样一个忘恩负义的人!”金燕看着刘星大声的说道,“好,算我倒霉,算我自做多情来找你。你姓刘,我姓金,我们两家本来就是仇人。现在好了,等到下次见面,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会……会杀了你的!”说完转身离去。 忘恩负义?呵呵,这又是从何做起呢?什么恩?什么义? 刘星抬手拿起一瓶红酒,开盖后仰头痛灌。他紧紧的闭着眼睛,一滴晶莹的东西从他的眼角掉下落在了地上。 一口气,刘星一口气把整瓶酒全部灌进了肚子里面。“啪~~!”的一声把酒瓶砸在了吧台上。 对于一个对自己充满深情的纯真女人,自己却做出了这样卑鄙的事情。杀千刀的,是该下地狱! “忘恩负义?呵呵,去他妈的忘恩负义!”刘星的心,在流血。 我本善良,奈何造化弄人。周州,对不起!这辈子欠你的,如果可以,这辈子一定还! 几瓶红酒喝进肚子里面,刘星的意识已经开始变的模糊,不知不觉中已经趴在吧台上睡着了。至于吵闹的dj音乐,根本阻止不了酒精,更何况刘星现在的心已经别无他物了。 …… “喂,醒醒,你给我醒醒~~!” “啪~~!”的一声闷响,刘星直感觉头疼,好象被谁打了一下。迷迷糊糊的抬起头,dj已经停止了音乐,原本昏暗的大厅,现在也变的灯火通明。 “怎……怎么了?刚才谁……谁打老子?”刘星说话有点儿不利索,刚才又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舌头。真是倒霉透了,睡觉被人打,说话咬舌头。 “年纪轻轻的不学好,跑来这种地方,身份证拿出来。快点儿~~!” 刘星听见后晃了晃脑袋,勉强的把眼睛睁大了一些,只见一群穿着制服的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警察?刘星看清楚后愣了愣,许多警察正在检查着在场每个人的身份证件,门口竟然有武警把守着,看的出来,他们腰里垮着的黑色冷冰的枪并不是玩具。 “跟我装傻?你听到没有,身份证!”一警察再次推了刘星一把。 “哦~~!”刘星一边掏着身份证一边问道:“怎么了?大冷天的,喝酒暖暖身也不行吗?” “我们接到举报,这里有人拐卖人口、逼良为娼和从事卖淫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