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空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四百五十三章 空

第四百五十三章 空 自金彪的豆腐渣工程暴露以后,这块地就作为赔偿被法院判到了刘星的手上,而刘星也在第一时间把这个项目交给了海燕,在她的主持下,也只是几个月的工夫,就把这里收拾的干干净净,说起来海燕也算是一个很能干的女人。 在海燕的带领下,刘星和衣若馨把整个开发区看了个遍,就连新盖大楼里面也巡视了一下,也确实符合项目的要求。 刘星说这样的话是有一定的根据的,毕竟整个投资计划是由他与孙媚共同完成的。 “行,就这里了!”看完后,衣若馨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 “你能做的了主吗?”刘星听见对方的话后问道,这女人刚才在观察这里的时候不停的点着头,装的有模有样。要说舞蹈这女人还行,可是要说到生意……刘星对衣若馨还是没底。 “当然!我本来就是这个项目的总经理,我为什么做不了主?”衣若馨道,“而且这个项目是我们两个公司共同合作的,你还能骗我不成?即使是这样……我也愿意让你骗!” 海燕的眼睛不停的在刘星和衣若馨的身上打量着,总感觉他们两人之间有什么事情。 “那个……海燕,你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衣总。衣总,以后如果有什么关于这片地的问题,就直接找她好了。”听见衣若馨的话,刘星赶紧转移话题,这个女人竟然也学会装可怜了。她这样一说,刘星突然感觉自己似乎变成了坏人一样。 自己是坏人吗?坏人算不上,最多也就算是一个坏男人,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有那么多女人爱,已经证明刘星是一个特别特别坏的男人。 事情谈完以后。刘星现在就是坐等着收钱,刘星初步的估计的一下,自己的腰包又要多出几千万了。坐着衣若馨的车回到了自己地公司,心情异常的好。 当他进入公司大楼的时候,却看见夏雨阴沉着脸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夏雨那狠狠的眼神瞪的正是自己。 “怎么了?谁惹咱们的大小姐生气了!”刘星笑着坐在她地身边问道,一只手轻轻的揽住对方的纤腰。 没有想到夏雨挪了挪身子。躲开了刘星的手。刘星见到后愣了愣,仔细回想着,自己今天出去工作了一上午,似乎并没有得罪这个女人呀。难道是昨天晚上?那就更不对了,自己昨天晚上可是把她伺候的很好的。 不解的看着生气的夏雨,刘星轻声地问道,“怎么了?” “今天上午你都跟那个女人在一起?”夏雨憋了半晌看着刘星说道。 “哪个女人?”刘星听见后满脑袋的不解,这女人到底在说什么呀?没前没后的。 “送你回来的那个女人。叫做衣若馨是吧?”夏雨看着刘星说道。 “哦,她是我们一个项目的合作对象,上午和她去谈了点儿工作地事情。咦?你认识她?”刘星看着对方问道,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原来是关于衣若馨的。这下刘星也知道了夏雨生气的原因。估计是看见衣若馨送自己回公司,夏雨吃醋了。可是刘星就奇怪了,夏雨为什么知道那个女人就是衣若馨呢?自己似乎并没有告诉她。 他哪里知道,早在三亚旅游地时候。在遇见衣若馨的那个晚上,夏雨就偷偷的跟在刘星的身后,看见了刘星和衣若馨在一起‘约会’,只是太远,并没有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后来她还亲自去问了问那些学舞蹈的学生,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那个舞蹈老师叫做衣若馨。刚才无意的看见时,夏雨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现在自然会生气。夏雨对自己很自信。但是遇见衣若馨,夏雨还是有点儿担心。别误会,夏雨并不是担心她自己,而是担心刘星又会爱上一个。毕竟衣若馨也是位大美女,天生丽质,又经过后天舞蹈艺术在身材与气质上的塑造,夏雨真的很担心刘星因此而沦陷。 事实上刚才见到此景地并不是夏雨一个人,静茹、夏雪、关婷婷见到了这一幕后心理都有点儿不好受。又因为孙媚被刘月叫走。所以几个女人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还以为刘星上午是去和衣若馨约会了呢。最后。四个女人派出一个代表,那就是夏雨。也只有她与刘星在一起的时间最长,说话会毫无顾及,这也是夏雨的性格所致! “我怎么知道她的,这你不用管。请你注意,我的问话不仅代表着我自己,同时还代表着静茹、夏雪和婷婷,也请你老老实实的回答你和衣若馨之间的关系,并交出能够证明你说地话地人证和物证。否则……你就准备天天睡沙发吧!”夏雨看着刘星说道,显然,她对刘星说的‘和衣若馨在一起是为了工作’这样地答案并不满意。夏雨的表情很认真很严肃,请记住,女人吃起醋来绝对是一道美丽的风景,但同样也是绝对的恐怖,犹如暴风骤雨一般。不过这也正常,如果你的女人从来没吃过醋,那么对不起,她不爱你! 刘星一直注视着夏雨,听对方的话的意思,好象静茹、夏雪和关婷婷似乎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一样,可是自己真的是为了工作呀!看着夏雨的眼神,刘星苦笑了两声,也终于体会到窦娥的心情了,冤呀。 诶?刘星突然想到了人证。 “孙媚,孙媚知道我和衣若馨在一起是为了工作。对了,还有我姐,不信你去问她们俩,她们俩都可以为我做证!”刘星对夏雨说道,心理那个高兴呀,终于能洗清冤情了。 夏雨听见后面不改色,仍然盯着刘星,见到刘星的表情并不象是在撒谎,夏雨的心情这才好了点儿! “以后要和衣若馨谈工作。必须在身边带上一个人,否则按偷情处理,后果自负!”夏雨认真的看着刘星严肃的说道,然后站了起来向电梯的方向走去。 刘星靠在沙发上,除了苦笑他还能做什么呢?哎,没办法,谁让他有前科呢? 回到办公室,几个女人同时看了刘星一眼。然后继续下午的工作,不过看她们地样子,应该是从夏雨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哎,老婆多了真是不容易呀。 这些日子工作进入了正规,又因为静茹和夏雪的加入,逐渐的变的忙了起来。原本办公室的气氛都是很愉快的,可是现在却变地很忙。不过忙就忙吧,谁也没有怨言。这也就是所谓的充实吧! 今天晚上并没有按时下班,而是留在办公室中继续工作,一直到晚上七点半才结束。 下班后,刘星请众人吃了顿,这才散伙。回家的时候不忘去买菜刀。直接买了三套,多的留着备用。 回到家后已经九点了,今天累了一天,刘星本来想早早的睡下的。正当刘星思考着今天晚上到底让谁陪自己睡的时候,突然发现气氛有点儿不对劲儿,几个女人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表面上是看着电视剧,不过在刘星看来,她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咦?夏雨呢?正当刘星纳闷地时候,夏雨从楼上走了下来,手中拿着一个条幅。然后挂在了墙上。 ‘色即是空’?刘星不禁把目光转移到沙发上的几个女人的身上,什么意思,难道是在警告自己吗?这个夏雨,简直就是穆桂英,阵阵少不了她。 “这几个字写的真漂亮,苍劲有力,笔画圆润,钢柔并致。嘿嘿!”刘星笑着拍着马屁说道。不过这字体怎么每个都不一样呢? “这是我们四人每人写的一个字!”夏雪看着刘星说道,她口中地四人当然是只她、静茹、夏雨还有关婷婷了。 刘星把目光最后落在了孙媚的身上。希望从她那里能得到点儿什么。孙媚没有让刘星失望,张着嘴冲着刘星做着口型。 ‘纸、笔、墨都是我买的!’ 草!这是刘星从孙媚的口语中得到地意思。完了,看样子自己在这个家中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地位,连情妇都不站在自己这边了。做为一个男人,刘星感觉压力很大,男户主似乎有向家庭妇男发展的方向!刘星曾经还嘲笑那些被老婆管的很严的家伙,例如他的未来姐夫王震,说他没有男人气概,现在刘星有一种同命相连的感觉。不对,刘星感觉自己被管的更严,因为他有四个老婆! 妻管严呀~~! “你们写那玩意……什么意思?”刘星问道。 “不认识吗?” “认识,不理解!”刘星回答道。 “刘星先生号称北京x大第一才子,相信学识渊博地你,一定知道这句话的原意吧?”关婷婷看着刘星笑着说道。 刘星听见后点了点头,这句话他当然知道了,它出自《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原本为: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大学的时候还看过一个电影呢,也叫这个名字。 “它的本意和更深一层的意思我们就不说了,而我们之所以写这四个字,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对我们之外的女人动了色念,那么你最后将什么都得不到,最后落得两手空空!”夏雨看着刘星说道,虽然说话的是夏雨,但是刘星知道,她的话代表着这四个老婆地意思,恐怕也要加上孙媚这个情妇。 刘星看着眼前地五个女人,好一个色即是空,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摊牌?老婆与老公之间的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