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迷药,绑票!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四百九十五章迷药,绑票!

第四百九十五章迷药,绑票!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酒吧中逐渐变的热闹起来,人们蹦呀跳呀,热情的释放自己,放松放肆放纵,完全不把外面寒冷的天气放在眼里。人们正在冬天宣战:在屋子里面,我做主! 刘星茫然的看着趴在吧台上的周州,然后转头看了看一边的甘强,对方的所作所为已经彻底让刘星无语了。 “你……你在橙汁里面放了迷药?”刘星磕磕巴巴的看着甘强问道。 “恩!”甘强点了点头,“这就是我想到的办法!” 刘星听见后狠狠的瞪着甘强,右手食指指着对方。 完了,自己跟周州的关系彻底完了! “卑鄙,你可真他妈的卑鄙!”刘星看着甘强说道,“你他妈的就不能在做事之前把计划告诉我吗?我以后还用不用做人了?” “老板,我就是怕你不同意,所以才没告诉你的!”对于刘星的骂,甘强似乎猜到了一样,心理早就做好了挨骂的准备,不过脸上看不出一点儿悔过的意思。 刘星看着眼前的甘强,真的想狠狠的抽对方一个耳光,可是刘星终究还是没抽。他知道甘强所做的这一切,也都是为他好。如果甘强把这件事提前告诉他,刘星肯定万分不会同意的。 下迷药?对一个还算信任你的女人下迷药,这他妈的下三烂的手段刘星一辈子也不耻去做,卑鄙呀,卑鄙到极点了! 完了,如果自己曾经还有一丝希望去天堂的话,那么现在连那一丝的希望也没有了,自己的人品值已经降到了最低点,看样子只有地狱会收自己了。 看着一边宛如熟睡的周州。刘星对她感到深深地愧疚。 “老板,我已经派兄弟放出消息了,如果姓周的三天之内不出现,我们就撕票。当然,只是吓吓他们而已。不过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想收也收不回来了。其实我们也没做什么,只是让这个女人在我们这里待上三、四天而已。而且现在对于我们最关键的,并不是过程。而是结果。只要能让姓周的出现,能让他说出金彪的下落,我觉的这么做值!”甘强看着沉默不语的刘星说道,“老板,你放心,出了什么事情我兜着,一切我负责!” “你负责个屁,我的人品都被你败坏光了。你能负责吧?”刘星看着甘强没有好气地说道,“不过事以至此,只有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了。” 哎,只能暂时委屈一下周州这个女人了。正如甘强所说的,现在对自己来说。结果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过程……卑鄙就卑鄙吧。反正自己在给周州打电话的那一刻就注定要卑鄙,注定要败坏人品了。 妈的,当婊子还想立牌坊?刘星呀刘星。你还真是够衰的! 不用别人,刘星自己就把自己骂了个便! “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让她在这里趴上三天吧?”刘星对甘强说道,看了看周围的人,感觉自己好象是贩卖妇女地鸡头一样,被周围人看的,刘星浑身都感觉不自在。甘强,我对你由衷的发自肺腑的鄙视到永远。 “房间早已经准备好了,小的们不方便。请老板亲自抱她进去吧!”甘强露着他招牌式地淫笑,好象在告诉着刘星什么。刘星的气消了许多,甘强的胆子也大了许多,又开始跟刘星玩淫贱了。 刘星抬起手,冲着对方比划了一个大拇哥,不过是倒着的。如果不是怕当众被降低人品,刘星早就狠狠地抽这丫的。 看了看身边的周州,刘星轻轻的推了推。然后向身边的甘强问道: “你放多大量的?可别永远的睡过去。当然,也别一会儿就醒!” “明天的这个时候就应该醒过来了!”甘强道。 听见他地话。刘星才放下心来。站起来后,轻轻的拉了拉周州的胳臂,然后拦腰把对方抱在了怀中。 身子这么轻居然还要减肥,真不知道是怎样想的!女人的衣柜里面总是少件衣服,同理,女人总是嫌弃她们的身上多块肉……..! 看样子喂周州迷药的主意应该是甘强早就想好的,要不然也不会在这短短地时间内,收拾好这样一间干净整洁地屋子,只可惜昏迷的周州并不能去体验。 看着躺在床上面无表情地周州,刘星的心中充满了忏悔。 出了房间之后,刘星狠狠的看着甘强。 “以后别他妈的再让我做这种事了,跟你丢不起这人!” “嘿嘿,老板今天晚上在哪里睡?里面的可是双人床!”甘强手指着周州的房间色咪咪的说道。 “你他妈的去死!”刘星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抓住甘强的衣领,手脚齐上,开始一顿暴打。刘星要把今天从甘强这里受到的气狠狠的发泄出来,全部! “老板,别打我的脸,我靠他吃饭~~!”甘强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哀号着,虽然一边有保安,但是也无能为力。 “草,被你恶心到了,老子现在专打你的脸!” …… 刘星回到二楼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不停的揉着双手,甘强皮糙肉厚的,打他的同时刘星的手也跟着痛。至于甘强……他已经不敢露面了,他现在的抽象形象已经完全的达到影响酒吧影响市容的地步了,所以只能乖乖的回到他的房间,估计这会儿可能在往脸上涂药,又或者在哪个女人身上发泄! 刘星静静的坐在那里,手中拿着一杯红酒,不知道里面有没有被人下迷药!如果有,那真是太好了,至少刘星可以什么都不用管的晕过去,不用象现在这样,每时每刻还在愧疚,受着良心的谴责,还要考虑这几天要怎样的度过。总之有很多很多的问题在等待着刘星,同时也在折磨着他。 哎,自己伤的周州够深的,下次见面,恐怕就要变成真正的仇人了。 酒吧里很热,让刘星的脑袋有一种膨胀的感觉。刘星套上外衣离开酒吧,一阵北风吹过,刘星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 刘星沿着大街毫无目的的走着,原来的计划都被甘强那混蛋给破坏了。自己的电话没响,说明夏雨与孙媚已经替他编好了故事,瞒过了静茹等人。刘星最初的计划是准备骗周州到外地玩几天的,可是现在……刘星闲下来了,却有家不能回,这种滋味,真的很难受。 看样子人还是多做些好事比较好,即使不能上天堂,那么自己的内心也不会象现在这样受到折磨。 在这样寒冷的夜晚下,刘星竟然走了两个小时,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感觉到累。累了,不走了,就这样坐在地上,看着马路上过往的车辆。 “啊~~!我草~~!”刘星突然大声的喊着,就象一个疯子。冬天十一点的夜晚,道路上是不会有人出没的,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注视刘星,而刘星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放肆的大叫着,他要把肚子里面的闷气全部发泄出来。不久,刘星的声音越来越小。骂累了,不骂了,刘星身子向后一倾,就这样躺在冰冷的地面上。现在也只有用这冰冷的温度才能让刘星的心冷却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感觉有被冻死的可能,刘星从地上爬了起来。躺了这么长时间,居然没有一个人来关心自己。哎,看来这个世界还真他妈的冰冷! “还是家好呀!”刘星感叹一声,然后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向酒吧的方向走了回去。 当刘星回到酒吧的时候,已经下半夜三点了,可是刘星并没有困意。酒吧里面已经没人了,服务员正在收拾卫生,而刘星独自一个人,依然是那个角落,依然是一杯红酒! 红酒,是一种好东西,它可以让高兴的人兴奋,可以让悲观的人沮丧,可是让刘星这种人……沉沦,对于刘星来说,哪怕是一小时也好。 当刘星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不知道十点还算不算是早晨! 站了起来,浑身一颤,又倒在沙发上。腿脚发麻,脖子落枕,难道自己又该大补了?一想起王八加鹿鞭,刘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腿脚也不麻了,脖子也不落枕了,感觉一个跟头都能翻个几里地了,不过却有一种想吐的欲望。 妈的,吃那些东西吃怕了! 去卫生间放了放水,然后来到关着周州的那个房间。此房间算是暗阁,没有直接通往这里的门。毕竟周州也算是黑老大的女儿,姓周的肯定会派人想方设法的把周州营救回去,所以藏她的地点必须要隐蔽。 暗门,又是暗门,一连过了两道暗门,这才来到关着周州的房间。 也许迷药的药效还没有过去的缘故吧,周州还在床上静静的躺着,就象睡美人在静静的等待吻她的王子一样。 可惜王子并不是刘星,刘星感觉自己也不配做这个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