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是个阴谋(三)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三百八十三章 是个阴谋(三)

第三百八十三章 是个阴谋(三) 确定了目标,众人迅速向楼上走去,根本刘星房间的位置,找到正上方的房间。房间的门从里面反锁着,刘星转头看向跟在身后的谢云。 “把门打开吧!” “少爷,事情是这样的,这房间是……!” 听到对方的话,刘星就知道这屋子里面肯定有鬼。不对,应该是肯定有夏丘,要不然谢云也不会这样的紧张。 “不用说了!”刘星看着对方说道,阻止了对方的话,“你小子很有种嘛,连我也敢骗?记住,我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 话音刚落,刘星狠狠一脚向反锁的门踹了上去。 “砰~~!”房门直接被刘星踹开,刘星两步就迈了进去。 “夏丘,你给我滚出来!”众人跟在刘星的后面进入了房间,而最后跟着进入的谢云也一脸尴尬的站在门旁,腿还在不停的打着哆嗦。 ‘上帝保佑,少爷呀,不是我要骗你的,我也是听人做事!’此时剩在谢云心中的只有祈祷,希望这少爷不要发飚! 一马当先冲进去的刘星在喊完之后,脸上的表情不禁凝住了,而一边气哄哄的夏雨也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吐沫,微微的向刘星的身边靠了靠。显然,屋子里面的人已经让天不怕地不怕的夏雨也感觉害怕了。 夏雨的朋友们似乎也意识到了刘星和夏雨的变化,迪娜轻轻的碰了碰夏雨,然后递给对方一个询问的眼色。 夏雨冲着对方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然后眨了眨眼睛,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她们不要轻举妄动,因为事情……已经远远出乎了她的预料。这游戏……没得玩了! 夏丘,确实在这里,此时地他脸上正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笑容,看起来很腼腆。腼腆?腼你妈了个腆,刘星恨不得现在就狠狠的把这个装可爱的家伙收拾一顿,只可惜……! “爸,你怎么在这儿?”刘星看着坐在中央位置的刘震凌问道,而夏丘则站在刘震凌的身边。 刘震凌。对,就是刘震凌! “在你来美国之前,我一直在这里,在这里等你!”刘震凌听见刘星的话后说道,不管是表情还是语气都很平静,让刘星根本就猜不透父亲到底在想些什么。 “等我?”刘星听见后愣了愣,在没有摸到父亲现在脾气的时候,刘星是坚决不会贸然说话地。“这个人,是您帮助抓到的?”刘星指着一边的夏丘说道,不过看他们两人的样子,似乎并不太象‘抓’,而且先前的谢云一直瞒着自己这件事情。刘星的脑袋现在是晕透了!怎么这么个破事还把老爸惊动了呢? “抓?他一直就在这里!”刘震凌看着刘星说道。 “您能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刘星问道,这老爸,象牙膏似的,不挤不出。把刘星和夏雨都急坏了。 “夏丘是我请来帮忙的,骗地那五千万也是我的意思,这只是对你们……确切说是对夏雪那女孩儿的一个考验而已,结果表现让我有点儿失望!”刘震凌看着刘星说道。 “考……考验?”刘星和夏雨听见后愣了愣,相互之间看了一眼。 “你的记性什么时候变的这样差了?记地在国庆节那段日子,我说过,想要进刘家的门,就要经得住考验。这话夏雨也应该知道!”说道这里,刘震凌顿了顿,眼神不停的在刘星和夏雨之间看来看去,“想起来了吗?” “想……想起来了,可是当时夏雪并不在场呀,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刘星看着自己这个老爸说道。 “如果知道了,那还叫考验?”刘震凌听见刘星的话后说道。“原本想看一看夏雪那女孩儿是怎样应对这种突如其来地危机的。你却从北京跑去上海帮助她。你很有钱嘛,五千万说拿就拿。无息贷款?本来一个好好的考验因为你的加入,使我对夏雪的分数大打折扣。不能独立并独当一面的女人,怎样能进我们刘家?”说到最后,刘震凌的语气变重,让刘星的心不禁一颤,这是自十月一国庆节之后,父亲第一次用这种生气地态度对待自己。本来因为前些日子的‘绑架’事件,父子的关系一度得到缓和,可是现在……! 考验?这样的考验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呀。刘星一直以为父亲会首先拿最先‘进门’的静茹和夏雨进行考验,却没有想到竟然用这样的方法对远在上海的夏雪进行开刀。刘星的心理很郁闷,妈地,是谁走漏了风声?怎么自己干地那点儿事儿父亲全知道呢? 真是怪了,父亲怎么和夏丘认识的?还有,这两人就住在自己地楼上,自己竟然没有发现,刘星突然想到了一句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说起来刘星把唐人街都找遍了,还就是没搜自己住的这个地方。 姜还是老的辣呀!看着父亲刘星的心理想到。 “父亲,您说有点儿失望,这话的意思就是说还有没失望的地方,不知道夏雪合格没有?”刘星看着父亲问道。 “至少她在给夏雨的电话中,并没有提到让你去。还有在资金到位后,她能立即使公司步入正轨,这些我还是很满意的!”刘震凌说道,“特别是间接的把公司中带有异心的人开除掉……!” 听到这里,刘星的心理窃喜,因为这点可是他提醒夏雪的。可是刘星还没有高兴多长时间,刘震凌接下来的话又让刘星有一种‘孙猴子逃不过如来佛祖手掌心’的感觉。 “虽然这个主意是你提出来了,但她能够认同并执行,也说明了一些问题!”刘震凌接着说道,“五五开吧!” “五……五五开是什么意思?”刘星问道。 “就是不及格的意思!”刘震凌道。 “不及格?开玩笑!这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属于作弊,不算!还有,我是在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情况下主动去帮助夏雪的。一个人在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冲着她伸出双手拉她一把,谁不会去接受?这是人遇到困难时的本能,没什么错误。所以我觉的夏雪应该及格,或者从来!” “你的妈妈,还有小月都知道这件事情,她们都默认了我的做法。分开吧,夏雪不适合你!” “胡说,她不适合我还能适合谁?我和她已经有事实了,您说什么也白费了!”刘星一听父亲的话后,直感觉血往头上涌,气往脚下走,不禁又大声的嚷嚷起来。 “和你有过事实的女人又不只她一个,难道最后都要让她们进刘家的门?”刘震看着刘星沉声说道。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与现在的我不一样了,您应该知道的!”刘星大声的说道,看见父亲的样子,刘星的心理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原本有点儿激动甚至说生气的心逐渐的平静了下来,一脸冷静的看着对方,在彼此静下几分钟之后,刘星也猜到了父亲的意思,看着对方说道:“爸,您这样煞费苦心做这些事情,无非是想难为我对吧?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接下来是不是想引诱我,我接下来的台词是不是应该为:爸,我要怎样做你才能答应让夏雪跟我在一起?您是不是在等着我说这句话?” “我没这样说!” “那是您默认了!”刘星争着说道,“您做这些无非是想让我回公司对不对?我回公司您就同意夏雪跟我在一起,对不对?” “不错,只要你回公司,我保证再也不管你的私事!”刘震凌看着刘星说道,对于刘星能够这么快就反应过来,猜到他的心理,刘震凌的心理还是很高兴的。最好能把他打败,这是刘震凌最愿意看到的。在刘震凌的眼中,青出于蓝,必须胜于蓝! “爸,你的用心真是……良苦呀,用考验为名逼我回公司对吧?”刘星看着父亲说道,“想都别想,大不了我就一直在外面住,反正都好几年了!” “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的,但是你觉的我没有十足的把握,能从国内来到美国跟你在这里说这些吗?”刘震凌看着刘星说道。 听见父亲的话,刘震凌神情一愣。这是什么意思?听父亲的话,似乎掌握到了自己的把柄,而且还是死穴,好象事情一说出来,自己就能乖乖的跟他回去一样。难道是夏雪那儿出了什么问题? 夏雨轻轻的推了推刘星,一脸不解的望着对方,询问着刘星到底是什么事情。可是刘星怎么会知道呢? “张静茹一直在一个秘密的地方接受特训,小月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了,那个地方……真的很隐蔽,如果你想见到她,那只有回到公司,如果不想见到,那我也没有办法了,只有让她特训一辈子了!”刘震凌道。 “你……”刘星听完父亲的话后眼睛睁的非常大,双拳紧紧的握着,手上的青筋是那样的明显。 静茹?是呀,姐姐曾经不只一次的告诉自己静茹在父亲那里接受什么特训,原本最放心的就是她,现在竟然会成为自己在父亲手上的一个死穴。让刘星担心的不只是今后能不能见到静茹,刘星更担心她的安全。他知道,父亲为了一件事情,真的会不择手段。要不然养那么多秘密保镖做什么?卑鄙~~! “你到底把静茹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