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窝’里斗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三百三十九章 ‘窝’里斗

第三百三十九章 ‘窝’里斗 “嗵嗵嗵~~!” “还有没有别的?这东西太难吃了,我自己开伙做的也比这好!”仓库中,刘星用力的伸脚踹着大铁门,并不是这‘监狱’的伙食太差,而是刘星故意找茬。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两天了,刘星和海燕依然被关在这里,白天还好,刘星还可以站着或者练会儿拳击,累了在床上坐一会儿。可是到了晚上……由于房间里就一个大铁床,看见海燕的样子,似乎也并不打算在床上给刘星留一个位置,所以刘星只好把外衣脱下来垫在地上,然后把身子依靠在铁床腿上,坐着睡觉。 海燕这女人对于无怨无故被刘星连累糟到绑架的这件事情还耿耿于怀,两天了,一句话也不跟刘星说。不对,说了几句。在去‘卫生间’之前说了一句‘别偷看’。只可惜这里的相关配套的设施不太高级。即使隔着一道墙,刘星也能听见‘哗啦哗啦’的声音。海燕红着脸从‘卫生间’走了出来。等到下次去之前,又换了一句话----把耳朵捂住! 两天没说话,刘星有点儿憋闷,大白天的闲着也是闲着,海燕又不出说话,出声的任务只好交给刘星了。 “闭嘴,要不没你下顿!”外面的看守大声的喊道。 “给我厨房,我要自己开伙!”刘星接着大声的嚷嚷道。 “闭嘴,还他妈的让不让人吃饭了?” “要不你们放了我,给你们每人一百万,怎么样?”刘星又说道。 这个时候,传来脚步声,由远到近,来到门边。接着传来一个声音。 “这句话你都喊了一百多遍了,我也已经说了,除非你现在就拿出钱,要不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给你饭吃已经很不错了。我们兄弟几个还得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陪着你,草!”说完脚步声渐渐远了,又响起了碰杯喝酒的声音。 看样子这些人并不是那个人的心腹,也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只是普通地看守而已!刘星的心理想到。 看着坐在床角发呆的海燕,刘星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该说了这两天也已经说了,原来刘星以为对方是一个坚强、洒脱的女人,这是平时海燕给刘星的印象,可是现在……刘星感觉这件事情把海燕打回了原形,原来她也是一个爱发脾气的大小姐。 “我感觉这里不错,又有吃又有喝。很好呀。你不知道现在在北京买一套房子有多贵,现在多好,房子轻轻松松就解决了,就是没有电!”刘星倚在墙上说道。 海燕听见刘星的话后狠狠的白了刘星一眼,然后继续发呆。 “这么好地单间。这么好的休闲时间,你竟然用来发呆,太浪费了。”刘星看着对方说道,“还有。你真是一个骗子,我被你给骗了!” “你说谁是骗子?”海燕冲着刘星大声的说道,说话归说话,人身攻击就不对了,事关名誉,海燕觉的可不能就这样不了了事! “终于说话了,我还以为你变哑巴了呢!”刘星笑着说道。 “你才是哑巴呢!”海燕没有好气的说道,“你说。谁是骗子?” “谁是骗子?”刘星听见后笑了笑,“当然是你了,平时给我的印象不错,原来都是装出来欺骗世人的,可惜当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早知道就不带你进来玩了!” “玩什么玩?难道这里很好玩吗?黑咕隆咚地,都怨你。”海燕没好气的说道,狠狠的瞅着刘星。 “一看你就是第一次被关,跟我学。乐观点儿。我已经被关出经验来了!”刘星来到海燕的身边坐了下来,然后笑着对其说道。这并不是刘星说大话。在怎么说几个月前,刘星也被囚禁过。只不过上次是和夏雨,这次换了个搭档而已。 “离我远点儿,不许上床!”看见刘星来到床上坐了下来,海燕狠狠一脚把刘星蹬在了地上,看见刘星倒在地上,海燕也是一脸的歉意,不过并没有说出口,而且把头扭到了一边。 “你可够损地,这都两天了,连个坐的地儿都不给我让。”刘星看着对方说道,从地上站了起来,用手拍了拍身上的土,然后又靠在一边的墙上,“我老婆比你好看多了, 你就是让我强奸你,我都不愿意动。该玩玩去,别坐那里自做多情了!”刘星也不客气地教训起海燕来。现在两个人共同处在这样的环境中,都是一个绳子上拴的蚂蚱,一个罐儿里囚的蛐蛐,应该同舟公济、枪口一致对外,现在可好,自己人斗上嘴了。 “你……你以为你是谁呀?我从一开始就没瞧的起你,跟你在一起竟遇倒霉事儿了。我怎么这么倒霉呀!”海燕听见刘星的话后没好气的说道,现在已经把刘星的身份彻底地忘记在脑后了。在说,进了这里,哪里还管的了谁是什么身份呢? “你怎么不说你的警惕性差?让你喝酒你就喝酒?明知道咱们和金彪是对立的,你还喝他的酒,现在还怨起我来了,活该!以后出现问题先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别一便秘就怪地球没引力!”刘星没有好气的说道,和自己斗嘴?不自量力,找死! “你……你还说我?你不是也喝了吗?”海燕被刘星的话气红了脸反驳道。 “我能喝地,并不代表你能喝,我喝进去又吐出来了,我原本就知道,我就是想进来玩玩而已,你知道吗?”刘星笑着说道。 “你……你知道?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卑鄙,我鄙视你!”海燕看着刘星恨恨地说道。 “哼,鄙视我的人很多,你算老几?算了,我不跟你讲了!”刘星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明明是你连累地我!”海燕大声的说道,现在即使刘星不理她,她也要和刘星理论一下了,把这两天憋在心里的闷气发泄出来。无论是刘星的话,还是刘星的态度,都让现在的海燕感到特别的不爽! “我是宁和明白人打架,也不跟傻比人说话!” “……!”海燕没有说话,只剩下恶毒的目光狠狠的盯着刘星。以前没发现,现在怎么感觉这个男人这么的讨厌呢?没见过这么没风度的男人。 刘星和海燕谁也不说话了,一时间屋子里面极其的安静,突然,刘星狠狠一脚踹在大铁门上。 “轰隆~~!” “有没有人?来个喘气的~~!”刘星大声的喊道,就这样在这个小屋子里面静静的待着,好人也会闷出病的。 “嘣~~!”从外面又传来一脚。 “他妈的,还有完没完了?叫什么叫?”外面人大声的喊道,现在这些人已经被刘星叫烦了。 “这里没有电话又不能上网,都已经两天了,你想闷死我呀。要不给我来份报纸,我是读书人!”刘星再次大声的喊道。 “现在没有,晚上在说!”外面那人说道,然后再次离开,听的见,又有人找他玩麻将了。 “他妈的!”刘星再次狠狠一脚踹在门上,除了在这里有点儿憋闷之外,心理也有点儿着急。也不知道老爸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否则自己岂不是白白被关在这里了?刘星的心理想到。 …… 三天的时间,刘星依然没有出现,关婷婷最近的眼皮儿老是跳,又想到最近刘星和夏雨没有来上班,好象感觉到了什么似的,下班后来到刘星家,当看见已经把眼睛哭红哭肿的夏雨的时候,关婷婷顿时愣住了,把各个房间都看过之后,身子一下子失去了气力,人直接坐在了地上。 心理的那种不安,原来是真的! 夏雨把关婷婷扶了起来,对于关婷婷对刘星的心意,夏雨是早就知道的,当然也包括关婷婷与刘星之间关系来来回回的变化。她知道,虽然关婷婷和刘星又回到了那种知己的关系,但是关婷婷的内心深处仍然是爱着刘星的。 “刘星他……失踪多久了?”关婷婷问道。 “三天了!”夏雨静静的说道,对于已经伤心了三天的夏雨,现在已经没有眼泪了,剩下的只有对刘星无尽的思念,还有那颗等待刘星回家的心! “三……三天!”听见夏雨的回话,关婷婷喃喃的念叨着,双眼无神,看着几天不见就已经瘦了一圈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夏雨,关婷婷忍不住哭了出来,紧紧的与夏雨搂在了一起。 许久,关婷婷的激动的情绪渐渐的稳定了下来,询问着夏雨关于刘星的情况,刘星为什么失踪、原因等等问题,可是夏雨只能用摇头来回答她。 已经深夜了,但是两个女人仍然没有睡觉的意思,思念代替了困意,占据了两个女人整颗的心。 与此同时,刘家别墅。 刘月和王震在刘震凌的书房外静静的站着,等待着父亲改变主意,希望父亲派人寻找刘星,他们已经在这里站了超过四个小时了。 书房中,刘震凌静静的坐在椅子上,脸向着窗外,面无表情,手中拿着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的雪茄。书桌上面放着一个信封和一张展开的信纸,还有一张身份证,刘星的身份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