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如此‘姐’‘弟’!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三百二十二章如此‘姐’‘弟’!

第三百二十二章如此‘姐’‘弟’! 三个工程师和两个包工头,五人颤栗的站在金彪的的面前,刚才金彪的示范他们都已经看在了眼里,这些材料明显是残次品,而做为工地的几大负责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大家都有一定的责任,特别的包工头,其中一人现在还用手捂着流血的脑袋。 “怎么一个个都哑巴了?这是怎么回事?给我说?”金彪冲着几个大声的喊道,水泥、砖块儿都是残次品,楼不塌才怪呢。 “金总,这……这材料不是您吩咐人进的吗?我们不知道!”其中一个包工头声音颤抖的说道,他可是冒着被板砖拍的危险。 听见这人的话,金彪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突然想起在进材料方面,确实是他自己负责的。 “你们确定没有掉包?没有掺假?”金彪看着几人问道,语气稍微的缓和了一下,不过那瞪的溜圆的眼睛时刻提醒着别人,他仍然很生气。 “金总,确实没有!”一包工头说道,“要不那里还有材料,咱们打开一袋试试怎么样?” 金彪听见后点了点头,然后在对方的带领下来到了工地储存材料的地方,当场打开一袋水泥,然后和了一和。金彪走到放在板砖的地方,从中随便拿出两块,然后相互之间一拍,砖头碎成好几块儿,断面依然是大大小小的眼儿。 ‘难道真的是材料出了什么问题?’金彪的心理不禁想到,然后把目光转移到一边正在和着的水泥上。 等到水泥按照比例和好之后,随意的抹了一下,稀溜溜的根本粘不上墙。 “金总,这确实是假的,我们弟兄在干活地时候就觉出来了,可是我以为金总……金总是特意这样做的呢。所以并没有报告!”包工头说道。 “你他妈的脑子里面装的什么?特意的?我这不是毁我自己吗?”金彪听见后没有好气的说道。 难……难道是她?这个时候,金彪的脑子里面突然浮现出一个人影,这批材料正是由她介绍的,说什么‘材料便宜,厂家是金家地老客户,保证信誉与质量’。难道是那个女人骗自己? 可恶!平常挖苦自己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这样的坑害自己呢?自己不是已经离开金家了吗? 金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使自己的内心平静一下。然后看着眼前这几个人说道: “把工地中所有的材料调样然后拿去检验,这件事情我还要继续调查的,要是让我知道了是你们其中的某人,别怪我不客气!”金彪狠狠的说道,然后转身离开。他要找一个人,一定要去问一问,到底是不是她干地。 金彪离开公司然后开车在一家西餐厅的门口停了下来,他曾经发过毒誓。再也不来这个地方,可是现在……! 男人的誓言总是很廉价的,这话说的一点儿也不错!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进了餐厅,正好看见自己要找的女人。这个餐厅开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让那个女人有个地方可待。要不然成天到处惹事。 金燕和周州这表姐妹俩现在成天在餐厅待着,金燕不愿学习和工作,在大学混完后就无事闲着,而周州也不愿意去她地那个破学校。所以撬课。文凭证书那些玩意对她来说根本没什么用。 周州前几天又遇见了刘星,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的感情,那一晚周州体会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幸福最快乐的事情,而且那个男人还是她所见过的一个最好最优秀的男人。那晚过后,周州就觉的特别的惋惜,没有得到他的联系方式,时间一长就把那个男人渐渐地淡忘。不对!不是淡忘,而是埋藏在心底深处。做为一个美好的回忆,可是没有想到这段日子见到两次面,现在也已经不比从前了。周州也感觉的到,那个男人也在特意的躲着她,可是她还是有点儿想念,现在有了对方的联系号码,周州正在犹豫该不该给对方打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看见一个还算熟悉的人出现在餐厅门口。周州微微一愣。伸脚轻轻的碰了碰坐在对面金燕。 金燕不知道在跟谁发着短信。被周州碰了一下之后抬起头,随着对方的眼神。金燕看见了站在门口地金彪,原来地笑脸在这个时候笑意更浓了。 “呦,这是谁呀?”金燕高声的说道,一脸得意兴奋地样子。 “姐……姐!”金彪走到金燕的身边,咬了咬牙终于吐了出来。一个近三十岁的大老爷们却要叫一个二十三岁的小丫头姐姐,耻辱!这是一种耻辱,不过金彪却不得不这样做,因为……因为这一切都是自己那个可恶的不能算是父亲的父亲所造成的! “弟弟~~!”金燕笑眯眯的看着金彪,声调拐了好几个弯~~! 周州坐在一边,虽然此景已经看过很多遍了,但看见金燕得意的样子,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想问一下,你帮我联络的那批材料……是不是有什么问题?”金彪站在金燕的身边问道,没有办法,在金燕面前,他还没有资格坐下来,这就是大家庭的规矩! “材料?瞎说吧!材料都是从父亲的朋友那里进的,怎么会有问题呢?怎么?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金燕看着金彪说道,也顾什么淑女形象,翘着二狼腿,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周州在一边看着这‘姐弟俩’,金叔叔也是,不喜欢儿子喜欢女儿,还真是少有,不过这一切也可能跟金燕的妈妈有关,金叔叔可是‘妻管严’! “那些材料我试过了,都是残次品!”金彪道。 “残次品?不可能。你不是检查过了吗?”金燕看着对方问道,一副死不认帐、不关我事的样子。 “前几批是检查过了,但是后几批……!” “这就不能怨我了,你没有好好的检查这是你的事情,看你的样子也不是能经常去工地,被人掉包了吧?”金燕看着金彪笑着说道,“怎么,你怀疑是我?我看在你是我弟弟的份上。特意找了老爸地朋友,用极低的价格卖给你,你也知道价格,从中捞到不少。可你不能过河就拆桥、得了便宜还卖乖呀!怎么出了事情就赖上我了?你怎么不从你们内部的人员开始调查?难道材料的改变他们不知道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你只是怀疑我对不对?”金燕看着金彪,然后突然站了起来看着对方说道:“你凭什么怀疑我?说!” “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我走。我去自己的公司找原因!”金彪看着金燕说道,说完一溜烟的离开了。他不是怕金燕,而是怕金燕的父亲,也能算是他地父亲,要是父亲把钱收回去。那么他又会变的一无所有了。 看见金彪走后,金燕收起了刚才那严肃发狠的样子,笑着坐了下来,一脸的得意。 “你可够损的了!”周州笑看着金燕说道。对于金燕所做的一切,她怎么会不知道呢?而且其中的一些环节还是她帮的忙呢。 “一般一般,这不算什么!”金燕笑着说道,“我爸当初给了他那么多钱,我一定要让他一分也剩不下。爸爸还没一次性给我那么多钱呢!” “金叔叔给他钱不是为了断绝父子关系吗?你想和你爸断绝父女关系?”周州看着金燕笑着说道。 “那倒不是,我还准备给他老人家养老呢!”金燕笑着说道,“对了,那些人呢?你给了他们多少好处?” “一人十万安家费。如果背叛,那么就当给他们烧地冥钱了!”周州笑着说道,虎父无犬女,周州的身上或多或少的也沾上了她的黑道老大父亲的气息。 “哦,不过也有一件没有想到地事情,那个刘星竟然是金彪那混蛋的合伙人,两个混蛋!”金燕恨恨的说道。 “是呀,不过在那之前。你不是说已经调查清楚了吗?”周州看着金燕问道。“你说……他知道后会不会怪我们呀?要是他生气了,那我……!” “你放心吧。那个刘星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他和金彪也有些过节,说起来他还得谢咱们呢。”金燕笑着说道,同时心理决定,下次见到那个混蛋一定要好好的敲诈一下,对了,还有修车费。 这女人被她地爸爸宠的,长这么大都不知道什么叫事大! 金彪今天的心情极其的坏,虽然刚才见到了金燕,但是却被对方羞辱了一翻。从一开是进餐厅,到那声‘姐姐’,又到最后灰溜溜的离开,金彪能不生气吗?而且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金彪在他的那个‘倒霉姐姐’的一言一行中似乎看出了点儿什么。虽然金彪当面嘴上没说,但是心理却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次楼房地倒塌,一定与金燕有关。 回到公司后,金彪就一直阴沉着脸,就象死了家人遇见丧门星一样。 “铛铛铛!”敲门声起,金彪最得意的助手之一,‘瘦子’从外面走了进来,然后把一份文件放在了金彪的办公桌上。 “这是什么?”金彪没好气的问道。 “是合作公司向咱们公司琐要的赔偿文件,上面列出了咱们公司违反的条约,以及应该进行赔偿的数目,还有……!” “草他妈的!”金彪把文件拿了过来,然后撕成碎片。 “金总……!” “妈地,火上浇油!当初就知道他是豺狼,就知道他没按什么好心,现在终于露出马脚了。”金彪狠狠地说道,心理已经把刘星恨到了极点,恨上加恨! “金总,你看现在怎么办?”瘦子问道。 “给我联络海大通,我就不信我会败在他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