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我自杀?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二百八十七章我自杀?

第二百八十七章我自杀? “上班的时间到了,我……我要走了!”夏雪低着头对刘星说道。 “你走了……我怎么办?”刘星道。 “回……回北京吧,小雨和静茹还在那里等着你呢,不要因为我一个人破坏你们所有人的兴致,本来是一个很好的周末的却让我打搅了,对不起!”夏雪说道,仍然没有抬起头,或者说……她根本就不敢直视刘星的目光。 “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把我打发了?”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我……会派人送你的!”夏雪道,说完之后站了起来,“再……再见!” 刘星眼睁睁的看着夏雪转身离开,突然站了起来,几步追了上去,抓住了对方手问道: “夏雪,告诉我,你还爱我吗?”眼神中充满了期盼与深情,让夏雪忍不住再次流下了眼泪。 “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日子,我爱你!”说完仰起头在刘星的嘴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夏雪离开的背影,刘星一时间心情复杂,用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这眼泪……是夏雪的。 刘星魂不守舍的走出餐厅,他的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不知道现在到底应该怎么样的对夏雪。 “少爷~~!”餐厅外,许观信站在外面,车子都已经准备好了。 “你们回去吧,我想走走,别跟着我!”刘星说完沿着大街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让刘星倍感孤独,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心中的痛已经麻木,只有记忆在苦苦的支撑着刘星沮丧而濒临崩溃的情绪。崩溃并不等于发狂。有一种静,比崩溃更加的可怕。 穿过茫茫人海地喧嚣人群,行走与芸芸众生的纷乱街头,沉闷的心情一直重重的压抑着刘星那需要休息的感情心灵,只可惜这里并没有他可以停靠的避风的港湾。 刘星的脑袋里面,现在就象是一团被猫玩过地毛线球一样,杂乱无边,现在算不算是曲终人散? 刘星坐在海边吹着海风。这里是刘星上次来上海的时候,夏雪和夏雨带自己来过的地方,不过这次却不同,只剩下刘星自己。 刘星坐在沙滩上,身边凌乱的放着几个酒瓶。在这孤单的夜晚,没有人相伴,这是多么的凄凉?刘星还期待的这次空降上海后会和夏雪一起在沙滩上过个浪漫快乐的一天,可是现在……只有月亮和零散地几颗星星在陪伴着刘星。 ‘不知道夏雪现在在做什么!’刘星的心理想到。一仰头,又把一瓶喝的精光! “明月当空,酒入愁肠,化做相思泪!” 原来相爱也只是一个过程,结果却并不一定是完美的!但是自己的爱呢?是否会真地如同夏雪所说的。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削弱呢? 这……算是不算自己继张静茹之后的第二次失恋呢? 刘星掏了掏裤兜,原本想给夏雨打个电话地,可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他的手机让他在家的时候摔在了地上。没拿并且生死未知。难怪今天这样的清静,没有一个人来骚扰自己。 也许是因为内心的消沉和酒精的双重催眠的缘故吧,刘星竟也在这种地方睡着了。只有海风在用手轻轻的安慰着刘星。 ……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地时间,刘星只感觉头痛的要命,不仅是整个身体,就连脑袋都是沉甸甸的。眼皮儿在这个时候也似乎灌入了铅一样,沉的让刘星连眼皮儿都睁不开。 爱情它不是病,爱上却要人命! 难道自己死了?不会吧?难道人也能消沉死?那自己还真是古今第一人了。渐渐的。刘星的脑袋里又是一阵困意传来,刘星在不知不觉中再一次睡了下去。 迷迷糊糊之间,只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嘴唇儿处向嘴里面流,让刘星倍感干涩的嘴唇和喉咙顿时舒服了许多。 这次,刘星感觉还能稍微地好一些,虽然身体沉地要命,但最起码眼皮子却能睁开了。 恩?夏雪?刘星望着身边的人,难道是自己地幻觉?或者还是自己没有睡醒在做梦?刘星张了张嘴巴想要说话。只可惜发不出任何声音。让刘星的心理非常的焦急。他真的很想确认一下他自己现在到是梦是醒。 眼前,夏雪手中正端着一碗水。用小勺不停的喂着刘星。刘星回想着,自从自己和夏雪在一起,就没受过这样的待遇,看样子自己果然是在做梦。刘星又从新把眼睛闭上,梦是心头想,如果不想着夏雪,也许梦里就不会出现夏雪了。 “医生,他的病情怎么样了?”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到了刘星的耳朵里面,不禁让他感到好奇。医生?自己也没有想医生呀! “感冒加发烧,有点儿严重,现在病人还没有醒来,恐怕要在医院多住几天吧!” “谢谢医生!” 这个声音刘星听的出来,是夏雪的。刘星不禁又把眼睛睁开,正巧碰上夏雪那关心的眼神。这……这并不是梦! “你醒了!”夏雪把手中的碗放到了一边,紧紧的抓着刘星的手关心的问道。 “恩~~!”刘星艰难的用嗓子挤出一点儿声音,火辣辣的感觉让刘星感觉自己好象刚刚吃过炸药一样。 “太好了,太好了!”听见刘星发出了声音,夏雪高兴的说道,象是对刘星说的,也象是在自言自语。 “水……水……!”刘星攒住了力气艰难的说道,嗓子要炸开了~~! “哦,水!”听见刘星的话, 夏雪赶紧又把碗拿了起来。用小勺一勺一勺的喂着刘星。 刘星现在是干着急说不出话,照这个速度喝下去,估计还没等喝完呢,人已经死翘翘了! 刘星面露焦急和痛苦之色,夏雪似乎明白了刘星的苦处,想拿碗倒……刘星又是躺着地。想换个大勺,却没有。夏雪也不禁露出为难的表情。 ‘笨女人,拿嘴喂我不就完了?’刘星的心理想到。真不知道刘星是怎么想了。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占女人的便宜,似乎把和夏雪的那些不快都忘记在脑后一样。 最终夏雪还是没有采用刘星所想的方法,依然拿着勺喂着,只是速度加快了而已。 就这样不停的喝了三碗,刘星才觉的嗓子地温度有所下降,舒服多了。 “这是哪儿?”刘星问道。 “医院!”夏雪对刘星说道,然后紧紧的把刘星的手抓住并放在胸前,原本就通红的眼睛这个时候流下了泪水。 “刘星。你……你为什么想不开呢?如果你……如果你死了,夏雨怎么办?张静茹怎么办?我怎么向她们交代呀。你……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呀!”越说夏雪的哭声越大,说完后已经泣不成声,头伏在刘星的胸口处。 “想……想不开?谁想不开了?你说什么呢?”刘星听见夏雪的话后不解地问道,一头的雾水。 “你……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承认!”夏雪哭着说道。“如果不是被人发现,你现在……!以后别想不开了,跳海很危险的!” “跳……跳海?”刘星听见后愣了愣,自己有跳海吗?刘星趁着这会儿记忆还算清醒的时候想了想。昨天离开夏雪后走了一天。后来去了海边,一直到晚上,后来……后来好象是醉了。可是怎么夏雪怎么说自己跳海呢? 刘星想用手撑起身体,可是右手却一痛,刘星看了看,上面扎着点滴。 “你怎么会在这里?”刘星对夏雪问道。 “有人看见你被冲上岸,然后送你到医院,在护士给你换病服的时候。在你地钱包里面发现了我的名片,然后通知我,我就来了!”夏雪听见刘星的话后说道,“刘星,以后别在做这样的傻事儿了,别吓我了,好吗?” 刘星听见后心理倍感郁闷,自己明明是在沙滩上睡觉。怎么又变成跳海自杀了呢?哪个笨蛋把自己送到医院地?刘星转而一想。倒也有可能,也许是涨潮的时候。海水冲到了自己,所以才被人误会的。 “被……被你发现了,我原本准备一死了知的,人死了,什么都会忘记!”刘星一脸悲伤的说道,决定将计就计,如果夏雪不答应,那就接着去沙滩睡觉自杀去。 “你为什么要这样呢?你死了,她们怎么办?她们还在家里等着你回去呢。”夏雪听见刘星的话后说道,似乎已经把刘星的话信以为真。 “那你呢?你会怎么样?”刘星反而来握住对方的手问道,同时装出一副很虚弱地样子。 “我?我会内疚一辈子的,我……我也活不下去。呜~~!”夏雪哭着说道,然后又伏在刘星的胸口。 “别哭了,就是因为我给不了你幸福,所以我才决定这样做的。你……你不是想淡化我吗?我和你一样,都知道想要忘记相爱的人有多么的难,所以……也许死了,你就会把我忘记!” “别说了,我不准你死,谁说我要忘记你呢?我不会忘记你的,我要恨你一辈子。” “那你答应我,别离开我行吗?你要是离开我,我就‘离开’ 你!”刘星看着夏雪深情的说道。 “你这是威胁!”夏雪嘟着小嘴说道。 “这是几楼?我要跳下去!”刘星大声地说道,“医生,医生,快来扶我,我要跳楼自杀!” “别,我……你……你无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