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蛮不讲理的女人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四百四十五章蛮不讲理的女人

第四百四十五章蛮不讲理的女人 刘星看着眼前的衣若馨,两个人在这里彼此大眼儿瞪小眼儿的坐着,刘星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和这个女人沟通真的很难。 刘星发现了,钱在这个女人的眼中就是个屁,什么都不值。而她手中掌握的那些不管是技术也好,还是人力也都,都变成了无价之宝。能让刘星这种‘贫’民都哑口无言的女人,可见其厉害程度。 这女人,就是蛮不讲理!这也使刘星对衣若馨的认识除了执着之外又加了一条,斯文泼妇也就是蛮不讲理的意思。 “刚才我说的那些话,你没有回答,看样子是默认了。既然这样,那么就按照我刚才说的,贵公司减少两成最后分成,而我方增多两成!”衣若馨面不改色的看着刘星说道,整整蛮不讲理了十分钟,换气一共没超过五次。 刘星已经无奈了,对于技术、设备和人力三方面,都是经过双方公司专家认真的考察研究最后决定下来的,有数据依据。现在可好,这女人几句话,一下子就消掉了两层,这是谈生意吗?就算是玩游戏也要知道规矩呀?这一下子就减了两层,那自己投这资还有什么必要吗? “你是把我当傻子了,还是你自以为聪明过人?”刘星看着衣若馨说道,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不同意?”衣若馨看着刘星说道,“那这样吧,我在大度一点儿,要你一成半,怎么样?” “你太大度了,你肚子怎么不变大?”刘星听见后没有好气的说道,“走走。赶紧走,别在这里浪费我时间了,没见过你这样的!”刘星已经不耐烦的下了逐客令,跟这样的女人谈生意,只会浪费自己的时间,浪费自己的口水! “不谈了?”衣若馨看着刘星问道。 “废话,傻b才和你谈生意呢!”刘星没有好气地说道,“反正我也看出来。你来这里就没带诚意,你就是来跟我装b的,是不?” “没有呀,刘经理,我刚才可是很认真的说!”衣若馨看着刘星说道,一脸的认真……加天真! “你可别装了!”刘星不耐烦的说道,“算了,我也懒的跟你生气。我不合作了行吧?” “为什么不合作?我觉的我们的合作很有前途。会很成功地!”衣若馨看着刘星说道,这个女人就是不怕刘星生气,勇气可佳呀。 “没理由,我不愿意和你们合作了!我先走了,不送!”刘星说完招手拜拜。然后向外面走去,“乘电梯,从这里直接到一层,别摔着!” 刘星有点儿郁闷。本来挺好的一个投资项目,就这么被一个女人搅和黄了,真他妈的气人。不过这气刘星只能往肚子里面咽,他知道,那个女人脸皮很厚,就算骂她,她也会微笑的对你说:我愿意听。刘星真的很后悔,后悔把能让脸皮厚的秘密告诉对方。 生怕乘电梯碰见衣若馨。刘星从十八层下楼梯走到第十一层,郁闷! 回到办公室,大家都在认真的工作,虽然没有人跟自己打招呼,但刘星还是能感觉出来夏雨、关婷婷这些不太爱工作的女人正在偷看着自己。 最直接地要数孙媚,不过是与私事无关,满眼疑问的看着刘星,看样子她想知道投资项目的结果。 刘星坐了下来后摇了摇头。然后拿起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扔给孙媚。 ‘别提了,碰见个傻b。事儿黄了!’虽然‘傻b’这个形容有点儿过分,有点儿毒,但是刘星的心理确实是这么想的,毕竟投资过亿地好项目并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而且那还是自己和孙媚奋斗好一段时间才整理好的资料和协议,现在可好,来了个傻妞,全泡汤了。 一个纸团呈抛物线的轨迹打在刘星地头上,刘星拣起纸团,看了看了孙媚,然后把纸条打开。 ‘是因为女人吧?’ 刘星见到这行字后神情一愣,慢慢的抬头看向孙媚。丫丫个呸的,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聪明呢?说来也对,给牛b人当情妇的女人一般都有点儿智商!刘星牛b不?很难回答。在他的女人面前,似乎永远都牛b不起来,但如果在敌人面前,哼哼,牛b这种中英结合的形容词又显的不够档次了。 孙媚正冲着刘星笑着,用手做了一个手枪的手势,瞄准刘星‘砰’地就是一枪,然后吹了吹‘枪头’。意思不言而喻,这女人正为猜中刘星的事情而得意呢。 刘星刚想教训一下孙媚,却又放弃了这个想法。想了想也不能怪孙媚猜出来,事实证明,能让刘星为难和无奈的,也只有女人了。 把纸条撕的粉碎,也算是毁灭物证,这东西要是让夏雨知道,那可就热闹了。 刘星用力的摇了摇脑袋,既然与世纪投资项目的事情已经因为衣若馨变的没了希望,那么就把精力用在现在手中的投资项目吧,毕竟约还是要赌地,没了衣若馨咱还得照样过日子对吧? 自己昨天忙活哪个项目来着?被衣若馨闹地,刘星都把正经事给忘记了。可是这样一个好投资就被衣若馨搅和黄了,刘星还真有点儿不甘心,毕竟这是他辛勤劳动的成果,一个星期地日日夜夜,容易吗?刘星什么时候那么认真过? 刘星是越想越不甘心,突然拿起一边的电话,让公司线路转接世纪集团董事长办公室的电话。电话接通后,听到对方低沉的问话声,看样子应该是衣若馨的父亲。 “衣董事长,你把我们刘氏集团当成什么了?”刘星张嘴便道,声音很大,办公室中的人都听见了刘星的声音,没有办法,刘星憋了一肚子气呢。再说。刘星可不是好惹的人,气儿上来了,他还管你是谁? “你是……?”听见刘星的话后,对方愣了愣,显然,能这样直接质问他地人并不多,甚至可是说还没有。 “我是刘氏集团投资部经理刘星,先前与贵公司的合作我就是负责人!”刘星说道。虽然合约什么的当时都研究了,但刘星并没有见到他本人,当时的总经理也不是衣若馨。 “哦,是刘星呀。”听见刘星的话,从电话另一端传来笑声,不过这笑声让刘星很不爽。通常在知道自己的身份后,对方都要先倚老卖老,毕竟对方是和自己的父亲是同一辈的人。又是世交,可是到底交情有多好,刘星就不知道了。 “是我!”看样子自己出名呀,刘星地心理想到。 “刚才你说,我把你们刘氏当成什么了。这是什么意思?”衣若馨的父亲衣锦鹏问道。 “衣董事长,我们两家公司关于投资项目合作的事情在元旦都已经谈的差不多了,合约我们刘氏也已经递交给贵公司,可是贵公司呢?派个什么都不懂的人来谈。还说什么技术衍生的相关技术和影响都要算做股份,一下子砍掉两成。这是做生意吗?这是合作吗?去菜市场买菜也没有这样讨价还价的呀。”刘星是越说越来气,嗓门又提高了半分,“您要是不做我们刘氏的生意就直说,为什么要浪费我们那么多时间呢?哦,我们把东西都整理好了,你派了个女人来胡闹一下就结束了,你怎么这么不尊重别人地劳动成果呢?衣董事长。您今天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要不这事儿没完!” 刘星的语气越来越差,胸口直闷,把衬衫最上面的两个扣子解开。 “两成?”衣锦鹏听见愣了愣然后说道,“若馨还没有回来,具体什么事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关于和刘氏的合作,元旦前接到合约后就已经想好合作了。在家中无意地时候文件被若馨看到了,她想去。所以……我可是只让她去签合同的!”衣锦鹏并没有因为刘星的态度而生气。反而为刘星详细的解释着。虽然他向来主张孩子们地事情要孩子们自己处理,但事关项目。这可不是儿戏,并没有人和钱过不去。在说最近世纪集团资金有点儿紧张,要不然拥有技术的他们早就自己投资这个项目了。 “真的?”刘星听见后问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自己这个火发的就有点儿不对了。错,是发火的对象不对了!这个衣若馨也真是的,上亿元的投资也敢当成儿戏,她可真是……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油盐酱醋贵呀! “当然是真地,伯父怎么会骗你呢?”衣锦鹏笑着说道,“两成,若馨她还真能想的出来!” 刘星就纳闷了,自己都气成这个样子了,对方还有工夫笑。 “对了,那合约的事情怎么办?到底签还是不签?如果签我这就去您那里,如果不签我就了份心思,毕竟这事也不能怪伯父您!”刘星对着电话说道,态度也好了许多。想了想,自己刚才的态度确实有点儿过了,毕竟对方是长辈。不过……过分的事情自己也不是第一次做了,谁让他有那样的女儿呢?自我安慰法让刘星的心理瞬间舒服了许多。 “那你就过来一下吧,带着合约,在我这里签,事实上红酒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伯父,那您等着,我这就过去!”说完刘星关上了电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力地呼了出来。刘星很高兴,这个电话没白打。转头看了看,发现整个办公室中地人都在看着自己。刘星笑了笑,两排雪白的牙齿露了出来,与刚才皱着眉头地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孙媚,跟我签合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