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护身观音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四百七十八章护身观音

第四百七十八章护身观音 刘星是一个超级大笨蛋,这是他给自己的评语。看着站在岸边的女人,刘星其实早就应该猜到是她。除了她,金燕还会带自己去见谁呢? 对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大衣,一个大大的围脖挂在脖子处,看起来十分的柔和,下身一条紧身的牛仔裤,把对方修长的双腿和挺翘的臀部勾勒的完美之极。刘星想象着裤子里面有可能是性感的内裤,在那大腿的顶侧,那令人消魂的……自己在想什么? 刘星在心理狠狠的鄙视了一下自己,现在这样的场面明显不是往歪处想的时候。 “老妹,我可把人给你带来了。”金燕走上前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笑着说道,然后瞥了一眼站在后面的刘星。 在看见面前的女人的时候,刘星在心理就已经发誓,以后再也不玩什么一夜情了!为什么?因为自己太有魅力了,什么样的女人跟自己有过一夜之后都会爱上自己。不信?面前的周州就是最好的例子。 说好了一夜情的,可是对方现在表现的样子,明显象个深闺怨妇,想要与自己产生多夜情。 ‘哎,人太完美了也有坏处呀!’刘星的心理自恋的想到。 听见金燕的话,周州慢慢的转过身,就象电影里赌神出场时的慢镜头一样,如果加上背景音乐那就更好了,不知道‘呼呼’做响的北风算不算是伴奏! “你好!”周州看着刘星说道,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你好!”刘星听见后笑着说道,‘你好’这两个字是在不知道用什么做开场白的时候最简单的开场白。看着面前的女人,刘星还清晰的记地刚认识对方的时候,她可是一个异常活泼性感的女人,现在性感依旧,不过活泼却消失的无影无踪。应该有什么心事。所以才会象现在这样显的郁郁寡欢。至于什么心事,刘星又不是傻子,当然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要不然金燕怎么会带他来这里呢? 两声‘你好’之后,两人之间陷入了寂静,周州注视着刘星,而刘星的眼神则四处的乱瞄。刘星可没有傻到与对方对视,在这种情况下与周州对视。绝对是一个傻b的举动,因为此时对方地眼睛中不一定包涵着多少种感情呢。两种?靠,不算什么。三种?你也太小瞧女人了。五种?勉强,至少要五种以上才够劲!要不怎么叫做女人呢? “你们俩这是在干什么?眉目传情吗?我看看,让我看看~~!”金燕这个时候站在周州与刘星中央,看着金燕的眼睛,想从她的眼中看出什么八卦! 刘星倒是无所谓,有事情咱就听着。没事情全当出来透气了! 周州轻轻的把金燕推开,然后走到刘星的面前。 通常在这种情况下,久别重逢,在这个时候应该紧紧的搂住刘星,然后进行一阵的热吻。刘星也是这样想的。 就在刘星思考着到底躲还是不躲地时候。周州侧过头,把耳朵贴向刘星的胸口,大概是想听刘星又强又有力的心跳声吧!刘星还依稀的记的,当初两人一夜情后。这个女人就是趴在自己地身上,倾听着自己的心跳声。 刘星也不知道该怎样办才好,毕竟对方只是听自己的心跳,又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举动。哎,就让她听吧,反正自己也不能少块儿肉!刘星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就象电线杆儿一样。 不对,电线杆儿是不会有心跳的! 金燕站在一边。当着她的电灯泡,她虽然喜好玩乐,人也大条,但是对自己这个表妹还是很好的,所以当周州找到她的时候,她自是满口答应了下来。 周州就这样把耳朵贴在刘星的胸口能有五分多钟,然后才直起身子。 “有一件事情,希望你能原谅!”周州双目注视着刘星说道。眼睛十分的清澈。就象一汪清泉! “恩?这话从何说起?”刘星听见后不解的问道。 “我爸爸……要对付你们刘家!”周州看着刘星说道,“我劝了很久。但是没有用,你一定要小心!” 听完对方地话,刘星皱了皱眉头,这个时候刘星才想起周州的爸爸是黑道上的一个老大。而周家与金家又是亲戚,刘家与金家开战,周家难免会参与进来。 “这又有什么原不原谅的?这件事情又与你无关,是因为你爸爸!”刘星笑看着周州说道,“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的!” “恩!”周州听见后点了点头,“你一定要小心,小心我爸爸,还有……还有舅舅!” “我知道了!”多么善良的一个女孩儿呀,只可惜两人注定无缘在一起。 “我……我能亲你一下吗?”周州突然看着刘星问道,一脸的渴望,让人无法拒绝。 刘星听见后心理一阵地苦笑,对方冒险给自己送来消息,如果自己不答应,怎么就有点儿说不过去。刘星向四周望了望,在确定没被夏雨那些女人跟踪之后,主动地低下头在周州的嘴唇上亲吻了一下。 “混蛋,你在干什么?”一直站在旁边地金燕见到后不愿意了,在刘星亲完周州之后,金燕举起拳头就朝刘星打了过去。对于这种三角猫的功夫,刘星懒的动手,向后退了两步就躲了过去。 被刘星亲完后,周州原本冻的苍白的脸此时变的嫣红,红润之色看起来就象一朵盛开的红玫瑰一样。刘星顿时明白了,原来那束玫瑰花是她送的。 “你要是再敢碰她一下,我就杀了你!”金燕护在周州的胸前看着刘星狠狠的说道。 “是她想亲我的!”刘星无辜的说道。 “她亲你行,你亲她不行!混蛋,白白让你占了便宜!”金燕气哄哄的说道,好象刘星亲的是她一样,没见过象她这样不讲理的女人。 也许不讲理是女人的专利吧,自己不应该怪女人不讲理,因为家的几个老婆现在就在不讲理。 周州轻轻的推了推挡在她前面的金燕,示意对方不要说了,金燕看见后狠狠的瞪了刘星一眼,刘星被瞪的有点儿莫名其妙了,这女人怎么什么时候都拿自己出气呢?难道自己长的一副软柿子样儿? 这个时候,周州又来到刘星身前,抓住刘星的手,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红色的香囊放在刘星的手掌中。 “这是我去香山的时候求的平安香囊,很灵的,送给你!” 刘星用手摸了摸,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东西,硬硬的,象个铁片!刚想打开却被周州阻止了。 “不要打开,否则会不灵的!” 还有这说法?刘星听见后心理想到,不过小女生似乎都挺看重这个的,刘星也只好放在衣服兜里面收好。 不看?不看才怪呢。等到离开后在看, 看见刘星把平安香囊收起来,周州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我走了,有缘再见!”说完抬起脚在刘星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去。 “老妹,等会儿我!”金燕朝着离开的周州大声的喊道,路过刘星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伸手拍了拍刘星的肩膀,“回去自己坐车吧,我就不送你了!”说完向车子的方向跑去。 “对了,金彪已经回来了,想来一定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等等……!”当刘星想要打听个究竟的时候,金燕已经走远! 金彪回来了?可是甘强那里怎么没有一点儿消息呢? 想来这也是正常的现象。也许金彪从韩国回来后先到的外地,然后在偷偷摸摸的回到北京的。这样的话,就算是认识海关的人也没有用,毕竟北京这么大,想进来的渠道多的是。 周州的父亲周老大,金彪……看样子真正开战的时机来到了。想到刚才的金燕和周州,多亏了这两个女人的提醒,要不然自己差点儿就把这件事情忘了。毕竟最近刘星很倒霉,特别是被家里的女人折腾的。 刘星不禁把放在兜里的平安香囊取了出来,香囊就是香囊,上面确实带着香味儿。里面的东西一直让刘星很好奇,现在周州走了,刘星把里面的‘铁片’拿了出来。 一个金色的金属片,刘星仔细的看了看,金的? 原本刘星以为只是一个铁片在外面镀的色呢,最多也就是个镀金的。可刘星生长在那样的家庭,怎么会不识货呢?要知道刘星三岁的时候就拿金勺吃饭了。金的,而且是纯金的!上面雕刻着一个观音菩萨。 这玩意也有讲究,男戴观音女戴佛,除去阴阳调和之外。男人戴观音,是让男人少一些暴力,多一些如观音一样的慈悲与柔和,自然会得到观音的保佑平安如意。女戴弥勒,是让女人少一些嫉妒和小心眼,少说点儿是非,多一些宽容,要象弥勒一样肚量广大,自然会得到弥勒保佑快乐自在。 看着手中的金观音,刘星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自己是不是应该给老婆们多买些弥勒佛?让他们少一些嫉妒和小心眼儿? 恩,从神学和性学的角度讲,有准备的必要。 不过在那之前,刘星先得去甘强那里一趟,同为黑老大的他,应该与周老大分一分高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