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重质又重量~~!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二百五十二章重质又重量~~!

第二百五十二章重质又重量~~! 刘星和夏雨坐在客厅中,眼前的桌子上放着夏雪留着的那张纸! “往事如烟似梦,多少甜蜜,多少怀念。纵然相隔遥远,情意永驻我心!”刘星细声念道,“呵呵,没有想到她竟然还会做诗,我还以为她只会装可爱呢!” “她这是什么意思?”夏雨问道。 “啪~~!”刘星一伸手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 “他妈的,你倒是走了,把所有的麻烦都留给了我,这算什么?”刘星生气的大声说道,把那张纸拿了起来握成一团扔在了地上,然后伸脚猛踩,“让你走,谁让你走的?为什么也不当面说一声,你以为这样就能逃避了吗?” “刘星,别生气了,你不是说过吗?生气就是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的心、肝、脾、胃、肾……!” “可是这件事情与我有关呀,我是男主角呀,怎么又能当做什么事情没发生呢?”刘星大声的说道,心理烦的直抓头,难道这个女人就不能让自己轻闲一阵吗?非的闹点儿事情出来让自己深深的记住她才可以吗? “刘星,小心你的手。”夏雨拉着刘星受伤的手说道,“你放心吧,当她想明白了,相信就会回来了,她只是有点矛盾而已。我知道,她是真的喜欢你!” “喜欢算个屁呀,爱才是男女之间的真谛。我……哎!”刘星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真个夏雪总是让人担心。刘星又坐了下来,把被他踩的纸团儿又捡了起来,展开后静静的看着。 “刘星,这上面不是写着的吗?即使是相隔千里,你的情意她也会记住地。”夏雨道。 “记住有个屁用?难道用来意淫不成?”刘星听见后说道。在担心夏雪的同时心理越来越气,“就她还离家出走?还让我们别去找她,她竟然说这样的话,她当初来北京的第一天就把行李丢了,当年晚上就迷路了。我……真是气死我了。”刘星在生气的同时心理非常的担心,可千万别又迷路然后被陌生的男人带走。 “刘星,别担心了,她来北京这么长时间了。认识路了。而且她是带着包走的,不会再丢了!”夏雨道。 “别提了,这女人竟然还敢不接我地电话,等我找到她,我绝对饶不了她的!”刘星狠狠的说道。夏雪呀夏雪,你到底在哪呀~~! “不行,我得出去找找!”刘星突然又站了起来,他对夏雪实在是不放心。 “刘星。这纸上不是写着吗?夏雪她想静静,让我们别去找她了。”夏雨拉着刘星的手说道,“北京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如果她想躲。就算找,你知道去哪找?我也想去找她,可是她连个常去的地方都没有,一点儿线索也不知道。怎么找?大海捞针一样嘛!” “你说的对,但是你就让我在家里坐着,我能坐住吗?”刘星道。 夏雪呀夏雪,同不同意你给个痛快话,别这样折磨人行不行呀?我知道这件事你很痛苦,但也必须的面对呀。你也不能这样光顾着你自己静而忽略了别人的感受,毕竟这里还有人关心你呀!刘星地心理想到。 “不行,我还得出去!”刘星看着夏雨说道。“你在家待着,如果困了就去睡觉,如果不困用各种方式联系,电话、短信、电子邮件、qq、msn、uc……!反正夏雪有的你都联系。”说完刘星换上鞋离开家。 刘星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找着夏雪,由于夏雪平时都是和刘星在一起的,至于什么‘老地方’之类地地方根本就没有,这给刘星的寻找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当真是海底捞针。 已经快到一点了。刘星已经在大街上走了两个多小时。依然没有找到夏雪。内心中充满了担心,同时心理也很烦。虽然刘星在屋子里面的时候对夏雪离家地事情很气愤,但是刘星的心理却并不怪她。要怪,就怪刘星自己花心,见到一个爱上一个。 刘星买了包香烟,打开后点了一根,然后蹲在地上。 “呼~~!”吐了一个美丽的眼圈,有借酒浇愁的,而刘星这就是借烟熏愁! “大哥~~!” “滚~~!”一个腻声传来,刘星大声的骂道,慢慢的转过头,那凶神恶煞的样子让与他搭话的浓妆艳抹地女人吓了一跳,特别是那双变的血红色的眼睛,就如同野兽一般。 “妈呀~~!”女人转身立刻离开。 刘星手指一弹,烟头坠落地面,溅起花火一点。 人的一生就如这香烟,不燃,保全了生命,却无任何乐趣可言。燃了,看似痛苦,却是投入,还会有一点花火! 一连抽了五六根,实在是觉的没有意思了,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站了起来,转身要走。 “砰~~!”刘星低着头很不幸的撞到了路边的电线杆儿上,身子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 “妈地,你个破电线杆儿也敢跟我作对!我他妈地能把你骂弯你信不?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刘星扶着电线杆儿站了起来,心情十分的低落。浑人落魄江湖行,东西南北分不清。撞到电杆浑不觉,坐在地上数星星! 离开不可怕,但是好歹你也当面说一下呀!难道这么长时间地感情,临走的时候打张白条就算了?银行也不收白条呀~~! “夏雪呀,你可别让人拐跑了!”刘星一边沿着大街走着一边说道,“我自飘零我自狂,有如云鹤游四方。一直不知身何在,个中之意谁共尝。梦醒推窗望残月,那憾只影映孤墙。是依消得人憔悴,你却依偎谁人傍。夏雪呀夏雪。别玩了,出来吧~~!”就在这个时候,刘星停下了脚步,不远处的一个身影吸引了刘星的目光。 一个孤零零的身影就在前面,此时正坐在一把椅子上,双膝弯曲,双臂紧紧的抱着腿,下巴支在膝盖处。眼睛无神的看着地面,样子十分的孤寂而让人怜惜。 刘星摇了摇头,苦了一个晚上地脸终于变的轻松了下来。 刘星走了过来,来到对方的身前。 “小姐,请问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傻了吧唧的女人,她叫夏雪,老是喜欢装可爱,而且经常惹别人生气让人担心!”刘星道。 女人微微的抬起头看这站在眼前的男人。眼圈一红。 “没看见!” “是吗?那打扰你了。如果你看见了,请你转告她,她的妹妹很想她,她的老公更想她,让她回家吧。有什么事情不能在家里解决地非要出走呢?”刘星在女人的身边坐了下来,然后继续说道,“对了,她还给我写了一首诗。要不我给你念念?” “……!”女人没有说话,头低的更低了。 “往事如烟似梦,多少甜蜜,多少怀念。纵然相隔遥远,情意永驻我心!你听听,一点儿也不压韵,你说这是唐诗、宋词还是元曲?”刘星又道。 “现代诗!”女人道。 “是吗?原来她这么有文化呀。”刘星听见后说道,“这么晚了。小姐独自一人在这里干什么?” “我老公不要我了!”女人道。 “哇,那咱们俩可真是缘分。我老婆离家出走了,你老公不要你了,要不咱俩先凑一对先过过?”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 “不说话没关系,怎么也得给你点儿见面礼是不是?要不我也给你做首诗吧?”刘星道。 “说!” “跟…… 我…… 回…… 家…… 吧……!”刘星看着对方说道,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然后得意的看着对方,“怎么样。我做的现代诗也不错吧?一行一个字。简单明了!” “讨厌~~!”夏雪在也忍不住了,伸出拳头狠狠的在刘星身肩膀上打着。“我说过我要静静别来找我的,你怎么还来呀!我地脑子又乱了!”夏雪声音哽咽的说道。 “家里已经很静了,我可以保证没有任何的声音,哪怕你就是说我呼吸有声心跳有音,我也会不呼吸,我也会让心脏不跳,然后站在屋子里面的角落静静的进行光合作用地。”刘星看着对方说道,“为什么非要出来静呢?是不是街上的帅哥比家里多呀?” “是,大街上的帅哥很多,比家里多!”夏雪听见刘星的话后赌气地说道。 “重质不重量,这样才对嘛!”刘星道。 “如果我老公是这样想的就好喽!”夏雪叹了口气说道。 “你老公他是重质又重量,这样的男人你应该为他而自豪!” “自豪?我现在连自杀的心都有了!”夏雪白了刘星一眼说道。 “那你在自杀之前,能不能便宜一下我?”刘星道,“我……那个……嘿嘿嘿嘿!” “……!” “默认?那我就不客气喽!”看见夏雪无语的样子,刘星笑了笑,然后站了起来,伸出左手把她搂在了怀里。 “你……你干什么呀你?”夏雪急忙要推刘星。 “啊~~!!”刘星一声尖叫,然后捂着自己的右手,一副痛苦的样子,“我的手~~!” “你……你没事吧?我……我不是故意地!我……我推的明明是你的左手。”夏雪看见后急忙说道,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小心的看着刘星的手。 刘星站了起来伸手搂住对方的腰。 “没听过骨肉相连连锁反应吗?”刘星道,“跟我回家,要不我的手就痛!” 夏雪苦笑的看着刘星,这算什么理由? “我……!” “哎呀,痛死我地手了!”刘星大声地喊道,黑天化月之下公开耍着无赖。不愧是相当于中级知识分子的人,无赖地方式都和别人不同。 夏雪的腰被刘星搂着紧紧的,只要她一动,这个男人就喊痛。夏雪实在是拿刘星没有办法了,最后终于同意回家。 听见夏雪同意,刘星的心理顿时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才发现,这里似乎就是他把夏雪‘捡’回家的那个地方。 好象一切都回到了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