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看见一个不想看见的女人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二百六十五章 看见一个不想看见的女人

第二百六十五章 看见一个不想看见的女人 当刘星再次醒来,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一睁眼感觉这房间这么的熟悉,想了想才知道,原来这里竟然是自己在酒吧最顶层的卧室。哎,很长时间没来了,差点儿忘记了。 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呢?刘星直起身子,却看见张静茹趴在床边。刘星摇了摇头,看样子自己还是没成熟,这几天似乎光被女人照顾了,难为她们了。 刘星身子刚刚一动,张静茹就已经醒了过来。 “你醒了?”张静茹看着刘星问道,一边揉着眼睛。 “恩,吵醒你了!”刘星看着对方说道,看了看时间,已经一点半了,“对了,关婷婷呢?还在吗?” “她一早就离开了,说是去上班!”张静茹看着刘星说道。 “什么?去上班?”刘星听见后愣了愣,“她没事吧?” “很清醒的样子,还问我你去哪里了,我告诉她你有事离开了!”张静茹说道。 “哦!”刘星听见后点了点头,关婷婷这就去上班了?她到底怎么样了?刘星心理不解,现在关婷婷的事情已经成为刘星的心病了。两块儿心病,一块儿是夏雪,另一块儿是关婷婷。哎,当男人真难。 “对了,早晨的时候你的电话响了,我帮你接的。说是你姐姐!”张静茹道。 “老姐?她找我干什么?”刘星不解。 “她说今天让你早点儿回去,不要象去年那样,生日宴会开到一半在去!”张静茹道。 “生日宴会?”刘星听见后愣了愣,“糟了,你不说我差点儿就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这就快两点了,不行,得赶紧去。要不然又要被老姐整了!”刘星说道。 “不知道我穿什么衣服合适?”张静茹问道。 “哦,我们就这样去就行了,那里有更衣室,什么样的礼服都有!”刘星看着对方说道,然后立即穿好衣服,拉着张静茹离开。 一路上张静茹不停的问这问那,想要了解刘星父亲的喜好,可是刘星也不太了解。自小开始。在刘星的印象中,老爸除了做生意似乎什么都不喜欢。 一问三不知,刘星被张静茹一顿埋怨,什么当儿子的不知道老爸的爱好是不孝顺呀,刘星无奈了,谁让自己碰见张静茹这个孝女了呢? 刘星和张静茹来到酒店门口,五星级酒店,刘氏企业。北京、上海、深圳三点一线一共三家。 由于刘星并没有来过几次这里,又加上他现在这身凌乱廉价地衣裤,蓬乱的头发,与酒店格格不入,几个服务员都不禁皱着眉头。 “刘星……!”张静茹有点儿不解的看着刘星。显然,一个大少爷竟然被人这样看,太丢脸了吧? “妈的,又被误会了!”刘星小声的念叨着。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刘震凌的生日宴会在那里?还是二号宴会厅吗?” “你是谁?敢直呼我们董事长的大名?”一个门童对刘星说道。 “我是来……!” “哎呀,老弟,你怎么才来呀。”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接着就看见一个身着职业装的美女从电梯地方向走了过来,“快快,衣服都给你准备好了!” “不好意思。睡过头了!”刘星一边抓着头一边说道,然后拉着身边的张静茹走了过去,“姐,这是张静茹,你听过她的名字的!”刘星介绍道,“静茹,这就是我姐,刘月!” “你就是张静茹?”听见刘星的话。刘月愣了愣。刘星高中被人甩的事情她是知道的,而女主角的名字她也是知道地。没有想到时隔这么多年,这个女人竟然会成为自己这个弟弟的女朋友。 “你好!”张静茹礼貌的伸出手。 “你好!”看见貌美大方的张静茹,刘月笑着说道,然后伸出手与对方的手握在了一起,至少这个女人给她地第一印象还是很好的。同时对这个女人感到好奇,她真的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另自己这个老弟发生这么大地变化。 “别在这里客气了,你们俩都很好。去宴会厅吧!”刘星道。 “去什么去,衣服还没换呢,先跟我上去。”刘月对刘星说道,然后拉着张静茹向上面走去。刘星跟在后面,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又走了回来,来到先前那个门童的身前。 “刘震凌是我爸,谢谢!”刘星看着对方说道,然后紧跟着老姐进入电梯。 听见刘星的话,又看见了大小姐刘月,服务员全都离开了,只留下先前质问刘星的门童在那里傻傻的站着。 刘月带着张静茹进入了一个房间,却把刘星排除在了外面。 “哎……我……!” “你什么你?这里是女休息室,男人禁止入内!” “那我去哪呀?”刘星问道。 “自己家的酒店不知道换衣服的地方在哪?谁让你不回家帮爸地?连服务员都不认识你。自己去找!”刘月没有好气的说道,明明告诉他早点儿到了,现在却来的这么晚,弄的她现在这么忙。 刘星站在门外咬着嘴唇儿,真叫什么事儿呀?今年来的已经够早的了,去年来的太晚刘星还记的是在车里面换地衣服,要不刘星怎么会不知道换衣室在哪呢? ‘对了,去宴会厅,未来姐夫一定在宴会厅,找他!’刘星地心理想到,二号宴会厅的位置他还是知道了。 远远地就看见二号宴会厅门外放着许多的花篮,两个服务员站在外面,不停的有西装革履的人向里面走去。男地都是一身的正装,女的都是晚礼服。刘星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破烂衣服,有点儿不好意思进去找人了。 这叫什么事儿呀?自家的地方都不好意思进! “刘……刘星,你在哪站着干什么?”这个时候。宴会厅的门打开,王震从里面走了出来,正好看见站在不远处犹豫的刘星。 “咦?姐夫,姐夫呀,我可找到你了。”刘星赶紧走了过去,紧紧的拉着王震地手,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呀,“姐夫。我的衣服放在哪呀?我姐不告诉我!”刘星道。 “自家的更衣室里没有吗?”王震问道。 “我……我不知道在哪了!”刘星道,感觉有点儿丢人。 “什么?行,你小子真牛!”王震看着刘星说道,“我带你去,今天人来的可不少,政界和商界都来了很多人,你可不能给你爸丢脸!” “你还没成他女婿呢怎么就帮他说话了?你说我人品不行我不建议,你说我长相不好我可是要骂街了。难道我长的很丢脸吗?”刘星道。 “行了行了,别跟我贫了,快点儿跟我走吧!”王震道。 “未来姐夫,谢谢你。结婚后我一定让我姐好好对你的,多给你点儿零花钱!”刘星紧紧拉着王震的胳臂说道。不停的在对方地衣服袖上蹭来蹭去的。 “哎,你小心别把鼻涕……!”王震狠狠的把刘星向后面一推,以摆脱对方的‘鼻涕’。 刘星的身体本来就是倾斜地,身体依附在王震的胳臂上。被王震这样一推,刘星一个后仰,踏着小碎步,“啪……啪……!”踩着步点儿,刘星倒退三步。 本能的伸手向一边扶着,正巧服务员把门打开迎接两位宾客,刘星的手一空,结果踏地迷踪步直接进了宴会厅。 看见此景后王震一愣。伸出自己的双手,有那么大的力气吗?然后狠狠的拍了一下脑门儿。 ‘完了,小月非得找我算帐不可!’王震的心理想到。 生日宴会厅中此时已经聚了许多的人,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巴结刘震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里今天聚集了大量地社会名流,多认识一个人,不管是在官场还是在商场,或许都能够得到帮助。 生日宴会在晚上六点举行。现在下午三点。在这个时候,那些爷爷辈和爸爸妈妈辈的大都在宴会厅里面的偏厅贵宾休息室中谈天说地。而宴会厅里面大都是年轻一辈的天下。五点之前,他们才是这里的主角。 宴会厅中的气氛因为有钢琴的伴奏和鲜花的摆设而显地温馨,因为这里大多数是年轻人所以也显地轻松。但毕竟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即使聊天地人声音也不大,也许会有三三两两的小集团,也许在这个集团中你可以炫耀,但是在大厅中却没有人敢张狂。 就在这样一个环境下,突然出现搞笑的一幕,一个二十多岁和大厅中所有年轻人年龄都差不多的男人连推带撞从门外‘冲’了进来,然后坐在了地上。更重要的是这个年轻人在这样一个正式的场合却穿着一双运动鞋、一条牛仔裤、一件体恤,而且还顶着一个鸟巢的头型,很可笑。人们都不知道这样一个傻忽忽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 也不能怪刘星,他已经五六年没有在这个圈中混了,原来的那帮弟兄不是在外地当领导就是在国外做生意。原来那些上不了场面的这个时候却都出现了。 当然,其中可能有几个见过刘星的,但是刘星现在的这一身装扮,变化的太大,他们也有点儿不敢认人。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身穿名牌家世还算雄厚的他们怎么也不会和这样一个身穿几十、一百块衣服的人站在一起。 面子呀~~! 刘星可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比这更丢人的事情刘星也干过,所以他知道,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镇定,心稳才能处理任何的事情。而且眼前这些人,刘星还并没有放在眼里,他们这些人也只能算是上流社会年轻人当中的第二梯队!刘星可是第一梯队的佼佼者。 刘星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地灰尘……不过地上的红地毯似乎要比他的衣服还要干净。 ‘如果自己就这样开门走回去,那肯定会被认为是精神病成为这些人的笑柄,还不如就这样做点儿什么,好歹也要让这些人知道咱是一个有风度的人。’刘星的心理想到,同时心理诅咒着,‘未来姐夫,你完蛋了,竟然敢让我出丑。我要让老姐整死你!’ 刘星挺直了身子,装做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左右看了看,然后神情自若的在一边地桌子上拿了杯果汁喝了下去。昨天酒喝的太多了,刚刚睡起来口干的很。 “扑哧~~!”看见刘星这个样子,在场许多的小姐笑了出来。 没有办法,先是看见一个傻忽忽的人从外面撞进来倒在地上,又看见这个男人拿着杯子猛灌果汁。虽然这个男人长的还不错。但是这举动在这种场合显然是非常不合适的。 喝完后用手擦了擦嘴向周围看了看,自己现在已经成为这个场合中的焦点了,不过看样子是反面教材,被人取笑地对象。不过刘星却不在乎这些,要是在意。他也不会离开本家而去外面住了,而且还在一个小公司当个什么销售员。 喝点儿水舒服多了,咦?还有糕点?正好早上和中午都没有吃,刘星也不客气。反正都是自己家的,不吃白不吃。从一边拿来一把椅子,然后来到桌子旁边坐了下来,一口糕点一口果汁的吃了起来。也幸好没有几个人认识自己,要不然那可就真是丢脸了! “他是谁呀?怎么这样的无礼?”众人开始纷纷的小声议论着。 “无礼不无礼是一回事,让人最奇怪地是象他这样的人怎么能进到这里来呢?”其他的人心理也都不解。 “洗马桶的吧?” “我看是收垃圾地,哈哈哈哈!” “收垃圾的也能进这里?有意思~~!”一群男人开始不停的贬低着刘星,在女士们面前好衬托她们的形象。 切。装比!刘星对这些人非常的不屑,老子出来混的时候,你们还在家中吃奶呢!刘星的心理想到。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止,依然不顾形象地大吃着。 “啪~~!”一盘子糕点放在刘星的桌子上。 “我可以坐下来吗?”一个动听的女声传进刘星的耳朵里面。 “如果我说不行,你是不是就会离开?”刘星说道,头也没有抬起来,因为当他刚进宴会厅的时候,早已经把所有人的反应看在了眼里。当然。有几个熟人刘星也认的出。同样她们也认出了刘星,那眼神就能看的出来。 “你还是老样子!”女人微笑着说道。 “你不也是一样吗?告诉你别缠着我。你却还出现在我地眼前。怎么说来着?阴魂不散,对吧?”刘星抬起头看着对方说道,“你怎么来了?” “刘叔叔过生日,我当然要来了!”女人笑着说道,“让我嫁给你吧?” “衣若馨,你别得寸进尺,和你说话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刘星看着对方说道,然后低着头继续吃。 “难道我还不如这糕点吗?好歹咱们曾经也是……!” “闭嘴!” “我们这么长时间没见,对我怎么这样地冷漠?”衣若馨看着刘星笑着说道。 宴会厅中女人很多,各种类型,小家碧玉和大家闺秀,保守的和开放地,不过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能及的上眼前这个女人衣若馨。 毕竟是练舞蹈的,现在又是舞蹈教师,舞蹈能培养人的气质,使人形体健美、美化人的仪态。受过舞蹈训练的人具有与一般人不一样的形体和仪态。衣若馨的身材以及气质无疑是美丽的,加上这白色的礼服,就如同高傲的白天鹅一样。 说起来刘星和衣若馨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在一个宴会上,当时衣若馨看起来象是一个傻忽忽的女人,带着一个大眼镜,后来刘星在高中的时候又见到她了。刘星学习不好,她地学习非常好。有了玩弄好同学的念头,想看着这些老师眼前的乖乖女和自己一起堕落的样子,没有想到这女人为了自己变化了那么多。又是练舞蹈锻炼身材和气质,又是做手术拿掉了眼镜。刘星真的拿她很无奈,他从来就没有看见一个女人象她这样的执着! 衣若馨的家境也是相当的好,她地爸爸也是一个商界有名望的人,而她的妈妈年轻的时候就是舞蹈演员,后来在总政歌舞团当个什么辅导员主任之类的。好象还是个什么大校,衣若馨的外公是个什么少将,反正也是一个很牛的人。没办法,在这个圈中的每一个都是有背景地,那个年代时兴强强联合,现在似乎也是讲究门当户对! “对了!”刘星擦了擦嘴然后笑眯眯的看着对方,“我得告诉你一件事情,我有女朋友了。而且我还带来了,嘿嘿嘿嘿,你该死心了吧?当初可是你亲口说的,我要是找到女朋友你就不缠着我的。” “是吗?我忘记了!”衣若馨看着刘星说道,然后伸手把刘星嘴角边的糕点渣拿掉。放到她地嘴里,这样暧昧的动作在餐厅中无疑犹如一个晴天霹雳,许多追求衣若馨的男人都愣住了。 “你……你这个女人怎么能耍无赖呢?”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跟你学的呀!”衣若馨笑眯眯地看着刘星说道。 “我告诉你,你可不能不讲信用!” “有女朋友就有呗。不过我得看看,如果能让我服气,我自然会离开,如果不能让我服气,我还是不会放手的!”衣若馨看着刘星说道,“对了,你现在在干什么?我问过刘叔叔,他也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衣若馨一脸的好奇。从三亚回到北京之后,衣若馨就没有见过刘星,虽然打听了很多次,但是依然没有任何的结果。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肯定比你好!”刘星撇了撇嘴说道,“听说过张静茹吧?” “张静茹?谁呀?”衣若馨说道,不过这个名字似乎有点儿耳熟,“张静茹?你是说咱们高中的校花。把你甩的一塌糊涂、一蹶不振。害的你把我也给甩了的那个女人?” “这你倒是挺明白地!”刘星看着对方说道,“你完了。她现在就是我的女朋友!” “是她?那还真是……!” “决定放弃了吧?”刘星笑看着对方说道。 “放弃?不是我的风格。我只是觉的有点棘手而已,如果真的是她,那还真要和她比比,高中因为她你把我甩了,我现在一定要让你因为我给她甩了!”衣若馨狠狠的说道,一副自信的模样。 “不可理喻!”刘星白了对方一眼说道,然后站了起来换了个位置继续吃。这女人,跟神经病似的! 衣若馨显然不准备就这样放过刘星,站了起来又来到刘星地身边。 “她在哪里?我想见见她!”衣若馨对刘星说道。 “去换衣服了,宴会正式开始地时候,自然会见到。”刘星说道,“还有,你那么遭风,能不能离我远一点儿?” “暂时不行!”衣若馨道。 “……!” “呵呵,我就是喜欢你对我不理不睬的样子!”衣若馨笑着说道。 “真够贱地!”刘星小声的嘟囔道。 “衣若馨小姐,能否给我介绍一下,这位先生是……?”这个时候,一个男人走了过来微笑着对衣若馨说道,一副很绅士的样子,而周围的人目光都集中在这里,显然是在等着看好戏! “切~~!”刘星不屑的笑了笑,刚才这个男人的举动一直被刘星看在眼中。这个男人最开始在一边与其他几个人在嘟囔着什么,对刘星和衣若馨这边指指点点的,看他的样子一定不是什么好货。 “他就是……!” “我就是迷倒万千少女、维护世界和平、玉树临风、人见人爱,傻x总是喜欢在我面前装x的牛x之人。”刘星一边吃一边说道。 “扑哧~~!”坐在一边的衣若馨笑了出来,花枝招展另有一番风情。 “真会说笑呀!”听见刘星的话,来人紧紧的咬着牙说道。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如果自己要装x,那么自己就是傻x。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几个人可都在注视着自己呢,不能丢脸,要不然以后还怎么在这个圈混呀! “他向来都是这样幽默!”衣若馨笑着说道,看见刘星让别的男人吃憋,这是她最高兴的事情。 “衣若馨小姐,可否请你跳一支舞?”来人问道。 “……!”衣若馨没有说话,转头看着刘星。 “别看我,随你大小便!”刘星道,他虽然不怕这些小杂碎,但也懒的理他们。最后喝了一杯果汁,把噎在嗓子里的东西顺下去,然后站了起来向钢琴的方向走去。 “衣若馨小姐……!” “不会!”衣若馨说道,刘星走了,她哪里还会有心情跳舞?不过这理由是不是有点儿太勉强了?舞蹈老师不会跳舞?骗的也太诚恳了吧? “跳舞?”刘星撇了撇嘴,然后站在宴会厅中央大声的喊道,“还有谁想跳舞?” ‘妈的,反正都是焦点了,也不差这点儿事了。这些年轻人太猖狂了,必须得给他们一点儿教训!给他们提个醒,让他们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刘星的心理想到。 衣若馨微微一笑,知道刘星又要搞怪了,她站在原地,笑眯眯的看着刘星。 刘星走到钢琴边上,然后对琴师说道,“弹的什么东西,这样的歌曲让人怎么跳呀?” 刘星伸手把对方拉了一边,然后自己坐了上去,十个手指用力的甩了甩,然后把手指放在琴键上面。 他还会弹钢琴?那更符合我的胃口了!结婚后一个弹钢琴,一个跳舞,天生的一对,真好!衣若馨笑着想道。 “铛铛铛滴答滴答,铛铛铛滴答滴答~~!” 衣若馨看着刘星,手捂着小嘴,几乎要笑出眼泪来了,现在的她憋的实在是难受。和刘星在一起,果然会很快乐!能当着京城这么多大少大小姐这样做的也只有他了! 鬼子进村的歌曲让刘星用钢琴演绎的绝对正点,原本在跳舞的几个年轻人也尴尬的站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节奏根本踩不上,怎么跳呀? “哼~~!”刘星冷哼一声,然后站了起来大腰大摆的出了宴会厅。 不知不觉已经四点了,还有一个小时那些爷爷爸爸妈妈辈的人物就要进这里了,赶紧溜,要不然被老爸老妈发现,那脸可就丢尽了!刘星的心理想到。 刘星的与众不同与特例独行显然已经把在场的年轻一辈给震住了。男人大都对刘星的不雅感到不屑一顾,也以此来提高他们的身份。而剩下的那一小批男人则对刘星最后的嚣张劲儿感到不满。他是什么人?怎么敢在这种地方这样的嚣张? 而在场的女人们,也已经被刘星的那份粗犷、那份洒脱还有那份幽默所吸引。这样独特且嚣张的男人往往能吸引女人,引发她们内心深处的征服欲望。对于那些象哈巴狗一样的男人,她们才不喜欢呢。 有句话说的好,‘男人一幽默,女人倒一片。’还有‘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可见,一个男人有点儿小幽默,再加上一点儿小坏,杀伤力何等之大。当然,这里的男人小坏,不是本质上的坏,是有点儿淘气的坏以及有点儿狡黠的坏,这样很好,绝对受女人欢迎。这可能也是刘星身边总是有许多美女出现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