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怎样做一个合格的老婆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二百五十七章怎样做一个合格的老婆

第二百五十七章怎样做一个合格的老婆 刘星走上楼,正看见张静茹从后面的操作间走出来。 显然,宋佳北脸上‘花里胡哨’的装扮已经引起了张静茹的注意,她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突然有一种要笑的冲动。 “给我拿一瓶酒……!”宋佳北冲着张静茹喊道,显然他是想利用张静茹给他拿酒的机会拉拉关系~~! 张静茹把酒拿了过来,很不巧的是在半路的时候就被刘星拦了下来,让张静茹坐下来,把对方手中的酒夺了下来。 “怎么这么便宜?”刘星看着红酒的瓶子说道,“我记的你当初第一次给我拿酒的时候,可宰我少说也过万了吧?” “你怎么还记的那事呀,那可是你亲点的,与我无关!”张静茹听见刘星的话后娇声的说道,然后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你不会是想……可是他平常就喝这个的!” “他刚才只说拿瓶酒,并没有说要什么酒,嘿嘿,有钱不挣是傻瓜~~!”刘星笑着说道,然后冲着站在不远处的侍应生使了一个眼色,对方立即明白了刘星的意思,从酒柜最上面拿了一瓶,然后让一个女服务员送到宋佳北那里。 宋佳北显然还不知道刘星就是这里的老板,由于张静茹就在不远处,宋佳北虽然知道这瓶酒的价格不菲,但是又不好意思退回去,所以只有开瓶喝下去。 ‘好歹自己也是一个千万富翁,一瓶酒算的了什么?’宋佳北这样想着,然后倒了一杯酒喝了下去。 “十……十三万?”张静茹苦笑的看着刘星,在酒吧待的时间长了,对于这里的酒的价钱也非常的了解。张静茹做事一丝不苟,最开始地时候,除了每天的工作之外。还要拿出一段时间来向这里的酒保请教关于酒的知识,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孩子~~! “还有几十万的呢,怎么,你心疼了?”刘星看着对方问道,桌子下面,一只手已经摸向对方的大腿。 “我心疼那么好的酒给他那种不会喝地人,浪费了!”张静茹白了刘星一眼说道,似乎是意识到了刘星将要做的事情。说完后立即站了起来,让刘星在桌子下面的手摸了个空。 刘星把左手从桌子下面收了回来,然后冲着对方勾了勾手指。 “既然知道老公的目的而不让老公占便宜,真是一个失败的老婆。”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那我应该怎样做呢?”张静茹微笑的看着刘星问道,刘星的歪理邪说她已经听地够多的了,所以还是有抵抗力的。 “做为一个合格的老婆,你刚才应该装做一副不知情的样子,然后任我施为。好歹你也应该给老公一点儿面子,对不?”刘星看着对方说道:“再说,我现在是残疾人,你应该照顾照顾我呀!” “你这个手伤地好,什么都得人照顾!”张静茹看着刘星说道。“还有,现在是工作时间,我要工作了,不接待任何人。包括你这个老板!”说完蝴蝶般的的飘去,只留下一阵香风~~! “看样子不管是老公还是老板,我都当的不合格~~!”刘星笑看着对方说道,他觉地跟张静茹的关系很特别。跟别人都是先谈恋爱再结婚,而和张静茹则是先结婚后谈恋爱~~! 酒吧中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刘星向楼下望了望,看样子夏雨也累了,正在吧台喝着什么。 刘星看了看一边只看着张静茹的宋佳北。这个混蛋……!刘星端着酒杯走了过去,然后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挡住了对方看张静茹的视线。 “哇,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喝的酒都这样高级!”刘星看着对方说道,一副很羡慕地样子。 “哼,我很奇怪,象你这样的人。为什么受伤的是手而不是嘴呢?”宋佳北白了刘星一眼没有好气的说道。 “也许是恶有恶果。善有善报吧!”刘星笑着说道,“象我这样的大善人。受伤的也只会是手。而有些人,受的损伤可就大喽。”刘星暧昧的笑着,同时眼睛下对方地下身瞄着,口中地‘损伤’令有所指。 “哼~~!”宋佳北冷哼一声,“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办法迷惑了张静茹,但是,我会把她从你的手中夺回来地,你就等着吧~~!” “是吗?不过做梦你也要分个时间分个场所,小心梦遗在这里,你看看,你的裤子都湿了!”刘星看着对方说道,“你的人品同你演的片子一样的烂,本来资本就不大,小心烂掉!”刘星发出了对男人来说最残酷的诅咒! 听见刘星的话,宋佳北本能地低了低头看了看他自己的裤裆处,然后抬起头看着刘星,“小子,嘴上占便宜不是能耐,以后有你好看的!”看宋佳北的样子,似乎是对刘星非常的不服气。 “我本来就很好看!”刘星对其说道,然后把受伤的右手伸了出来展示给对方看,“我到医院看伤的时候,经过五观客,经过仔细的检查,医生无奈的在我的病历表上写了一个‘帅’字。所以请用帅字来形容我,‘好看’这两个字用在女人的身上我想会比较合适一些。 宋佳北没有说话,表面上拿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是心理却憋的难受,毕竟这样贫的出水平贫的出内容的人,真是少见,气的他内心郁闷。 “如果哪天你没有钱了,我建议你去日本,然后拍片,给你的报酬应该可以活下去。名字都帮你想好了,武腾北!”刘星看着对方说道,然后端着酒杯离开。 “你去他哪里做什么?”夏雨看着刘星问道,她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回到座位上了。 “聊聊人生,聊聊av!”刘星道。 “……!”夏雨瞥了刘星一眼没有说话,这个男人总是没正经。 “今天我们恐怕又要待到很晚了!”刘星道。 “恩?为什么?”夏雨问道。 “因为那个混蛋呗!”刘星道。 “哦,你想当护花使者对不对?”夏雨听见刘星的话后说道。然后拿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对刘星说道,“你这样做是对自己没有信心的表现,也是对静茹没有信心,这样不好!” “象静茹那样的美女,到那里我都不放心。不过对于你……我很放心!”刘星道。 “那是,我……?”夏雨突然觉的不对劲,然后狠狠的看着刘星,“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不够漂亮吗?” “漂亮倒是漂亮,不过这脾气……我就是这样上当地。哎,现在后悔莫及了!”刘星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是吗?”夏雨把手伸到刘星的胳臂上,然后‘微笑’的看着刘星,似乎只要刘星一说错话,她的手就会毫不客气的捏下去。 “等等,换只胳臂行吗?我的右面不行!”刘星道,女人总是喜欢拿这招威胁男人。 “行。那你转过来!”夏雨听见刘星的话后说道,然后把手拿开,眼睁睁地等着刘星把左胳臂伸过来。 刘星慢慢的收过右胳臂,然后……人突然站了起来换坐在夏雨的对面,“你当我是刚出来混的?等着你掐?我有病呀~~!” “你等着回家。今天晚上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夏雨道,“哼,竟然敢当面说我的坏话,太让我气愤了!” “那行。你在上面可以了吧?” “上面?去死~~!” 也许是意识到了刘星在这里自己将会没戏,所以宋佳北今天离开的特别早,往常要等到张静茹下班,而今天……时间也只刚刚到十点,夜生活也只是刚刚开始。 宋佳北走后,刘星微微一笑,然后冲着不远处的甘强使了一个眼神,甘强立即会意。今天给他地任务并不是去扁人。而是去跟踪,希望他能办的比扁人更好。 昨天晚上被出走的夏雪折腾到很晚,白天又工作了一天,所以虽然时间还早,但夏雨已经有点儿困意了。说真的,昨天也只是睡了四、五个小时,看见夏雨困了,刘星也打起了哈欠。瞌睡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到了刘星的身上。 刘星和张静茹做了个吻别之后就带着夏雨离开了。 刚刚回到家。原本一脸睡意地夏雨突然伸出手捏住刘星的左胳臂。 “这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我要捏死你!” 大意了,大意了!刘星的心理想着。这女人怎么还记地这事儿?自己都已经把这件事情忘了~~! “人固有一死,或死于白天,或死于黑夜。那我……就选择死在黑夜吧!”刘星说道,趁着夏雨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听自己的话的时候,刘星猛的抽出胳臂,然后一只手就把对方拦腰抱了起来,“我选择死在黑夜,我选择死在床上!” 夏雨又怎么会这样任刘星摆布呢?被刘星压到床上之后,立即要翻身,想要抱负刘星……! “哎呀,我的手~~!”刘星痛苦的大声叫道。 听见刘星的喊声,夏雨神情一愣,原本想要推开对方的手立即收了回来,难道是自己不小心碰到了?夏雨可不希望刘星地手真的残疾,就算她不相信刘星,也应该相信医生所说的。 夏雨用手抓住刘星的左胳臂,想从左边对刘星发起进攻。 “啊~~!我的手~~!” “你胡说,我只是碰到你的左手而已,可你受伤的明明是右手!”夏雨把手顶着刘星的胸口直视着对方说道。 “你没有听说过十指连心吗?你碰到我地左手,我地心脏感应到了,然后传到了我的右手……!” “你胡说!” “我觉地现在并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说起来夏雪在这里住的一个多星期里面,我们似乎……!” “色男人~~!” “色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