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我也纯洁过!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三百三十章我也纯洁过!

第三百三十章我也纯洁过! 金彪阴沉着脸瘫坐在椅子上,现在的他心理别提多郁闷了,长这么大,从来就没有倒过这样大的霉。 ‘今年是他妈的怎么了?倒霉事怎么都攒一块儿了?’金彪的心理想到。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那支录音笔,这是上次与海大通在酒吧会面的时候留的那一手,原本准备海大通不帮他办事的时候用上的,现在可好,还没有等自己用,海大通的人就进去了。 金彪按播放键,可是过了半晌都没有什么反应。 “啪~~!”的一声,金彪把录音笔狠狠的扔在了地上,他妈的,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新买的录音笔就坏了。 “金总,你这是怎么了?”刘星一脸询问的表情看着金彪问道,其实心里面早已经乐开了花。生气吧,气出脑血栓,气出心脏病,气出……阳痿! “没……没什么!”金彪听见刘星的话后回过神来,然后看着刘星问道,“刘总,你这次来是为了什么事?” “金总,大家都是聪明人,别在聪明人面前装糊涂行吗?”刘星看着金彪说道,然后把桌子上面的合约复印件推到金彪的面前,“看看合约最后两页,看看你们都违反了哪一条。我们公司不是把赔偿单送来了吗?到了这个时候还想隐瞒过去?金总,只有三天了!” “我……!”金彪狠狠的咬着牙,赔偿金赔偿金,一千多万的赔偿金,他妈的去哪里弄呀?楼房一倒塌,一下子就损失了近千万,现在还要赔偿。公司如果有那么多资金,就不找别的公司进行合作了。自己开发不就成了? “刘总,麻烦你向上面拖延几段时间,我会尽快的把赔偿金攒齐的!”金彪看着刘星说道,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现在确实是自己这方面地问题,白纸黑字上面写的,如果闹到法院……! ‘妈的。那个女人,我绕不了你!’金彪的心理恨恨的想到,在这个时候,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女人的身影。都是因为她,都是因为她自己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合约上就这样规定地,我也无能为力,金总你应该知道我们总公司的实力,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公司有规定,现在总公司把边正在整风,海大通就是样子,我可不想象他那样。还请金总在三天之内把赔偿金准备好,要不然。咱们法庭上见!”刘星看着金彪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哗啦~~!”当刘星和海燕走出办公室的时候,突然从里面发出一连串的杂音,刘星听见后。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毕竟这里还是别人的地盘,不能太过放肆,也不能让对方看出破绽! 等刘星和海燕离开后,金彪伸出胳臂,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一股脑的推在了地上,他现在极度地发狂。有一种杀人的冲动。前段时间还在为这个项目抱有美好的憧憬,现在可好,直接把他打到了地狱里面。一千多万的赔偿金,抢钱呀! “我们还有多少的流动资金?”金彪对站在一边地‘瘦子’问道。 “不到四百万!” 金彪听见后紧紧的咬着牙,四百万,什么都不是!他现在真的很后悔找海大通,淅沥糊涂的就搭进去四百万。如果不给那四百万,现在合起来有近八百万。在去别地地方借借也就差不多了。可是现在呢?差的太多了。 “你去调查一下。看看海大通是不是真的被‘绳’起来了,还有帮我约下王行长……还是我自己来吧!”金彪想了想说道。然后拿起了电话,拨通了一个银行行长的电话。 …… 出了亿鑫,刘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金彪呀金彪,你终于还是被我玩了!刘星的心理想到,这仇也算报了!其实事情完全出乎刘星的预料,他根本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变数,金燕就是变数! “你刚才怎么说我爸爸被抓起来了呢?这不是骗人吗?如果让他们发现怎么办?”海燕看着刘星问道。 “你不好不让他们发现?”刘星转过头看着对方说道。 “我爸爸是活人,出入各种场所,怎么能不被人发现呢?这个慌我看你怎么圆,也不提前告诉人家一下!”海燕嘟着嘴说道,现在对刘星突如其来的这个谎言有点儿不满! “你不提醒,我还差点儿忘记这件事了呢!”听见海燕地话,刘星说道,歪着脑袋想了想,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刘星转过头看着海燕,道:“我给你爸放一个星期的假,这一个星期的假,要不就让他离开北京去旅游,要不就在家里面待着一步不能离开,你让他自己选择吧!” “哪有这样的建议呀!”海燕听见后说道。 “这不是建议,这是命令!”刘星看着对方说道,“我发现我越来越象阴谋家了!” 何止是阴谋家……!海燕听见后心里想到,接着就看见刘星仰着头看着天上的太阳,那副表情……好象是无欲无求的样子,他……他这是怎么了?难道他已经知道了‘阴’海无崖,回头是岸?要改过自心,从新做人? 刘星站在大街边上,头望着蓝天,双手背在身后,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最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有一天,我变成了阴谋家,请记地提醒我,我……也曾经纯洁过!” 站在刘星身边地海燕有一种呕吐的冲动,没有好气地白了一眼这个刘家的少爷,然后坐车先行离开。 …… 回到公司的办公室,冲着夏雨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拿着工资却不为公司办事,哼!”夏雨的冷哼声从一边传来过来,刘星听见后也没有理会。女人嘛,发脾气的时候,你越是理会她,她越跟你较劲儿! 这句话夏雨并没有说错,刘星一上午都没有在公司工作,现在眼看着就要到中午了,而刘星下午又要消失! 刘星现在的开车技术在甘强的指导下已经有了显著的提高,最起码能够发动车子,能够开出直线来了,虽然有的时候依然‘嘴动手不动’,但一边有着甘强,也不至于象第一次那样开进路边的地沟里。 刘星真的很刻苦,这次学车刘星可以说是豁出去了,玩上命了,吓的甘强手放在门上,时刻准备着从车门跳出去。 经过了为期一个多星期的学习,刘星基本上已经能够使眼、手、脚协调的控制住车子了。 看样子以后学什么东西,还得拼了命才可以,要不然学不会。其实刘星这个车盲这次之所以能学的这么‘快’,也得归功于夏雨,因为她,刘星才有了学车的想法。 明天是周六,同时也是夏雨的生日。看着刘星仍然象是没事人一样看着成人电影,夏雨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夏雨站在刘星的身后,冲着刘星不停的做着鬼脸,拳头和脚也都没有闲着,冲着刘星直比划。 刘星虽然看着电视,但那都是装出来的,其实刘星一直在留意身后的夏雨。听见脚步声,知道夏雨走到自己的身后,刘星微微的低了低了头,看见身上比比划划的影子,刘星微微一笑,突然神色严肃,猛的转过头看向夏雨。 夏雨此时正做着‘饿虎扑食’的动作,小舌头还伸着,被刘星看见后身形立即定格。过了半晌,夏雨收回了双手,咳嗽了一声遮掩一下内心的尴尬,然后转过身走回房间。 “啪~~!”门狠狠的被关上。 “哈哈哈哈!”刘星嚣张的笑声透过房门传进夏雨的耳朵里面,让原本在刘星面前表现还算镇定的夏雨在这个时候俏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 ‘糟了,糗大了!’夏雨的心理想到,然后跳上床,又开始拿毛绒玩具撒气了。 …… 第二天,夏雨早早的就起来了,今天是周六同样是她的生日,当她满怀期望走出房间的时候,却发现刘星早已经消失了。夏雨不相信刘星会比她起的还要早,把各个房间都找了一遍,确实没有人。 夏雨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今天是她二十五岁的生日,在这之前,她想了很多种过生日的方法。例如和刘星去游乐园,晚上一起去吃法国大餐烛光晚宴,有一个罗曼蒂克的夜晚。可是现在……!夏雨的眼睛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她想哭。同时心理也有些后悔,真不应该去看那本什么《训夫三十六计》的破书,现在可好,什么都没有了。 夏雨回到房间,从床下面拿出一个大包裹,来到客厅后打开,里面是一个蛋糕----生日蛋糕!夏雨生怕刘星不知道,所以提前买好了,现在可好,刘星连影子都没有了。 现在也只是早上八点,外面阳光明媚,而家里面却给人一种异常的冷。夏雨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摆在面前的生日蛋糕,样子有点儿傻傻的,而这一坐……就是四个小时,转眼之间已经到了中午。 夏雨终于忍不住了,眼泪‘扑哒扑哒’的掉了下来,样子楚楚动人,只可惜现在并没有看见。 “刘星,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