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俗事又起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三百章俗事又起

第三百章俗事又起 晚上,刘星把张静茹送到她的家门口,紧紧的搂着对方。今天下午在游乐园大家玩的很开心,特别是张静茹,兴奋的不得了,游乐园里的娱乐项目基本上都玩了一遍,让张静茹大呼过瘾。 张静茹高兴了,那么今天的目的就达到了。 看着眼前的张静茹,刘星的心理充满了不舍,真想就这样一直抱着她。下次出来玩恐怕又要等到一个月之后了。刘星正在考虑,自己是否应该偷偷的潜入公司,避开老姐偷偷的和张静茹联络。 不过转而一想,张静茹可是三好学生,基本上不会同意这样‘作弊’的事情,所以刘星也放弃了这个想法。 和张静茹告别后,刘星带着夏雨回家。这女人在到游乐园的时候,分明还说不好玩,可是后来玩的和张静茹一样的欢。真是一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 今天是星期一,星期四就是十月一日国庆节了,又有七天的假期了,所以大家在这个时候都显的特别的高兴,天变蓝了,草变绿了,空气变清新了,干起工作也显的特别的有干劲儿,效率大大提升。 本来刘星的心情也特别的不错,可是没想到在临近中午的时候让一个电话打乱了,如果不是这个电话,刘星恐怕也把那件事情忘记在脑后了! 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又以跑业务为名离开了公司。对于这些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了,而韩总,当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公司董事长的大小姐被自己这个得意的手下泡着,也算是为分公司争光了吧! 离开公司,前往电话里面约好的地点,刘氏企业名下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公司。先前刘星就是顶替这里的经理,作为总公司的特派员来与金彪进行商业合作地。现在近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今天刘星在公司接到的电话就是公司总经理海大通的。最近温柔乡的日子过多了,差点儿把这件事情忘记了,相信金彪那里已经有所反应了。 在公司的门口下了车,公司总经理海大通和他的助理海燕已经站在大门处等着刘星了。 “少爷!”海大通叫道,然后在前面带路。 进了办公室,刘星坐了下来。而海大通和海燕还在一边站着。 “坐吧,大家都是自己人!”刘星看着两人说道,“还有,我不喜欢仰着头看别人!” “谢谢少爷!”海大通听见后道了声谢,然后在刘星的对面坐了下来。 “海经理,恕我冒昧地问一下,你的椅子上有钉子吗?”刘星看着对方问道。 “钉子?没有呀!”海大通听见刘星的话后回答道,一脸的不解。 “那……那就是你有痔疮!”刘星又道。 “没有呀!”海大通脸上的表情从不解变为苦笑。真不知道这个少爷为什么刚见面就问这个问题,高人行事果然高深莫测。 “既然椅子上没有钉子,你也没有痔疮,那为什么坐不塌实呢?”刘星看着对方说道,“就象平时那样坐。我又不是来视察工作的,用的上这样紧张吗?” “哦……哦!”海大通听见点赶紧点头,屁股向椅子里挪了挪,原来只坐了四分之一的面积。现在已经有四分之三了。海大通没办法不紧张呀,跟这个行事有点儿异类地少爷在一起,不紧张才怪呢! “这就对了!”刘星看见后笑着说道,“对了,说说金彪的事情吧。” “哦,金彪今天早上打来电话,希望我们公司把工程项目所需要的资金立即投入,否则项目就要停工。会遭受损失的!”海大通说道。 “什么损失不损失的,就是损失再多,现在也是损失他地,我们还没投钱呢!”刘星听见这个消息后笑着说道,这也才算一个好消息了,金彪那混蛋知道着急了! “可是合约上面规定了,在金彪的亿鑫公司把规定的资金全部投入项目中后的两个星期内,我方必须进行资金注入。否则不仅工程损失由我方承担。而且还要赔偿违约金。”海大通看着刘星说道。 “我之前好象就已经说过,这次与金彪合作。是本着玩他为原则,两败俱伤没有关系,因为他没有我们地底气足!”刘星看着对方说道,手放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打着,好象在想什么。 “少……少爷!”海燕和刘星的年纪差不多,而硬是喊‘少爷’两个字,心理不免有些别扭。 “项目已经经过我们的仔细的调查了,确实是一个有潜力的项目。两败俱伤有点儿可惜,我们为什么不合理的把这个项目从金彪的手上‘抢’过来呢?”海燕看着刘星说道。 “我曾经也这样想过,不过这抢……你说说应该怎样抢才算合理呢?”刘星看着对面地这个女人说道,这个女人应该比她的老爸有前途,看样子确实是靠着真本事才进去公司的。 “不知道!”海燕看着刘星说道,说的很干脆。 “什么意思?”刘星问道,同时又找到了这个女人的一个优点----诚实。 “我并没有向这方面想过,只是听见少爷说两败俱伤,觉的有点儿不值得而已!”海燕看着刘星说道。 刘星听见后笑了笑,这女人说话……有点儿意思! 刘星自己曾经也不只一次想过把这个项目从金彪的手中抢过来,可是金彪又不是傻子,怎么样能松手给自己呢?白纸黑字合约上可都写的明白,当初乱七八糟地事情太多了,没考虑那么详细,现在想起来,这合约签地有点怨大头了! 这个时候,刘星想起了一个人,拿起手机发了个短信给对方,然后站了起来准备离开这里。 “少爷,这资金……!” “还是那句话,没有我的话,一分钱也不能投!”刘星说道,然后坐出租车离开这里。 目送车子离开,海大通象上次一样,又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显然对于刘星这种‘玩’法有点儿不解。或者说,他真的把刘星当成是败家少爷了。 “爸爸,他怎么每次来都坐出租车呀?”海燕不解的问道。 “谁知道呢?”海打通听见后说道,然后走回公司。 …… 刘星来到自己的酒吧,他要找的人已经先一步到了,正在吧台喝着东西。刘星来到对方的身边坐了下来,要了一杯苏打水。 “最近他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或者在酝酿着什么阴谋?”刘星喝了口水说道,看似自言自语,其实跟谁说话谁的心理明白。 “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每周所开的固定会议内容也都是围绕着怎样把项目建设到最好而进行的。公司之外……我就不知道了!”男人低着头说道。 “他的身边有个胖子和一个瘦子,他们有没有什么异常举动?”刘星又问道。 “没有,仍然是狐假虎威、狗腿子的形象!”男人道,显然,对于刘星口中所说的胖子和瘦子,他也十分的不屑! “啪!”刘星喝完水后,杯子狠狠的落下,砸到吧台上发出一声闷响,“你他妈的敢骗我?我就不信那么大的公司又加上那个工程,一点儿异常也没有。如果不说出一、两点来,今天你就别想从这里走出去,知道吗?老子最恨的就是拿钱不干活的混蛋。” “我……我真的没骗您,金彪确实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只是……!” “你还想活着出去吗?”刘星说道。现在的人都怎么了?拿钱的时候都笑呵呵的,干起活来一个比一个熊,都他妈的什么素质,线人也是要讲究道德的! “最近有个女人出现在公司,似乎与工程有什么关系,具体的我也不清楚!”男人对刘星说道。 “女人?”刘星听见后一愣,“什么名字?年龄,身高,三……你能给我这三个问题的答案吗?”好险,差点儿说露嘴了。 “不知道,金总……金彪在与那女人谈话的时候,都是进办公室的,而且外面还有人看守,所以……公司里面没有人知道,不过却年纪不大,比金彪年轻!” “不会是她抱养的女人吧?”刘星问道。 “我想不会,如果是保养的,不可能带她去工地!” “你可以回去了!”刘星说道。听见刘星的话,男人立即离开。 看见男人离开,刘星把剩下的半杯子的水喝肚子里面,心理还想着金彪的事情。对于金彪,刘星是狠之入骨,刘星可忍受不了比自己还嚣张的人。找两个人打他?这只是小孩子的游戏。他最看重的是什么?钱!利益!只有在这方面打击他,那才能另他痛不欲生。 用什么办法才能不两败俱伤呢?怎么样才能从甘强的手中把这个项目抢过来呢?现在又冒出个与工程有关的女人,真是有点儿复杂。 真他妈的希望那盖好的楼现在就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