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困‘兽’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一百六十六章困‘兽’

第一百六十六章困‘兽’ 刘星用头狠狠的撞向墙壁,此时的他脑袋里面一片混沌,他必须用这个方法让他的大脑冷静下来,让自己的思想降降温! “刘星,你这是干什么!”夏雨来到刘星身后紧紧的抱住对方的腰,看见刘星‘自残’的样子,夏雨的心真的很痛。 “我没事,只是在想办法而已!”刘星转过身来把对方紧紧的抱在怀里。在这种地方,被人救的几率很小很小,或者等有人来的时候,两人早已经饿死了。所以暂时,只能靠自己了! 夏雨小声的哭泣着,除了紧紧的抱着她,此时的刘星也找不到其他安慰和稳定对方情绪的方法了。 不多时,刘星把夏雨松开,用手不停的摸着对方的眼泪。 “别哭了,我一定会带你出去的!”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恩!”夏雨听见后点了点头,突然抬起脚跟儿,仰起头对着刘星轻轻一吻,“我相信你!” 刘星突然把上身的体恤脱了下来,然后从中间撕开,分成两段围在手上,把手包的严严实实的,然后在屋子周围巡视了一下,找了一个相对来说土壤比较松软的地方,刘星蹲了下来,双手象两把小铲子一样开始沿墙根儿开始挖! ‘妈的,我就不信出不去,老子可是属狗的!’刘星的心理想到,同时很不服气,出去之后一定要找到把个偷袭自己的人,那可不是简单修理一下的事情了。 报警?太便宜他了! “你干什么?”夏雨不解的问道。 “看看地基有多深,看能不能挖个洞逃出去!”刘星一边挖着土一边说道。 夏雨听见后来到刘星的身边蹲了下来,直接用双手开始帮助刘星挖土。 “你干什么?你还要不要你那双手了?”刘星看见后拉着对方的手说道。 “你一个人挖慢,我只是想帮你!”夏雨挣脱出来后接着用双手挖着土。 “我一人就行了,我就不信一个晚上还挖不出去。你去一边给我安静的待着。如果觉地太闲了,那就给我唱个歌,或者给我加加油。”刘星再一次拉住对方的手,自己用布缠着手挖土都觉的痛,更别说赤手挖了。而且夏雨手嫩皮薄的,挖不了多少就得破。更何况这是力气活,即使死在这里也他妈的要有个男人样儿! “那不是在一边捣乱吗?我要挖!”夏雨看着刘星说道。 刘星突然站了起来,拦腰把夏雨抱了起来。然后把她放在门边有月光的地方。 “别动,否则即使出去了,我也不会再理你了!”刘星看着对方用命令的语气狠狠的说道,然后走了回去,双手继续挖着坑。 “好想见你,用笑容将你温暖,因为有你,我地世界才有光明。远方悠扬的旋律。跨越遥远的天机而来,无可替代当天迷伤痛,不知不觉溢满心间。 侧耳倾听,若有可闻,那是菁菁觉醒的真实。让我们抛下暧昧之心。携手奔向前方,若能察觉到相互间的思念,心中满是无法言喻的爱意。 伤痕累累的四季,终化作永恒夏日。与你分享彼此的温暖,我将永远为你守侯。 每次经历悲伤地考验,我都会更加的坚强一点,我愿意继续坚强守护,因为我已找到生命中的你!” “你这是什么歌?我怎么没听过?”刘星一边挖着坑一边对着站在门边唱着歌的夏雨问道。先不说歌词的好坏,曲调还是不错地,婉转悠扬。 “这是一首英文歌曲,我把它翻译过来唱的!就是为了能让你听懂歌词!”夏雨听见刘星的话后说道。 刘星那个伤心呀。按照对方那样说,好象自己听不懂英文似的!打击,化悲愤为力量,我挖,我挖,我挖挖挖! 刘星已经不知道他自己究竟挖了多长时间了,只知道汗水一滴一滴地从额头上凋落下来,而不停挖坑的双手此时也变的麻木了。刘星沿着墙壁向下挖了半米多深。终于看到了地基最低端。 一般的平房。地基应该在一米以上,可能是由于地处偏僻。本来就不是为了住人的原因吧,这个小黑屋地基只有半米。 “呼!”刘星一屁股坐在地上,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包裹的布已经变地破烂不堪,根本起不到保护双手的作用,而刘星的双手也被磨破了,还在不停的流着血,特别是手指甲中的沙土,好似被上了钉竹签的酷刑一般。 照这样下去,最少还要向下挖出半米才能让人钻出去,而且靠墙一米范围内的土也必须挖出半米深。按照现在这样的速度,就是不停地挖上两天两夜也够戗能挖好。泥土到半米之下逐渐地坚硬,用手根本就挖不动!刘星在心理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不敢叹出声,否则被夏雨听见了,好不容易稳定下来地情绪又要‘沸腾’了。 “我们是不是要被困在这里了?”夏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刘星还以为她睡着了呢。 “谁说的?我只是休息一下而已!”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夏雨来到刘星的身边,拉着刘星的胳臂,把刘星藏在身后的双手拉了出来。 “别挖了,你看看你的手,都出血了!”夏雨紧紧的把刘星沾满泥土脏西西的双手握在胸前,俏脸不停的在上面蹭来蹭去。 “不挖我们怎么出去呀!”刘星苦笑着说道,想把双手收回来,不料夏雨抓的很紧很紧。 “等到天亮了我们在想办法吧!”夏雨对刘星说道。 “还能有什么办法?想把墙推倒?比挖洞还难!”刘星看着对方说道,“你饿不饿?” “不饿!” “竟瞎说,中午和晚上都没有吃饭还能不饿?我都饿了!”刘星听见后说道,然后把手抽了出来,这回抽的很轻松。然后把夏雨搂在怀里,又问道,“困吗?” “你呢?”夏雨这回先反问刘星。 “‘睡’了一天了,哪里会困呀!”刘星笑着说道,事实上即使他想睡,此时也睡不着了,他的手实在是太痛了! “那我也不困!”夏雨听见刘星的话后说道。 “以前光想着折磨别人了,没有想到现在竟然被别人折磨成这个样子。要是说出去。估计没人会信!”刘星笑着说道。 “我也是,而且没有想到这么年轻就会死!”夏雨道。 “啐啐啐,死什么死,我们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吗?不光是现在,我们出去后活地要更好。先来碗馄饨,要大碗了,肉馅儿的,多放香菜。” “嘻嘻!”听见刘星的话。偎依在他怀中的夏雨笑了出来,“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那还能怎么办?难道还要让我大哭一场不成?如果我有孟姜女那本事,我就真的大哭一场。”刘星听见后说道,也算是苦中做乐吧! “刘星,你说我们会死吗?”夏雨又问道。 “你怎么了?怎么老是问死不死的?”刘星看着对方问道。 “问问而已。我只是不想在死后还留有什么遗憾!”夏雨说完后突然看着刘星,把脸凑到刘星的面前,认真的对刘星说道,“我们做爱吧!” “这就是你所说地遗憾?”刘星听见后问道。 “恩。我喜欢你!”夏雨对刘星说道。 “如果我们真的将要死在这里,在临死之前做做爱,我是不会反对的。”刘星对夏雨说道,“但是,我们还有希望,有希望就要去努力,如果光坐着不干点儿什么事情的话,我们这一辈子都别想出去了!” “我不管。就是要想办法,也得我们做完爱后再想!”夏雨听见刘星的话后说道,然后猛的直起身子,把坐着的刘星推倒在地,然后一个翻身坐在刘星的身上,双手不停地在刘星赤裸的上身摸索着。 “我觉的现在还有点早!”刘星有点儿哭笑不得,原来女人也这么愿意冲动,或者说应该是因为对方情绪不稳定而造成的吧。到底怎么办呢?张静茹呀张静茹。不是我对不起你。形势所逼……! “不早了,天都黑了很久了!”夏雨听见刘星的话后说道。呼吸渐渐地变的急促,双手在刘星的上身一阵抚摩之后,一只手开始逐渐向下摸索,笨拙的去解刘星地腰带。 “咦?”刘星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躺在地上的他突然把腰直了起来,手紧紧的按住夏雨去接自己腰带的手。 “怎么了?”夏雨眼睛迷离的看着刘星问道。 “先等等,如果这个办法还不行,那我们就做爱!”刘星看着对方说道,狠狠的在夏雨的嘴唇上亲了一口之后从地上站起,把自己地腰带解了下来。腰带的一端是一个镀金的金属板,四四方方的,上面还有一个凸起的小疙瘩。 刘星来到刚才自己挖坑的地方,把金属板儿拿在手中,在墙上的缝隙中划来划去。墙是由石头和黄泥垒成的,经过刘星这个一划,石头与石头之间地黄泥开始逐渐地脱落。这可把刘星高兴坏了,沿着刚才挖坑的部分一直向上,把石头与石头之间起到粘合作用地黄泥全都扣了出来。 渐渐的,石头与石头之间出现的空隙,刘星心中的希望也变的越来越大。现在的他已经沉浸在喜悦和兴奋之后,手拿着金属板开始不停的抠着墙上的黄泥。 希望,希望终于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