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宴会(下)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一百五十二章 宴会(下)

第一百五十二章 宴会(下) “有没有什么办法?”刘星看着身边的陈明亮问道。 “靠,你对付女人不是最在行的吗?怎么现在反而问起我来了呢?”陈明亮笑着说道。 “狠一点儿的办法不是不可以,不过我现在比较喜欢高尚的东西,讨厌猥琐!而且我现在处的这个位置,很容易让她怀疑。”刘星道。 “向我请教高尚的东西?开玩笑吧?我可都被你带坏了。要不是你,我现在说不定也算是半个社会主义国家的优秀干部。”陈明亮听见后说道,“你还是用你高尚的办法吧!” “切,本来也没指望过你!”刘星撇了撇嘴说道,这几天他没有闲着,脑袋里面一直想着办法。一切都好办,关键是这个女人的手上还有百分之五的股份,怎么能让她心甘情愿的那那五点的股份还回来呢?而且对史美凤现在到底是何居心还不知道,夏雪给刘星的资料一点儿作用也没有,看样子一切还得刘星自己从头查起呀。 “用不用我给你介绍个女伴?”陈明亮看着刘星问道。 “女伴?你自己还是单身呢,谢谢你的无私,不过现在还没那种心情。”刘星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对付这个女人应该从何做起呢?在上海能用到的人手实在是太有限了。 “哎,我先去离开一下,我爸的战友要给我介绍一些人!”陈明亮看见远处不停向他招手的老头后对刘星说道。 “滚吧!”刘星没有好气的说道。 “嘿嘿,我怎么能看着老弟你在这里受苦呢?”陈明亮站了起来笑着说道,然后向宴会中心走去。 刘星听见对方的话后愣了愣,不知道亮子说的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当刘星看见陈明亮的去向的时候,脑子里更是问号,这家伙竟然跟夏凯聊了起来。夏凯好象对史美凤说了些什么,史美凤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一边坐了下来。可能是因为夏凯他们要聊一些男人之间地话题。怕史美凤尴尬在那,所以让她自便,说起来夏凯倒是满细心的。 看见陈明亮不停朝着自己眨着眼睛,刘星可以确认,那‘男人之间的话题’一个是这个家伙提出来的。 刘星的眼神一直注视着史美凤,这是带有目的性的,象史美凤这样精明的女人,每一个男人地目光她都能感觉到。而刘星这个帮她设计衣服的人,在这里见到,她自然会感到好奇,刘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 果然如刘星所料想的那样,史美凤发现了刘星的目光,刘星朝着对方微微一笑,然后把手中的酒杯举了起来。史美凤看了看一边的夏凯,发现对方正在大声的与其他的人畅谈着。闲着无事地她向刘星走了过来。 “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真是有缘!”刘星笑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史美凤说道。 “这件衣服不错!”史美凤冲着刘星笑了笑,然后坐在刘星的身边。 远处的夏雪和夏雨可以说眼神一直在刘星和史美凤的身上,当看见史美凤向刘星走去地时候,夏雪和夏雨同时愣了愣。因为刘星之前就说过了,史美凤一定会被他的绝色风采吸引的,当时两女对刘星自大的模样嗤之以鼻,不过现在她们对刘星倒是有点服气了。 “先生是哪家公司地老总?以前我怎么从来就没有见过?”史美凤看着刘星很随意的问道。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他也可能是唐僧;带翅膀的也不一定是天使,也可能是蝙蝠。在这个宴会厅中的也不一定都是老总,我只不过是为一个小公司打工的而已!夏氏集团,知道吗?”刘星看着史美凤说道,同时装做一副不知道对方与夏氏集团关系的样子。 “夏氏集团?”听见刘星的话,史美凤愣了愣,“哪个部门地?再说。一个普通的员工能进这里?”刘星的身份已经彻底的引起了史美凤的好奇心。 “如果按照身份来说,我是不能进这种地方,不过有一个朋友对我说,今天这里能见到许多的老总和美女,所以我就厚着脸皮跟来了!”刘星笑着说道,始终没有告诉对方自己在夏氏企业究竟担任什么职位。 “怎么,先生不是有女朋友吗?”史美凤看着刘星问道。 “女朋友终究不是老婆,就象买股票。不能总在一支上面做文章!”刘星道。 “那先生为何想要认识这么多的老总呢?难道在夏氏企业工作的不顺心?”史美凤又问道。 “事实上我要到下个星期才开始正式地上班。不过夏氏企业地庙对我来说还是太小。这还是跟买股票一样,哪个有发展就要选择哪一个。结果都是为了一样,那就是利!”刘星道。 “先生对利看的很重呀,不过先生既然认识经贸委新上任地副主任,相信在这一行干点儿大事业不成问题!”史美凤听见刘星的话后说道,目光中似乎有了一丝改变,虽然不易觉察,但还是被刘星这个出色的猎手捕捉到了。 “你怎么知道他是我的朋友?”刘星心理明白,不过还是故意问了一下。 “哦,刚刚无意之间看见你们在一起聊天而已。事实上许多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个新上任的副主任身上,听说他的父母都是高官。”史美凤道。 刘星听见后笑了笑,不管她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至少自己已经成功的引起了对方的好奇心,让对方留意到自己。还有,最后那一句的解释,往往是在掩饰什么东西。 “我和他的私交确实不错,不过在商场中却不能如此呀,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我现在是谁能给我带来的利益越大。我就为谁工作。要不然我也不会同意当一个副总经理的助理了。”刘星笑着说道,反复强调利益,这就是刘星地聪明之处。 “副总经理的助理?你说的是夏雪吗?”史美凤听见后想了半晌问道。 “似乎是叫这个名字,谁知道呢?我从来不关心这些问题。”刘星笑着说道,然后淡淡的喝了一口酒! “先生原来是在哪里工作?”史美凤想了半晌后问道。 “广运销售公司,是夏氏集团在北京的一家分公司!”刘星道。 “其实我现在也在夏氏集团工作!”史美凤看着刘星说道。 “是吗?”刘星听见后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然后看着对方笑着说道,“呵呵。看来我们真是有缘呀!” “是呀,你是副总经理的助理,我是董事长的秘书!” “那小姐以后可得照顾照顾我,对了,如果不介意地话,能否让我知道小姐的名字?”刘星看着对方问道,要演就演全套的。 “呵呵,有什么好介意的。以后大家多是同事了!”史美凤听见刘星的话后笑着说道,“我叫史美凤,你呢?” “史美凤?好名字!”刘星听见后笑着说道,“我的名字很大众,刘星!” “刘星?”史美凤听见后愣了愣。然后从新的打量了一番刘星,“听说北京分公司有个销售王牌,难道就是你” “呵呵,应该是我。况且在广运似乎也只有我一个人叫刘星这个名字!”刘星笑着说道,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他已经这么出名了,不过这样也好,让对方知道自己的价值。 “久仰刘先生大名,今天一见,果然是一表人才!”史美凤笑着说道。 “什么人才不人才地,要是人才的话。广运公司总经理的位置早就是我的了!”刘星道。 “恩?根据我所知,广运公司现在的总经理韩朋是个不错地人,在商场上混了也有大半辈子了!”史美凤听见刘星的话后收起了笑容,不过眼睛依然看着刘星,面容沉静。 “切!”刘星不屑的笑了笑,然后说道,“既然史小姐身为董事长的秘书,那就不应该不知道广运公司最近出了大事吧?” “大事?什么大事?”史美凤听见后问道。不过看她脸上地表情。应该知道刘星所指的大事是什么。 “上个星期广运被砸,不要以为这是偶然。如果韩朋继续当这个经理,公司还会被砸的!”刘星笑着说道,同时心理不停的念叨着,韩总呀韩总,我可不是故意说你坏话的。 “恩?为什么?”史美凤听见后饶有兴趣的问道,她的心理也十分的好奇。 “他得罪了很多人,无论是商人、政客还是黑道,三类人都有,你说会不会砸?”刘星笑着说道,“虽然这个秘密在公司很少有人知道,不过怎么能瞒地了我呢?可惜在这个关键时候那个什么夏雪竟然把我调到这里给她当助理,要不然是看在钱的面子上,我才懒的理她呢!我想史小姐不会把刚才的谈话告诉董事长或者经理吧?” “不会,当然不会了,我和你一样都是打工的,大家都不容易!”史美凤听见刘星的话后笑着说道,同时心理也在想着什么东西。 “呵呵,那就好。如果以后什么事能用得上我的,尽管说!”刘星笑着说道。 “恩!”史美凤听见后点了点头,把手中的酒杯放到一边,坐在那里想事情想出了神。 史美凤地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刘星地眼睛,看见对方走神之后,刘星得意的冲着夏雪和夏雨地方向笑了笑,然后恢复到原来的表情。 “先生,可以请你跳支舞吗?”这个时候,一个女人走到刘星身前微笑着说道。 “抱歉,我不会跳舞,而且你没有看见我身边就坐着一位漂亮的女士吗?”刘星看着站在眼前的女人说道,在这个女人走着猫步的时候,刘星就从对方的神态、眼神中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女人只是鸡!香水是好香水,不过太浓太俗。 听见刘星的话后女人愣了愣。看见一边的史美凤后转身离开。 “刘先生拿我当挡箭牌?为什么不去跳舞?拒绝女人可是一种很不礼貌地行为,千万别说你不会跳。”史美凤看着刘星问道。 “跳舞也要分人,那个女人看起来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如果她要开高价,别说跳舞,就算陪她一晚上又如何,可是到头来恐怕我还得给她前。”刘星笑着说道,然后看向刚才邀请自己跳舞的那个女人。“她那样的人,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你是说她是‘小姐’?” 史美凤看着刘星问道,而刚刚邀请刘星跳舞的小姐此时已经换了目标。 “呵呵不错!实是荡妇心,又来扮淑女。圣者见圣,智者见智,利者见利。一具臭皮囊,怎能奈我何?”刘星转头看着身边的史美凤,道:“况且我从来不做赔本的生意!” “刘先生的眼睛还锐利呀” 史美凤听见后笑着说道。 “哼。这样没有品位的女人还不能入我地法眼,我比较喜欢史小姐这样的女人!端庄大方,表里如一!”刘星笑着说道 “刘先生过奖了,以后大家都是同事。不要这么客气。不过看刘先生的样子,总是把利挂在嘴边,恐怕小时候一定经受过一些困苦的生活吧?”史美凤看着刘星问道,刘星对史美凤的赞美,一下子把两人之间的关系拉近了许多,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听别人的赞美。 “困苦?”听见史美凤的话刘星笑了笑,“哼,老天创造了成功。也创造了许多地磨难,不经历困苦怎么会有成功呢?不过也是因为如此,我才知道了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自己想做些什么。不过现在离我的目标还有很远,最少也要弄个夏氏集团总经理当当!” “有志气,看样子刘先生是一个不甘人后的人!” “当然,如果只想当一个副经理的助理我也不会来总公司了!”刘星道,嘴角微微的上翘。露出了一抹耐人寻味地笑容。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坐着。史美凤手拿着酒杯轻轻的晃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紫红色地葡萄酒。已经入了神。刘星的手上同样拿着一杯葡萄酒,不同的是刘星一直放在鼻子前闻着它那醇香的味道。 “都说命里有时终会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但我却不服!”刘星淡淡的说道,“是我的,自然是我的,不是我的,我也会把它变成我地。在我看来,未来只有两条路。一,穿别人的鞋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找去吧。二,穿别人的鞋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刘先生似乎话里有话呀!”史美凤转头看着刘星说道,刘星刚才的话已经打破了她的沉思。 “呵呵,哪里会有呀,只不过是希望史小姐在董事长面前多帮我美言几句。即使不为我们这两天的有缘,也应该为这一身漂亮地礼服!”刘星看着对方笑着说道。 “呵呵!如果刘先生有能力,自然能受到重用!”史美凤听见刘星地话后笑着说道,然后把手中的酒杯放在一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刚才打扰刘先生清净了,我们下个星期一再见!” “再见!”刘星笑着说道,等到史美凤转身离开地时候,刘星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换来的是一副思考的样子。这两天看见史美凤的表情,一直以为夏雪和夏雨两个女人的话是无中生有、搬弄是非,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史美凤是有问题,要不然也不会在和自己谈话的时候走神,虽然对方屡次遮掩,不过还是让刘星捕捉到了。 刘星站了起来,寻找陈明亮的身影,却发现他已经身在舞池之中规规矩矩的跳起了交谊舞。看见陈明亮现在沉稳的样子,又回想起当初和自己一起在在酒吧疯狂纽动时的样子,心理不禁想笑,不过还有正事,强忍住笑向舞池中央走去。 在穿过舞池的时候,刘星轻轻的碰的陈明亮一下,然后走到另一边,陈明亮自然知道刘星的意思,和女伴告别后来到刘星的身边。 “和刚才那美女聊的怎么样?”陈明亮走到刘星身边笑着说道,然后低头小声道,“哥们还算够意思吧?” “我要的是放长线钓大鱼。”刘星听见对方的话后笑着说道,“对了,帮我介绍几个老总,特别是那个夏凯。” “你不是马上就要去他的公司了吗?现在怎么这么急了?”陈明亮听见后问道。 “谁想认识他?我这样做也是给别人看的而已!”刘星看着不远处从新回到夏凯身边的史美凤。 “要搞那个女人?”陈明亮问道。 “这是个保密!” 经贸委副主任可不是一个小官,别说这些中型企业了,就算是大型企业的老板,也不能怠慢象陈明亮这样的人,毕竟有许多的项目还是要经过他审批的。和官拉好关系,这已经是商场中的潜规则了。 陈明亮带着刘星很自然的在各个老总之间游走,说的自然都是一个人际关系的话,刘星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史美凤的眼神一直有意无意的看着自己的这个方向,刘星自然是装做一副不知情的样子,继续跟在陈明亮的身边,和众位老总谈笑风生。 当陈明亮主动为夏凯介绍刘星的时候,夏凯愣了愣,显然他也知道北京分公司有一个叫做刘星的人,不过大概以为是重名,所以也没有太在意。刘星也没有点破,和夏凯客气了几句之后就和陈明亮向其他的老总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