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我什么都忘记了!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三百零二章我什么都忘记了!

第三百零二章我什么都忘记了! 刘星和海燕面对面的坐在公司的职员餐厅,刘星刚才有点儿跑题的话,使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的让人无语。 特别是海燕,听一个并不是很熟的男人讲‘做爱’‘意淫’之类的东西,还能怎么样?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老板,恐怕早就走了。 任刘星的脸皮再厚,现在也有点儿不好意思起来,本来很好的气氛却因为自己的胡言乱语……总之都怨自己!看着吃饭的的海燕,刘星还真想找点儿话。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爸爸为什么怕我呢?”刘星看着海燕说道。上帝保佑阿米豆腐嘛呖嘛呖轰,终于找到话题了! “你是董事长的儿子,未来刘氏企业的继承人,你的身份在那里摆着谁能不怕?再说这次与亿馨公司进行项目上的‘合作’,你又不在 ,我爸爸掌握不了‘合作’的尺度,生怕做错了什么决定就被炒鱿鱼。富家子弟不都是这样的吗!”海燕听见刘星的话后说道。 “都是这样?”刘星听见后愣了愣,然后对海燕问道,“那你看我象那样的人吗?” 海燕上下打量了一番刘星,“有点儿!” 刘星听见后一副失败的样子,然后挺直了腰板看着海燕说道: “什么叫有点儿?你看看我哪里象那种人?我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吗?你爸爸也太小看我了,再怎么说我的肚量还是很大的。虽然还没有达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但也不至于为了一点儿小事就拿你爸爸开涮吧?” “你是和那些人有点儿不同,至少没有他们那样嚣张,不过至于无理取闹……你觉的你现在在干什么?”海燕看着刘星说道。 “现在?”刘星听见后愣了愣,“我现在在吃饭。怎么吃饭也算是无理取闹吗?” “我是说你对亿鑫公司的金彪,合作项目然后想整他,不惜两败俱伤,这算不算是无理取闹?”海燕看着刘星说道,似乎并不怕刘星发火。 “错了,不是这样的,这可不是无理取闹。恰恰相反,我地理由非常的充分。金彪那个混蛋不仅象非礼我女朋友。而且还派人偷了我的钱包,为了一笔生意他找人砸了我工作的地方。怎么样,理由够充分吧?”刘星看着对方说道,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女人倒是蛮无畏的,什么都敢讲。 “请不要跟傻瓜争吵较量,因为那样别人会分不清楚到底谁是傻瓜!”海燕说道。 “按照你的意思,我就不应该整他,我就应该在他要非礼我女朋友的时候在一边喊加油。在他偷我钱包的时候主动送给他,在他砸我公司地时候我也帮他砸?”刘星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说道,“论社会经验,你并不比我强。年轻人,这句话的意思你理解错了。它的意思是不要和傻瓜小人一般见识,但是男人也有不能忍的事情。他冲着我可以,但是为什么要波及到其他人呢?有本事他就冲着我来,如果是单挑。即使他把我杀了我也无话可说,可是象他这样的只知道使一些不干净的手段的人,那我可就不能放过他了!” “那你觉的你现在用地招数很干净吗?”海燕又说道。 “对付卑鄙的小人,就应该用这种小人的方法。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刘星道。 “难道就不能用君子一些的方法吗?”海燕道。 “我不是一个君子,但也并不是一个好事的人,也不愿意招惹小人,我没有小人地时间多、精力多。小人不会有羞耻感,小人的方法比君子毒、黑、阴。君子是斗不过小人的。对付这样的小人,我必须试着去当一把小人。否则便宜都让他占了,让我吃屎呀?”刘星道,然后看向对面还想说话地海燕,疑惑的问道,“你……不会是和金彪有什么关系吧?” “谁和他有关系了,我才懒的理他那样的人呢!”听见刘星的话,海燕赶紧辩解道。“我只是觉的近君子。远小人,离他远点儿不就可以了吗?何必还要冒着两败俱伤的危险?” “海燕呀。原本我以为你是一个不错的女人,现在看来,我地眼光错了。”刘星看着海燕说道,一副很认真的表情,“劝人见小人就躲的人不是懦弱使然就是别有用心!” “你的意思是说我懦弱或者是别有用心?”海燕看着刘星说道, “我没说,是你自己说的!”刘星晃了晃脑袋说道,一副‘我什么都没说’的样子。 “这不是懦弱,而且一种对人的态度!”海燕听见刘星的后说道,“对了,下午去亿鑫公司,你带会计去做什么?”也许是意识到在这个说下去,两个人恐怕会打起来吧,海燕立即转移话题,把话题挪到工作上,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是都说了吗?查帐!”刘星看着对方说道,“我就不信金彪能乖乖地全部资金全部投入,即使全部投入,那我做为合作伙伴进行查帐也是应该地。主要目的其实还是为了拖延时间,明天就是国庆节了,七天地假期足以让金彪着急的了。看他这次对这个项目好象很认真的样,他越是认真,我就越是慢悠悠的。” “那国庆节过后呢?”海燕问道。 “国庆节过后接着查帐,把没查的全部查清楚,这样一来再拖上几天没有问题。最后在加上那两各星期的最后期限,整个十月金彪都是那种心急火燎的心情,爽!”刘星笑着说道,“房地产虽然是一个暴利的行业,但是风险也很大,如果开发的房子卖不出去,那可就麻烦了。现在亿鑫公司正是遇见了这样的问题,他们的其他楼盘没有卖出去。他们向我们这个项目投入的钱,能够占有了他们流动资金地百分之五十。剩下的那些钱,根本不够开发其他项目的,就算有,在短时间内也不会有收益的。到时候公司财务运转困难,亏死他!” “那一个月后呢?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这钱我们终究还要要投的。耽误工期,只能使双方的合作结果共同受到损失。仍然是一个两败俱伤的方法。”海燕听见刘星的话后分析道。 “是呀,所以……我准备出些阴招!”刘星说道。 “什么阴招?”海燕好奇地问道。 “秘密!”刘星看着对方说道,实际上他也没想出来。刘星毕竟不是在商业圈中混的,使用商业手法整人并不是他所在行的,所以只能尽力的想了。 海燕看着刘星没有说话,都已经说了要用阴招,却不说用什么阴招,更重要的是还一脸神秘的样子说是秘密。这不是吊人胃口吗? …… 下午,刘星、海大通和海燕带着三名公司的会计来到亿鑫。金彪正坐在办公室等着答复,当总台打来电话,报告刘星等人来了的时候,金彪立即装模做样地整了整衣领。然后拿起笔在一个本子上写写画画,一副很忙的样子。 当看见刘星等人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装做神情一愣,然后乍做惊讶的样子看着刘星等人。 “刘总、海经理、海燕小姐。请坐!”金彪笑着说道,不过这笑容多半是给海燕看的。刘星在心理暗笑,这个金彪倒是挺会放电地,见一个看上一个,真够博爱的! “刘总,关于资金的问题,什么时候准备汇入?”金彪看着刘星说道,这回的笑容是给刘星地。不过看的刘星一身肉麻。 “哦,听说贵公司的资金已经全部投入了?”刘星不答反问,既然自己决定来了,那么就应该占据主动。 “是的,进行的很顺利,楼已经盖了一半了!”金彪说道,他对刘星非常非常的恨,但毕竟现在是合作关系。签约的时候手也握了。现在工程那边材料马上就快用光了,现在还急需要钱呢。 “一个半月就能把两千多万花光。真不知道都干了些什么!”刘星听见后笑着说道,却是笑里藏刀。 “你这是什么意思?”金彪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如果这个时候还听不出来对方话中地意思,那他可真要去吃屎了。 “我……不……相……信!”刘星一个字一个字清晰的说道。 “你……!”金彪听见后紧紧的咬着牙,拳头紧紧的握着,相信如果现在他和刘星不是合作的关系,那拳头恐怕会毫不留情的向刘星挥过去。 “合约上有明确的规定,双方把所有费用透明化,可是到现在,我竟然连一份报单都没有看见,你说我又怎么会相信呢?”刘星看着对方说道,“而且工程队的人都是你自己找地,房地产嘛,众所周知地暴利行业,里面说不定会有什么猫腻呢!” “刘总,我们在签约的时候可是说好了,冰释前嫌!我知道我们之间曾经有过过节,但那都是过去地事情了,毕竟大家都是商人,以利益为重。对吧?”金彪强忍着心中的怒气看着刘星说道。 看见金彪着急的样子,刘星在心理大笑着,不过表面上却不露声色,金彪越是这样强忍着,刘星就越是高兴。 ‘小子,憋死你!’ “金总,这你说的就不对了,我们之间的那些过节,例如你调戏我女朋友,派人偷我的钱包,还有砸公司的事情,我都忘记了。那点儿小事又怎么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合作呢?就如金总最后的那句话,我们都是商人,以利益为重。”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听见刘星的话,凡是在场的人脸色都变了,特别是金彪。这还叫忘记了?明明记的很清楚。刘星的话并没有说完,而是继续说道: “金总,我也正是以利益为重,所以才不希望被人骗,作为合作伙伴,你没有尽到你的义务把报单给我们,我们来查帐,合情合理嘛。只要我们看见那份报单,查帐准确,我公司的资金会立即注入,这点儿你可以绝对放心!” “来人,把报单和帐簿拿出来,给刘总过过目!”金彪听见刘星的话后说道,在恨刘星的同时也责怪着他自己,这点他确实有点儿大意了。 半晌,几个人把厚厚的几本帐簿拿了过来,同时还有报表以及装有电子文件的光碟。 刘星向身边的三个会计挥了挥手,三人接到指示后立即开始翻阅对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