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宴会(上)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一百五十二章 宴会(上)

第一百五十二章 宴会(上) “你们说今天晚上会不会有美女向我献殷勤?”晚上,下了车,电梯中,刘星自恋的甩了甩额头前的刘海看着身边的夏雪和夏雨笑着问道。 “切,别臭美了!”夏雨白了刘星一眼说道。不过刘星在经过夏雨和她的姐姐夏雪的合力打扮之后,确实有了一些变化,而且这种变化就连在夏雪和夏雨看见后都不得不愣了半晌。两女还从来就没有看过刘星正经的穿上一整套西装的样子,最能够突出男人气质的西装领带,再加上刘星与生俱来的完美身材,在两女的指挥下,找了专门的设计师为刘星整理了一下头发。一股贵族气息弥漫在刘星的身上。 而两个女人的打扮也是毫不示弱,一白一黑的吊带晚礼服,不仅使衬托出两女完美的身材,同时两个女人站一块儿时不同的韵味不同的气质,也不禁让人眼前一亮。不过却被刘星嘲笑成黑白无常。 为了防止被人怀疑,夏雪和夏雨先走了进去,而刘星则在外面稍等了片刻才跟了进去。 “先生,请出示您的请柬!”门童站在宴会厅的外面礼貌的对刘星说道。 “请柬?”刘星听见后愣了愣,哪来的请柬?刚刚夏雪和夏雨进去也没出示请柬呀。 “刚才那两个女人怎么没给你请柬?”刘星看着门童问道,难道美女有特权,帅哥就没有吗? “先生,刚才的两位小姐的父亲就在这里,所以不用请柬!” “??”原来这两个女人是这里的常客呀!刘星听见门童的话后心理想到,不对,妈的,自己不会又被这两个女人耍了吧?她们是忘记了,还是在门里面等着看自己的笑话? 就在这个时候。夏雪从里面把门打开,看着门童说道,“他是我地朋友,忘记带请柬了,让他进来吧!” “好的,夏小姐!”门童听见后说道,然后给刘星放行。 刘星松了一口气,感情是两个女人出去不带请柬习惯了。把自己给忘了,不过能想起来就好。夏雪进入宴会厅之后,刘星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才开门进入大厅。 几百平米的宴会厅还算不小,刘星毕竟也经历过这样的场景甚至是比这更大的场面他也见识过,刘星虽然是一个人进来,但也没有什么慌张,很自然的从路过的服务生手中的托盘中拿了一杯酒。然后坐在角落里。其实在某种程度上,角落这种地方往往是最清净但又容易吸引别人目光地地方。 宴会中的男人都是西装笔挺的,大部分都是老头,中年占有一部分,象刘星这样年轻的很少。就算有也是那些老头的儿子之类的,看样子这些都是上海商界中型企业的人物。顶级企业的大佬们要是举办宴会,往往会在私人会所。 不过出奇地是宴会中的青年女人倒是很多,一般都分三类。第一类就是象夏雪夏雨一样。是那些老头的女儿;第二类属于史美凤那种,陪在那些老总身边来的;最后一类就是自己来的,这一类地女人有可能是凭借关系来勾引有钱人的,或者自己本身就是交际花。 刘星坐在角落中一直观察着宴会中的每一个人,当然,其中大部分都是女人。夏雪和夏雨坐在不远处,不过已经让一些年轻人层层包围住了。而史美凤一直穿着刘星‘设计’的那套礼服跟在夏凯地身边,前卫时尚的打扮也吸引了一部分人的目光。 后来刘星的目光一直锁定在这个女人的身上。举止优雅跟在夏凯的身边,无人说话时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而说话的时候,谈吐优雅,这样地女人如果不是端庄的女人,那就应该是超高级那一类的交际花,知道如果吸引男人的目光,表面做出一副优雅自爱的样子。心理只不定打着什么主意。 突然。宴会一下子静了下来,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宴会门口。这个时候史美凤也看见了刘星。先是愣了愣,然后冲着刘星微微一笑,刘星也回以笑容,然后潇洒的把杯子中的酒全部喝光。 “啪!”地一声,门打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三个男人,一个老头两个中年人。当然,如果三十岁属于中年人地话,走在最后面的自然是先前与刘星通过电话地陈明亮。 陈明亮知道刘星的习惯,走进大厅之后就此处的看着角落,当看见刘星的时候不动声色,不过刘星已经知道了陈明亮已经是在向他打招呼了。 接着就看见一群衣着光鲜的人把三个人围在中央,前鞠后躬,一脸的奉承样。看样子跟陈明亮一起来的另外两个人也应该是政府机关的。 “喂,你只端着一杯酒在这里干什么?装酷呀?”这个时候,夏雪走到刘星的身边问道,因为刘星身边的桌子上正好放着一些吃的喝的,所以并没有人觉察到夏雪和刘星在交谈。 “不管你的事,你可不要忘记了,事先我们已经决定好了,我们各自为战!”刘星声的嘟囔着,因为众人的注意力此时都集中在后进来的那三人身上,刘星两人说话还是比较安全的。 “哼,我就不信你光在这里坐着,那个女人就会主动的找上你!”夏雪对刘星说道,然后淡淡的喝了一口果子酒。 “那你就等着瞧吧!”刘星自信的说道,“你赶快走,别在这里影响我的形象!” “哼!”夏雪侧着头冲着刘星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拿着两杯酒离开。 ‘傻妞,我又不是黑洞,怎么能把史美凤吸引过来?’待到夏雪走后,刘星的心理想到,‘骗骗你而已,还当真了,如果让你们俩在我身边。和亮子就没法说话了’ 场面渐渐的平静了下来,一个老头走到最前面让大家静一静,然后开始讲话。这次宴会主要是为了欢迎经贸委副主任陈明亮,同时为了加强各个企业之间的联系,希望大家团结一心,把上海建设的更家的美好等等,都是一些官场上的话,没有多大地营养。 令刘星没有想到原来陈明亮竟然是这次宴会的主角。这小子倒是挺有面子的,刚上来就有这么多人欢迎,不过这家伙胆子也够大。 讲话结束,大家自便。悠扬的音乐响起,大部分在这个时间开始在中间的大块儿空地开是跳舞,而陈明亮推辞了一番之后张做不在意的走到刘星的身边坐了下来。 “你可够风光的,我想这肯定不是你来上海之后参加地第一个宴会!”刘星一边喝酒一边说道,眼睛看着在中央翩翩起舞的女人们。男人在刘星的眼中已经变成了空气。 “没什么,认识一下当地企业的老总,不会有人做文章的,况且就算是有,也有人帮我挡着!”陈明亮听见后微微一笑说道。两人说话的嘴唇动作都很小。如果不仔细,任何人都不会觉察刘星和陈明亮是在谈话。 “带你来的那个老头?”刘星问道。 “算是吧,是我父亲老战友!”陈明亮说道,“对了。压迫你的那两个女人呢?怎么没看见?” “十一点钟地位置,少有的美女,不过你可不要被她们的表面所迷惑,折腾起来连我这样的受不了!”刘星道。 “确实是美女,你小子就是有艳福,走到哪里都有美女。我还准备给你介绍几个呢,不过看你这么老实的在角落里面做着,估计是不用了!”陈明亮道。 “认真那个女人吗?”刘星装做无意地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史美凤。 “我他妈的才来多长时间。上司都还没认全呢,怎么能知道个女人?”陈明亮没有好气的说道,“怎么,看上人家了?” 刘星听见后没有说话,微微地眯着眼睛,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对身边的陈明亮问道,“亮子。你说一个二十四岁的美女和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之间会有真正的爱情吗?” “你怎么研究起这玩意了?不要告诉我你喜欢上一个五六十岁的大妈吧?”陈明亮听见刘星的话后不禁转过头看着对方。 “放屁。快回答我的问题!”刘星没有好气地说道。 “我想不会有,年龄差距太大。两个时代两种观念在一起不会有共同语言的。还有,哪个女人不把自己想象成白雪公主?都希望能碰见自己的白马王子,谁愿意嫁给了老头?性爱在婚后很重要,老头那块儿都不行了,还玩个屁呀?当然,不排除傍大款的现象!”陈明亮说道。 “哦!”刘星听见后点了点头,亮子和自己的想法是一致的,“如果有父情节呢?”刘星又问道。 “你傻呀,恋父情节同时是一种依赖,而且是以来自己的父亲,不是依赖别人的父亲。你怎么了?”陈明亮问道。 “刚才那个女人,要和她身边地那个老头结婚!” “什么?”陈明亮听见后愣了愣,“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一个淑女呢!” “那个老头是我打工那小公司上海总公司地老板,先前那两个强悍的女人是他地女儿,是她们请我来帮忙,希望把那个女人赶走!”刘星把事情告诉了陈明亮,对他没有什么好瞒的,或许他还能帮助自己想个好办法。 “那老头眼光倒是不错,不过他也不想一想,人家一个这么年轻漂亮的女人,平白无故怎么会喜欢上他呢?色字头上一把刀。”陈明亮不屑的说道。 “这女人有一套,把老头哄的乖乖的,老头把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给了那个女人,送礼也没有这么送的呀!”刘星道。 “这老头恐怕被那女人灌了迷魂汤了,要不就是这女人的床上功夫十分了得,把老头伺候的服服帖帖的!”陈明亮说道。 “这女人高明就高明在这里,也是让我很不解的一点儿,那就是这个女人还是处女!”刘星道。 “你怎么知道?” “我的眼睛什么时候错过?” “那事情就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