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酒逢知己或是举杯浇愁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二百六十四章酒逢知己或是举杯浇愁

第二百六十四章酒逢知己或是举杯浇愁 无论是对男人还是对女人来说,有一个非常谈得来的异性朋友,绝对是生命中的一笔财富! 这种人,就是知己。能有一个知己,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一个人的一生,会遇到许多难题和不如意的事情,有些可以对老婆说,有些可以对朋友说,但有些事情,却只能与真正的知己沟通。许多人认为这是不正常的曲线恋爱,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世界上就不会有友情这两个字。 谁说男女间没有真正的友谊?那只能说是你没有碰见而已。 拥有异性知己是每一个人的奢望,因为人是有感情的动物,不管是谁,内心深处或多或少都会珍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而难以启齿的复杂感情,就是夫妻间也都会有自己的空间。这种精神上的折磨使人郁闷苦恼却又无处宣泄,憋在心里又难受,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可以无所顾及的知心朋友,那你就是一个幸运的人,可以畅所欲言的相互交流。 这样的知己,能够舍弃吗?不能!但是如果让这种知己变成自己的妻子,这又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 刘星静静的坐在台阶上,而关婷婷则靠在刘星的身上。夜市很吵很闹,但在两人之间却是绝对的安静。 如果刘星同意,那么知己变成女朋友,当了女朋友下一步就是妻子。如果刘星不同意,恐怕就要失去了这个知己。 哎!刘星在心理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决定,真的好难下。 “刘星~~!”这个时候,关婷婷的声音响起,把刘星从自己的内心深处拉回到了现实当中。 “恩?”刘星答道。 “你以前……没有把我当成女人吗?”关婷婷问道。 “恩!”刘星道,说完之后觉的不对劲儿。赶紧纠正“不对,是知己。” “知己?知己又有什么用,异性知己如果最后不能成为夫妻,那结果只能是分离。毕竟……!” 关婷婷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刘星知道对方地意思。自己早晚要娶,而关婷婷早晚要嫁,自己的父母也许不会管,但是关婷婷的父母……毕竟是比较传统的家庭、传统的人。如果说要让关婷婷孤身一人一辈子陪着自己。那刘星自己都会不安的。如果关婷婷和别的男人结婚,世界上也不可能有一个能容忍自己的妻子和另外一个男人那么亲密地人。所以说如果当不了夫妻,那么知己没的做,朋友……也许连普通的朋友都比不上。 这对刘星来说是一个非常难的选择。 “刘星,我们好久没有一起醉了,我们去喝酒吧?”关婷婷突然抬起头看着刘星说道,看她的样子兴致似乎很高。 “喝……喝酒?”刘星听见对方的话后愣了愣,“举杯浇愁愁更愁!我们还是……!” “没有浇愁。只想喝个痛快而已!”关婷婷看着刘星说道,“陪我好吗?” “酒……!” “你不是说我是你的知己吗?难道你没有听说过酒逢知己千杯少吗?”关婷婷拉着刘星的胳臂说道,“好不好?我们一起去喝酒吧!” “行!”刘星咬了咬牙说道,反正明天请假准备去给老爸过生日,大不了去晚一些。“喝酒归喝酒,但是喝酒要以不醉为原则,醉了以不失身为原则,失身了以不拍照为原则。拍照了以不存电脑为原则,电脑坏了以不修为原则。当然,去哪喝也要听我地!” “好,走吧!”关婷婷说道,终于露出了笑脸。 为了有所照顾,刘星带着关婷婷来到自家的酒吧,现在正是人多的时候,关婷婷看见舞池里的人。还想下场跳舞,不过被刘星拦住了。拉着关婷婷进了三楼的一个包房,然后开始上酒。 “刘星,她是……?”张静茹不解地看向刘星。 “她就是关婷婷!”刘星对张静茹说道,对她,刘星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关婷婷?她怎么了?”张静茹问道,早就听说刘星有个知己叫关婷婷,今天终于见面了。而且昨天晚上还听夏雨说刘星的异样就是因为她。所以心理有点儿疑问。 “哎,一言难尽呀!”刘星说道。“对了,叫人拿酒,送进去,今天晚上我得舍命陪她喝了!” “那明天你爸爸的生日……!” “生日宴会都是在晚上开,我们下午去就来得及!”刘星看着对方说道,“你忙你地吧,不用管我这里!”说完拎着酒走进包房! “怎么拿瓶酒也这么慢呀,这么大的酒吧怎么连服务生都没有吗?还得客人自己拿?”关婷婷接过酒对刘星说道,虽然还没喝酒,但是看起来就好象醉了一样。 “我……我去看看什么酒好喝!”刘星胡乱的说道,然后给对方倒上一杯。 “唉,倒满倒满,弄半杯有什么意思!”关婷婷对刘星说道,然后抓着刘星的手向上一抬,一下子倒进去半瓶! 拜托,红酒也不能这样喝呀!这东西后劲儿还是很大的。 “好了好了,慢慢喝,着什么急呀!”刘星说道,然后把酒瓶夺了回来开始给自己倒酒。 “来,干了!”还没有等刘星倒好酒,关婷婷已经举杯,把整整一满杯的红酒一口气全部喝到了肚子里面。 “恩?”喝的速度太快,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留给刘星。 “哇~~!”喝完后关婷婷打了个寒颤“好爽呀,再来!”说完自己开瓶倒了一满杯。 “慢点儿,慢点儿!”刘星看着对方说道,照这个喝法,不倒才怪呢! “我这已经够慢地了,你忘了我们对瓶吹的时候了吗?”关婷婷笑看着刘星说道,挣脱开刘星的手。头一仰又喝进了一杯。 “你也喝呀!” 刘星苦笑的摇了摇头,然后把杯子里面的酒一口气喝了下去。这样并不是什么好的喝法,三杯就得一瓶,还不喝出人命? “婷婷,咱们有地是时间,慢慢喝,我都答应陪你喝了,就不要这样灌了!”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呵呵~~!”关婷婷笑了笑。似乎并没有把刘星的话听进耳朵里面,该喝还是喝,一转眼地功夫一瓶红酒就被她喝地精光。不过她脸上的笑容却是那样地苦涩,让刘星的心理特别的不是滋味,头一仰也喝了一大满杯! “对了,就应该这样!”关婷婷笑着说道,然后给刘星倒了一大杯,“来。交杯喝,高难度地那个!”关婷婷对刘星说道,然后把拿着酒的手穿过刘星的胳臂。刘星和关婷婷曾经也玩过这个把戏,所以并没有当回事儿,交杯喝了下去。 刘星本来喝一瓶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这一来一回的,三杯就是一瓶,而且喝的这么猛,谁能受的了?这他妈的哪里是品酒呀。比喝水还痛快。 “没酒了!”关婷婷举着空瓶子说道,因为酒精地缘故,她的脸蛋儿变的通红,人的意识也开始不怎么清醒了,把酒瓶子高高的举起来,伸出舌头舔着瓶口,“刘星,没酒了!” “好好。我这就去拿!”刘星看着对方说道,然后起身走出包房。出了包房之后刘星立即去了卫生间,然后一阵猛吐。 “你没事吧?”张静茹看着刘星问道,拿起纸帮助刘星擦着嘴。 “哎,别提了,四瓶酒十分钟就都喝光了,这样地喝法不吐才怪呢。对了,再拿几瓶。一比一对水!”刘星道。 “知道了!”张静茹说道。“多劝劝,少喝点儿!” “恩!” 拿完酒后刘星站在包房外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走了进去,好象进的是战场一样。 “你怎么才回来呀!”刘星刚推门进去,关婷婷就扑到了刘星的身上,伸手夺过刘星手中地酒瓶,“来,继续喝!” “慢点儿!”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显然,关婷婷已经被酒精麻痹了,虽然酒中对了水,但并没有感觉出来,依然喝的那么猛,刘星想拦都拦不住。搀水的酒喝多了,肚子特别的涨,想去卫生间,不过又对关婷婷不放心,所以一直憋着。其实刘星的头也有点儿晕晕的感觉。没有办法,两瓶没掺水的红酒,两瓶掺了水的,谁也受不了呀。 “刘星,我爱你,我喜欢和你在一起地感觉。你呢?你怎么样?喜欢和我在一起吗?”关婷婷身子靠在刘星的身上迷迷糊糊的问道,意识已经混沌不清了。 “喜欢,只是……!” “喜欢就可以了,其他的我不想听!”关婷婷一失手把酒杯扔在了地上,然后双手紧紧的搂住刘星的胳臂,“星星,让我亲你一下可以吗?让我尝尝和爱人亲吻的滋味,昨天中午还是我的处吻呢,只是太匆忙,没什么感觉!” 刘星用缠着纱布地右手紧紧地搂着对方的腰,害怕对方滑落到地上,然后伸出左手地中指向包房的上方比划了一下。 监控室中……! “快,快把监视器关掉,不想活了!”甘强看见显示器中老板比划的那个中指然后对操作员说道。这个老板,喝了那么多居然还记的监视器这事,原本还想看场好戏呢。 包房……! “刘星,让我亲一下吧,求求你了!”关婷婷仰着头对刘星说道,脸蛋儿嫣红,娇艳的嘴唇儿随着喘气而呼出一口一口的热气,吹在刘星的脸上,痒痒的。 “婷婷……呜!”刘星刚想说点儿什么,可惜嘴一张,也不知道关婷婷哪里来的力气,突然身子向上一窜,狠狠的吻上了刘星的嘴唇! 刘星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见到关婷婷微微的眯着眼睛,其中除了醉意、情欲还有一分的清醒。 刘星准备伸手推开对方,奈何两人的身子贴的太紧,刘星的双手一不小心按到了关婷婷丰满的胸部。刘星神情一愣,而关婷婷在刘星的身上贴的更紧了。刘星准备把手收回来,但是却被关婷婷紧紧的抓着。 “婷……呜!”关婷婷索性把刘星按在了沙发上,整个人都贴了上去,狠狠的亲吻着对方。双手也开始不停的在刘星的衣服上乱摸乱抓。 刘星也喝了很多的酒,头脑发热也有点儿迷糊了,但毕竟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刘星用仅存的那点儿清醒的意识控制着身体,双手一用力把关婷婷推开。 “恩……!”关婷婷被刘星推的从沙发上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关婷婷翻了个身,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又倒在了地上,不过嘴里却依然念叨着刘星的名字,“刘星,我爱你,让我当你的女朋友吧!” 看见关婷婷的样子,刘星知道对方已经是醉的一塌糊涂了,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把倒在地上的关婷婷抱了起来放在沙发上,让其平躺在上面。 看着嘴里还在嘟囔着的关婷婷,刘星扶着墙壁走出了门,两个女服务员站在外面。 “拿个毯子进去,你们俩今天晚上照顾好她就可以了!”刘星对两女说道,然后向楼下走去。 “是,老板!” 当刘星身体颤颤悠悠的来到二楼的时候,第一时间发现他的张静茹立即走了过去扶着刘星,然后带着刘星直接上到最上面的房间。 “老婆,我的心好痛!”刘星趴在床上,神智有点儿不清,酒劲儿终于上来了。 “睡一觉就会好了!”张静茹温柔的说道,然后帮助对方脱了身上的衣服,拿来湿毛巾擦拭着刘星的身体。 张静茹帮助刘星盖好被子,刚要走,手却被刘星紧紧的抓住。 “老婆,我该怎么办?我……我不想失去她这个知己,可是……可是我也从来没有想到会与她成为男女朋友,我该怎么办?”刘星喃喃的说道。 听见刘星的话,张静茹愣了愣,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但是已经基本上说明白了他与关婷婷之间的痛苦。 “你不是说过吗?不要想的太多,一切跟着感觉走!”张静茹安慰着刘星说道。 “她说爱我,要当我的女朋友,可是我却从来都没有这样想过,我只把她当成最最好的朋友、知己,失去她我会不舒服的。但是我已经有了你们……原本以为我是一个情圣,现在才明白,原来自己是一个笨蛋,一个彻彻底底的笨蛋……!” “你不是笨蛋,遇到这样的事情,任何人都会迷茫了,你是怎样想的你就怎样去做,我永远支持你。如果你没有了勇气,我可以把你给我的勇气还给你……!” “呼……呼……!”张静茹还想说什么,不过已经传来了刘星的鼾睡声。看向躺在床上身子萎缩在一团的刘星,张静茹摇了摇头,原来刘星……还是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