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问罪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四百八十四章问罪

第四百八十四章问罪 夏雨看着刘星,她当然明白帮助别人变成太监的含义,但她也知道,事情绝对不会象刘星说的那样简单。 帮助别人变成太监也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而夏雨,就想知道其中的过程! “太监?不会那么简单吧?”夏雨看着刘星问道,虽然刘星说话时显的比较轻松,但是夏雨也知道刘星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他做什么事情,肯定有他的理由的。 刘星看着夏雨,今天想要瞒过去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而夏雨,不达到目的似乎不会罢休的。 “跟我来吧!”刘星看着夏雨说道,然后离开浴室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今天静茹并没有在房间内‘陪护’,看样子是轮换到了夏雨,而孙媚依然在房间里面,此时已经躺在了床上。不过对于孙媚,刘星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有些事情,不能和老婆们说,却能和她讲。 看见进入房间的刘星,孙媚笑了笑,似乎知道有故事可听,所以把枕头垫在床头,然后直起身子靠在枕头上,侧身看着刘星,也不管划落的被子。 好久没和孙媚做爱了,她的身材依然是那样的‘妖’。 刘星平躺在属于他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儿,中间的‘大山’依然横在那里。和美女同床却什么都不能做,这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呀。 “你想知道什么?”躺在床上的刘星问道,突然觉的把事情告诉夏雨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对于常在枪林弹雨中穿行的夏雨来说,刀光剑影的事情对她来说应该不会造成什么心理上的影响。 “你刚才出去做什么了?”夏雨趴在床中间的‘大山’上面看着刘星问道。 “杀人!”刘星道,虽然他也不知道他那几脚到底有没有踢死人,不过总地来说今晚死的人不少,而发生的一切都是刘星的一句话。 “死了多少?”夏雨听见后愣了愣,然后问道。看她的样子。应该也杀过人……! “不知道。也许几个,也许几十个,又也许百多个!”刘星闭上眼睛说道。 神呀,我会不会下地狱? 神:孩子,来吧,地狱欢迎你,其实地狱比天堂更好! 草,更好老子也不去!老婆们都上了天堂。就他妈的自己在地狱,干屁呀? “哦!” “我早前已经说过了,金家与我们刘家已经开战,而金家与一个帮派的老大是亲戚,所以在他们还没找我们麻烦之前,我们先去了。我想,这应该是几年来北京最大程度的黑帮活动,直接参与人数应该过千。”刘星解释道。 “警方……” “警方巴不得所有地黑社会都被砍死呢。而且这件事情必然会如同石沉大海一样,毕竟死个百来人,如果真的传上去,市局的几位老大都得下岗,而且对社会的稳定不利。最多也就是说个火灾而已!”刘星道。然后看着一边的夏雨,“所以,你们要小心。” “哦!”夏雨点了点头,这个时候的她显的异常的乖。 “用不用我回去调一些保镖来?”一直静静听着地孙媚突然说道。 “暂时不用吧。先看看形势,以我们三个的能力,再加上老姐布置在我们身上的几个保镖,应该没有问题。当然,前提是你们都得在我身边!”刘星听见后说道,孙媚做为刘家未来的管家,对刘星和静茹等女的安全都得负责。所以刚才在听见刘星地话后,想要回刘家雕一些保镖来保证大家的安全。 今晚过的很平静。一方面是因为时间确实很晚了,另一方面刘星暂时还没有‘闹’的心情。刚刚接触过火拼地场面,刘星的心理总是觉的有些压抑。 …… 对于刘星来说,没有什么能比睡觉更能调节他的心情的方式了。 当第二天刘星醒来的时候,又恢复到了往常的他,昨天的事情就让它彻底地过去,刘星向来没有回想压抑的过去的习惯。 “昨天晚上的甲鱼呢?”来到餐桌前的刘星问道。 “怎么,你还想吃?”关婷婷看着刘星问道。其他几个女人之间相互递了一个眼神。要知道昨天晚上的炖甲鱼完全是一个恶作剧,没有想今天早上刘星还能想起。 “我还没吃过生甲鱼呢!”刘星看着眼前的几个女人说道。显然,对于昨天晚上的生甲鱼,刘星已经感觉出来了。至于几个老婆之间传递地眼神,当然也没有逃过刘星地法眼。 “嘿嘿……嘿嘿……!”听见刘星的话,众老婆均一副不好意思地样子,有一种做坏事被抓到的尴尬。 刘星笑了笑,然后继续吃着早餐,对于昨天晚上的‘优待’,刘星暂时记在了心理,以后有机会定要一一算帐! 而算帐,当然是在床上! 不知道为什么,静茹众女对刘星又恢复到了以往的态度,似乎对昨天的那束玫瑰花忘的一干二净。也许昨天晚上生甲鱼的恶作剧顶替了刘星玫瑰花的罪过吧!不过一到公司,夏雨就当着刘星的面把那九十九朵玫瑰扔到了垃圾桶里。 哎,浪费了!刘星看见后心理感叹到,似乎忘记了他是怎样对待别人送给静茹等人的花的时候了。 人生第一次收到的花就被夏雨无情的扔掉了,真是罪过!不过能改变老婆们对自己的态度,这花扔的也值。 年轻的生命并不是用来怄气的,相信众老婆们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见好就收,否则谁知道怄气会演变成什么事情呢?如果为了这一点点儿的小事,就闹的家庭不合,那也太不值得了。况且老婆们,既然能够容纳彼此。就说明她们还是有一颗宽容的心的。所以在通常情况下,都是由刘星先说好话地,给她们一个台阶下。 男人嘛,就应该有个男人样儿,让让老婆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不过这与妻管严却是两码事!王震那才叫妻管严,刘月一说话,王震从来都不反对。刘月说什么就是什么。王震就是不停的点头同意,就差摇尾巴了! “铃~~!”刘星看了看来电,如果没有记错,这应该是金燕那女人的电话。刘星向周围看了看,然后走出办公室,来到楼梯口,刘星接通了电话。 “刘星,你个混帐王八蛋。竟然敢挑我舅舅的场子,你想死是不是?”刚一接通,电话一端就传来金燕的大骂声。 “你说什么呢?”刘星平静的问道,对付这样的女人,根本就不用智商! “你还敢在我面前装蒜?你敢说昨天杀人烧场子地那些人不是你派的?”金燕大声的吼道。 “我敢说。怎么了?” “麻辣个b的,你还敢耍我?”金燕生气的说道,连骂人的脏话都吐了出来,不过这样的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也是很正常地现象。“周州好心告诉你,让你注意安全,你可到好,直接来杀人了。你想怎么样?你是不是想把我舅舅和周州都抓去然后干掉?” “请问,我跟你很熟吗?”刘星问道,这个女人似乎还不笨……! “放屁!”金燕再次大声的骂道,哪有一点儿淑女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泼妇。不对,她本来就是个泼妇! 刘星听见后沉默不语。一方面他确实不知道怎么回答金燕的问题,另一方面,刘星感觉这样做确实有点儿对不起周州。虽然刘星没看见,但是他能够感觉的到,手机另一端地金燕,周州一定就在她的身边。在金昆不在国内,而周家就遭到袭击的情况下,两个女人一定会在一起的。至少周老大在这个时候还没有心思去管两个小辈。恐怕酒吧地事情就已经够让他焦头乱额的了。 酒吧少说也要上千万,却让一场大火烧的干干净净。又有许多兄弟在昨天晚上的袭击中死亡,警察现在没有找上门,已经算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了。 “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默认了?”手机另一端的金燕问道,嗓门儿小了许多。 “我一说话你就说我在放屁,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刘星道。 “你……!好你个刘星,周州怕你有危险,瞒着舅舅去给你通风报信。我还把金彪回来的消息告诉你,而你却连一句实话都不说。你有种,以后什么事情也不跟你说了,去死吧你!”金燕大声地说道,‘啪’的一声把电话关掉。 看着出现盲音的电话,刘星露出一丝苦笑。有的事情,知道了比不知道更痛苦,还不如给别人的心理留下一丝希望。特别是象周州那样纯洁的女人,两人的相遇本来就是一个错误。 金燕狠狠的把电话摔在桌子上,一副要吃人地模样,看样子刘星确实把她气地不轻。可是刘星明明没说几句话,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骂刘星。她之所以这样生气,也许是因为刘星的态度吧! “或许真地与他没有关系!”坐在一边的周州看着金燕说道。 “老妹,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替他说话?你中午把事情告诉他,晚上舅舅的地盘就被人砸了,不是他会是谁?”金燕道,“还有,舅舅都说了,挑场子的是mix酒吧的老大,而刘星就是mix的幕后老板之一,事情都已经很明显了,你为什么还不相信呢?” 周州听见后莫不做声,她其实比谁都清楚这件事情,只是她逼着自己不想去知道而已。她和金燕的关系很好,但这并不等于金燕能了解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