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下落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四百六十章下落

第四百六十章下落 金燕一直看着刘星,尽管知道刘星是在挑拨,但金燕还是问了。但是她并不笨,她在看着刘星,等待着对方的反应。如果对方真的给她出招,那就说明眼前这个男人是在利用自己来对付金彪,她宁愿去找父亲也不会按照这个男人所说的去做的。 刘星静静的在金燕的对面坐着,脸上依然是那副处世不惊,让人琢磨不透的微笑,这种微笑很具备诱导性和杀伤力,使人不禁想去了解刘星的内心。不过也恰恰越是如此,刘星就越不说话,好象是在特意吊金燕的胃口一般。一副‘我什么都不说,你自己猜’的样子。 在刘震凌面前,刘星很嫩,嫩的刚刚发芽,这点就连刘星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但是在金燕面前,刘星可就真的配的上‘老奸巨滑’这四个字了。 从开始到现在,刘星对金燕并没有用出谋划策,而是一步一步的对其进行诱导,循序渐进的改变对方的想法,让她对她自己原来的想法产生怀疑,也让她对金彪产生怀疑,当然,也对刘星产生怀疑。不过这种怀疑是不可避免的,同时也是有利的。金燕的思想越混乱,刘星就越高兴。思想混乱预示着行为冲动、口无遮拦。刘星不怕做事说话‘风风火火’的人,沉默者才让人琢磨不透。这一点,刘星现在做的很好。 “你倒是说呀,我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金燕见到刘星还不说话,看着对方有点儿不耐烦的说道。让这个女人静静的坐上五分钟,这比杀了她还要让她难受,更何况心理面还装着东西? “怎么办是你自己的问题,我只是看在我们俩还算熟悉的份上,提醒你一下。省的被强奸的时候没有准备。现在有准备了,你就可以放心地去享受被强奸的感觉了。”刘星笑着说道。 “放屁,他敢!”金燕听见刘星的话后狠狠的说道。 “是呀,他就是敢!”刘星笑着说道,“你觉的强奸对于一个刚刚从死亡线上爬回来的人,算是难事吗?别忘记在他强奸你的时候,你适当的挣扎几下。如果你安心地享受,那就不是强奸。而是通奸了!” “你要是在说‘奸’这个字,我就找只老母猪强奸你!”金燕道,牙齿被这个女人咬的‘咯吱咯吱’的直响。 “金燕呀金燕,你虽然无药可救,但也不用如此妄自菲薄呀,为什么说自己是老母猪呢?” “啪~~!” “你~~!”金燕狠狠的拍着桌子,两只眼睛瞪的比拳头还要大。而生气的她再次成为了咖啡厅的焦点。这里本来是环境优雅的地方,怎么能允许有人拍桌子大叫呢? “嘘~~!”刘星冲着对方做了一个禁声地手势。装模做样的四周看了看,然后对金燕神秘的说道,“嘘,小心金彪就在附近!” “他呀,还在韩国呢。过一个星期……!你……!”金燕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收起了后面的话,再次死死的盯着刘星。骗子,阴谋家! 刘星笑了。开心地笑了。韩国?原来那傻比现在在韩国,一个星期后才能回来。刘星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面。刘星看着眼前的金燕,哈哈,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金燕,你这个笨蛋!不过刘星突然觉地自己不应该这样的侮辱金燕,在怎么说对方也告诉了自己一个天大的秘密。刘星从兜里面掏出几张钞票放在桌子上,冲金燕笑着说道: “今天的咖啡我请,不要客气呦!”说完站了起来。笑着离开了咖啡厅。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滚!你这个混帐王八蛋,这里是我家的,不用你请。”金燕冲着刘星大声的喊道,“妈地,竟然敢套我话!别让我在看见你!出门让车撞死你!” 刘星没有说话,背着身子冲着对方招了招手。似乎是在告别,也好象是在挑衅。 金燕恨恨的站在原地。看着消失在门口的刘星。她真的恨不得把那个男人给吃了。看着周围注视着自己的人,金燕向楼上走去。 “看什么看?没见到美女骂街吗?回去看你们老母去!” 美女还是有好处的。象金燕这样犯了众怒的行为居然没有人抽她,真他妈的踩到狗屎运了! “呼!!”刘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这个世界又变地五彩缤纷了,晚上是不是应该回去庆祝一下?那就来个大被同眠吧!刘星一边向公司走着,一边做着他的白日梦。 不过……金彪跑去韩国干屁? 等到刘星回到公司地时候,上午班已经快要结束了,刚刚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稳当,夏雨递给她一个眼神,然后向外面走去。 刘星看见后愣了愣,又怎么了?无奈又站了起来,跟在夏雨的身后离开办公室。 来到楼梯处停了下来,夏雨突然转身狠狠的看着刘星,把刘星看的一愣一愣了。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夏雨走到刘星身前,鼻子在刘星的身上闻来闻去,就象一只小猫在闻着它的食物一样。 “喝咖啡去了?”夏雨闻了半晌之后看着刘星说道。 “恩!”刘星听见后点了点头,这女人的鼻子还是很灵的嘛 “和谁?”夏雨又问道。 “金燕!”刘星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如果是别的女人,刘星恐怕会说自己一个人去喝咖啡,不过对于夏雨……说不定她就一直跟踪在你的身后,就象影子一样……!所以在衡量了利弊之后,刘星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本来就没有什么,说不定自己一撒谎被对方揭穿,还得回家刷一宿的牙! “金燕?又出来一个女人?谁?”夏雨微微的皱着眉头问道。 “金彪同父异母的‘姐姐’,几个月前,我们离开酒吧被围攻的那个带头人!” “时间、地点、起因、经过、结果,有没有接吻,一一说来,要不然……哼哼!”夏雨冷哼两声,然后把手伸到后腰处。刘星不禁退后一步,莫非又是菜刀?随着夏雨的慢动作,刘星渐渐的看见了夏雨手中拿着的东西。 牙膏牙刷?满清第十一大酷刑?我草,这女人怎么还带这种东西上班? 刘星突然把夏雨抱在怀中,双手在夏雨的身上摸来摸去,就连最秘密的地方也不忘记检查一下。 “你给我老实点儿,啊,你干什么?”夏雨红着脸看着刘星问道,一只手拿着牙膏牙刷指着刘星,另一只手紧紧的拉着裤子。哪有大白天在楼道脱人家裤子的?简直就是流氓!不对,比流氓还流氓,流氓的二次方! “你这身上又是菜刀又是牙膏的,我想看看还有什么东西!”刘星看着对方说道。刘星看过一个漫画,叫做圣子到。里面的男主角就是把手伸到背,棒球棍、平底锅想拿什么就能拿出什么,夏雨和那个男主角有的一拼。只不过人家是从后背把东西拿出来的,而她是从后腰拿出来的。 “若是让你知道,那我还叫夏雨吗?”夏雨听见刘星的话后得意的说道,看样子她对她的这手把戏还是相当有自信的。 “那就叫刘雨好了!”刘星听见后说道。 “别说废话!”夏雨突然伸手把牙膏抵在刘星的脖子上,“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我草,还有用这种方式威胁别人了? “我去打听了一下金彪的消息,从那女人的口中套到了金彪的下落,他现在在韩国,一个星期后才能回来。“刘星看着夏雨说道,把自己关于金彪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这些事情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毕竟静茹她们还要靠夏雨保护,而且为了我的牙,为了我的口腔,刘星招了! “真的?他去韩国干什么?”夏雨听见刘星的话后问道,不知不觉中已经把抵在刘星脖子处的牙膏拿了下来。 “谁知道呢?可能是去整容了吧!”刘星随意说道,微微的瞥了瞥正在思考中的夏雨,刘星突然一把抢过对方手中的牙膏和牙刷,然后使用‘移形换影’消失在夏雨的面前。 “可恶,你给我站住~~!” 自从刘星从金燕那丫头口中套出金彪的下落之后,心情就好了许多。不对,是特别的好。至少在未来的一个星期中,自己不用象前几年那么紧张了,虽然身边有着保镖,但是刘星仍然担心。现在好了,有充足的时间给刘星进行准备。刘星有理由相信,当金彪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绝对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说不定已经变成了一个丧心病狂的疯子,使用人体炸弹,然后同归于尽……! 刘星仔细的想了想,一个星期,备战的时间应该够了。他现在必须做到万无一失,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只要金彪还活着,他就是刘星的一块心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