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不敢相信的事实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一百六十七章不敢相信的事实

第一百六十七章不敢相信的事实 渐渐的月光变成了晨光,天也越来越亮,刘星抠了一个晚上的黄泥,眼前十多个石头之间已经出现的缝隙,太阳光已经可以从外面照射进来了。 “躲到角落里,双手抱头,我不敢保证你的安全,小心一点儿!”刘星看着陪着自己一个晚上的夏雨说道。 夏雨听见后点了点头,然后听话的走到一边的角落里。 刘星把裤腰带系好,向后退了几步,稍做停顿之后,几步迈上前,狠狠的一脚踹在了墙上。墙没有倒,不过被刘星踹到的石头已经有活动的迹象了。 刘星心理高兴不已,一连几脚狠狠的踹向那块儿活动的石头。‘啪’的一声,石头被刘星踹了出去,墙上出现了一个洞。 ‘他妈的,终于能够活着离开这里了!’刘星的心理想到,墙壁上已经掉下来了一个石头,那么其他的石头就好办多了,刘星小心翼翼的把窟窿附近的几个石头踹掉,渐渐的,墙上的洞已经能容下已经人通过了。 “快,你先爬出去!”刘星看着身后的夏雨说道,有逃生的机会当然要先紧着女人,而且他还要时刻的提防着墙壁会不会倒。 “恩!”夏雨听见后走到刘星的身边看了看对方,然后矮下身子趴在地上,趴在地上的爬了出去。看见夏雨安全的离开后,刘星才开始钻洞离开。 “啊~~!”平安的离开了屋子,又能生活在这个世界中了,刘星简直抑制不住他激动的心情,朝着树林大声的喊着,就象孙猴子从五指山下钻出来一样的兴奋。 夏雨在这个时候再次的搂住刘星,泪水再一次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好啦。别哭了,我们都出来了!”刘星转过身对趴在自己怀中地夏雨笑着说道,不过说实话,他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安全了,安全了,我们还活着!”刘星紧紧的抱住对方,颇有一种共同患难、生死与共的意味,而刘星自己现在又是破茧重生的感觉。 刘星再一次知道了平静的日子是多么的可贵。真是千金买不回来的东西呀。哎,在北京待地好好的非要到这里来装比,差点被困死了,幸好自己机智勇敢、聪明果断! “别哭了,我们赶紧下山吧,该知道的事情我也调查的差不多了。此地不易久留,我们收拾一下立即回上海。”刘星对夏雨说道,我在明敌在暗。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走为上计!离开这个鬼地方,而且还回去的路上还不知道有什么危险等着自己呢,看样子从现在开始一切都要加倍的小心了。 “恩!”夏雨听见刘星的话后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拉着刘星的手……! “啊!”手被夏雨握住,却感觉十分的痛。也许是危机感过去神经一下子松弛的缘故吧,剧烈的疼痛从双手传遍全身,火辣辣那种疼。在这个时候刘星也才第一次真正地看清楚自己挖了半夜泥土的双手。十指头全部被磨破了,血已经与泥土混了一起。刚才被夏雨那么一抓,伤口裂开,血又开始流了。 “你没事吧?都是我不好!”看见刘星的双手,夏雨一阵的焦急,站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想握又不敢握,想帮忙却又不知道从何帮起。 “没事儿,这点儿小伤算地了什么?”刘星强忍着疼痛对着夏雨笑着说道。“我们还是先回老伯家吧,我的包里有药和纱布,没有想到还真用上了!” “恩!”夏雨听见后点了点头,然后伸手轻轻的挽着刘星的胳臂,跟着刘星向山下走去。 回到老伯家,全家人都在看见刘星和夏雨后神情不由一呆,两人看起来比要饭的还要狼狈,刘星更绝。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了。 “你们昨天晚上去哪里了?你们这是……?”老伯走上前。不解的看着刘星和夏雨,特别是看见刘星的那双手时。眉头不由紧皱。 “哎,别提了。”刘星听见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对了,我们的包裹还在这里吗?”刘星问道。 “在!”老伯说道,听见刘星不想说,他也没有多问。 “那就好,那就好!”刘星念叨着,然后赶紧跑回屋子里面,包里还有一件长袖的衣服,是以防意外用的,没有想到还真的用上了。把消炎药和纱布拿了出来,让夏雨去外面端了一盆水,强忍着疼痛把两只沾满泥土的手洗净,然后擦干开始上药。 “我来吧!”夏雨拿过纱布,开始为刘星的手小心的缠起来。刘星地手指弯曲着,不敢伸地太直,害怕把伤口抻裂。 “好了!”夏雨最后把纱布系成一个蝴蝶结,刘星看了看,好象职业打拳的一样。 “我们现在怎么办?”夏雨看着刘星问道。 “现在?吃饭!然后立即离开这里,希望下午地时候能敢回车子那里。到了小镇我们在好好的休息一下,你看怎么样?”刘星道。 “我听你的!”两人把压缩饼干拿了出来,拿了一些水,就这样吃了起来,幸好刘星拿着这些吃的,要不然夏雨可就得饿死了。吃完饭后,刘星和夏雨与老伯一家告别,本来刘星打算留一些吃的给孩子们,可是现在面前的路还十分的复杂,刘星包里的那些吃的还要在路上用,最后从包里面拿出五百块钱。老伯一家人看见后愣了愣,眼睛直直的看着钱,但是最后老伯却摇了摇头说什么也不要。 “给我就是看不起我们乡下人!”老伯的一句话刘星不知道如何是好,好象与农民兄弟有了阶级矛盾一样。 “如果你不收那就是瞧不起我!”刘星用同样的方式看着对方说道,事情也逐渐的变成了拉锯战,老伯不肯收,刘星非要送。最后双方各退一步,刘星留下三百块钱,然后和夏雨离开了。 回去的时候路比较熟悉了。一路上刘星和夏雨两人在一起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所以路上并没有遇见什么人,中午过后,两人很顺利的翻过了三座大山回到了停放车子的地方。 就在刘星和夏雨想要松口气地时候,又有麻烦了,车子前面的两个车胎全部爆裂。 “怎么办呀,只有一个备用胎!”看见哭丧着脸对刘星说道,原本已经这回可以轻松了。没有想到车胎被爆了两个。 “谁说只有一个的?”刘星笑了笑,妈的,多亏自己机灵,不管什么东西都多准备了一些。 “车子后面不只有一个吗?”夏雨道。 “是有一个!”刘星看着车后的备胎对夏雨说道,然后用钥匙把车打开,后面的盖子一开,里面赫然还有一个轮胎。 “嘿嘿,现在不是正好了吗?”刘星炫耀的说道。“对了,你会按吗?” “你用工具我就能按!”夏雨信心十足的说道。 “当然有!”刘星把车后面拿出一个小箱子,千斤顶、钳子什么地,一应俱全!夏雨拿起工具,很快的就把两个轮胎换上了。车子发动,向不远处的镇子驶去,他们必须先去那里进行一下补给,最起码也应该吃上一顿饱饭。然后找家店美美的睡上一觉! 到了小镇,解决了一下温饱,第二天早晨立即回上海。 “你调查到什么了?”办公室中,夏雪看着刘星问道,虽然保持着镇定,但是仍遮掩不住因刘星回来所带来的喜悦。 “很复杂很复杂!”刘星看着对方说道,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开口。如果把事实真相告诉她们,让她们知道史美凤是她们的妹妹。她们会怎么想?会相信吗? “这么说你调查出来了?快说说看,史美凤到底有点阴谋。” “告诉你们也可以,相信不相信是你们的事情,其实我只不过是负责帮你们调查而已,一切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不要……!“ “你可真够罗嗦地,夏雨,你说!”夏雪没好气的白了刘星一眼。然后对一边的夏雨问道。 “我?”夏雨听见夏雪的话后愣了半晌。转头看了看刘星,然后说道。“我……我什么也没调查出来!” “什么?你和他一起去的,他调查出来了,你却不知道?你们之中肯定有一个人在撒谎!”夏雪来到刘星和夏雨身前说道,然后眼睛不停地在两人的身上扫来扫去,狐疑的眼神看着两人,“你们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行了,你就别瞎猜了,是你逼我说的,我只是实话实说!”刘星看着夏雪说道,在想了一翻之后,还是决定把事情地结果告诉对方,或者可以努力一下,避免悲剧的发生。 “那个史美凤……很有可能是你们同父异母的妹妹!” “什么?”这下不光是夏雪,就连夏雨也一脸惊讶的看着刘星,脸上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你胡说,我和你一起去的,我怎么不知道?”夏雨皱着眉头对刘星大声的问道,她不肯现象这就是事实。 “你脑子不好使,还有,我和史美凤有一天晚上在一起喝酒,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故事的内容就是她妈妈地经历,而男主角就是你们的爸爸!”刘星道。 “什么故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刘星,你快给我讲清楚!”夏雪神情激动的拉着刘星,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对于这个消息有多么的震惊。 到了这个时候,刘星也没有什么必要隐瞒了,把所有的事情以及自己的猜测前前后后全都讲了一遍,当他说完的时候再看两女,‘扑通’一声坐在沙发上,双眼发呆,嘴巴微张,思想在这一刻仿佛已经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