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他乡遇故知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一百五十一章他乡遇故知

第一百五十一章他乡遇故知 刘星躲在衣柜里面,耳朵听着外面父女的谈话,时间一长自然变的无聊。刘星左右看了看,这柜子里面的空间很大,衣服超过二十件,最边上还有三个抽屉,刘星好奇的打开看了看! “哇~~!”刘星有点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之情,不过意识到外面还有人,赶紧收声。原来刚才刘星打开的最上面的抽屉里整齐的装满了各式各样的内衣,数量之多,款式之多乃刘星平生仅见。刘星拿起一个看了看,d罩杯,果然和自己猜的一样。那么接下来的抽屉……! 好奇心能让牛顿对一个苹果产生兴趣,能让爱因斯坦对罗盘产生好奇,能让瓦特对烧水壶冒出蒸汽产生好奇,同样,也能让刘星对下面的两个抽屉产生好奇。 刘星轻轻的把中间的抽屉打开,内裤;最下面的抽屉,丝袜。我靠,这对于男人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大宝藏,要是让总公司的男员工都知道,这是他们大小姐的贴身物品,不知道能卖怎样个价钱。这些东西都是整齐的摆放在抽屉里面,十分的整洁干净,也不知道穿没穿过。内裤,用过才有价值嘛! 说实在的,刘星曾经对这些东西还是很有一番研究的,可是告别情场好多年,当今世界上女性的贴身物品发展又太过于迅猛,感觉不从实践中得点儿知识似乎对不起自己掌握的那些理论,毕竟理论和实际相结合才是知识的最高境界。 刘星刚准备对这些物品进行一番研究的时候,大衣柜的门打开了,手已经探进抽屉里的刘星与开门的夏雪正好来了个面对面,眼对眼。 “你在干什么吗?”夏雪皱着眉头看了看刘星,然后又看了看已经被刘星打开地三个抽屉,脸色一下子红了起来。五分害羞,五分生气的对刘星问道。 “我饿了,以为这抽屉里有零食呢,嘿嘿嘿嘿!”刘星笑着说道,然后不好意思的把手收了回来,并把三个抽屉关上。 “你见过谁的零食放在衣柜里面?”夏雪狠狠的瞪着刘星,女人的贴身物品竟然让一个男人给看光了,能不羞吗?能不生气吗? “这是衣柜?这么大?我还以为是储藏室呢。呵呵!”刘星装做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说道,“对了,你爸走了?” “走了,赶紧给我出来!”夏雪狠狠的说道,等到刘星走出来地时候,夏雪一把捞过刘星的胳臂,道:“以后不准乱翻我的东西!” “我没翻,我只是单纯的想找吃的!”刘星看着对方说道。一副很无辜的样子,“你看,我的眼神多么的纯洁,多么地清澈?” “只这一次,下不为例!”夏雪白了刘星一眼没有好气的说道。 “恩!”刘星点了点头。然后小声的嘟囔着,“切,忘记在我家时争着穿给我看了?” “你说什么?” “我说夏雪小姐美丽动人、人见人爱!”刘星回头大声的朝着夏雪喊道。 “嘘!”夏雪一把捂住刘星的嘴,“小点儿声。我爸还在家,等会儿走了之后我们再离开。” 刘星听见自己暂时还不能离开,只好从新回到床上,打开电脑,不断地看着各个画面里的场景。 “夏雨,我建议你最好在客房按一个摄象头,如果你爸和史美凤在客房里面说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呢?”刘星一边看着屏幕一边对身边的夏雨说道。 “那好,正好我房间里面还有!”夏雨听见刘星地话后说道。 “还有?既然是这样。那就把整个屋子里面都装上吧,厨房、卫生间……!” “你想干什么?是不是想偷窥别人洗澡?”还没有等刘星把话说完,就被夏雪打断了。 “说的那么难听,谁知道你老爸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刘星撇了撇嘴说道,妈的,这么牛比的想法竟然让夏雪猜出来了。 “好啦,别吵了,我爸走了。我们也走吧!”夏雨看着监视器里的画面说道。至于刘星的废话,她理都没有理。 “我认识路。自己回去就好了!”刘星看着两女说道,跟着两个女人走,还只不定被她们带到哪里去呢。 “不行,今天你还得跟我们走!”夏雪看着刘星说道。 “咦?为什么?”刘星皱着眉头问道,要是在上海期间都被这两个女人跟在身边,那自己岂不是没的玩了? “今天晚上地宴会,你也要参加!”夏雪道。 “什么?”刘星听见后大惊,“我这辈子最讨厌参加的就是宴会了,你们千万不要告诉我昨天你们俩买的那套高价西装是今天晚上要穿的,更不要告诉我,等一会儿你们还要带我去做头!” “呵呵,你倒是很聪明嘛!”夏雪和夏雨笑眯眯的看着刘星说道,一脸的奸笑样,说完后一人把守住门,一人守住窗户,把刘星夹击在中间的位置,防止他逃跑。 “我要走,没人能拦住我!”刘星微微的眯着眼睛认真地看着两人说道,“你们能拦住我吗?” “我们想试试!” “大家都是认识,给点儿面子!”刘星道,毕竟打女人地事情他并不在行。 “就因为要给你面子,所以今天晚上才要带你去参加那个商界联谊会。”夏雪看着刘星说道。 “看样子你们是不给我面子喽?” “面子是自己争的,不是别人给地!”夏雨道。 “那我们就手上见真招吧!”刘星看着挡在门前的夏雪说道。 刘星,伟大的中国男人,他继承了中国痞子的光荣传统,周文斌、文正明、祝枝山、唐伯虎在这一刻灵魂附体,他不是一个人,他代表了中国痞子的悠久地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不是一个人。 刘星面对这两个女人,在这关键的时刻,不知道刘星此时面对两个美女能不能狠下心来。 夏雪和夏雨曾经无数次让自己被虐,刘星深知道这一点,他还能够微笑的去对待这两个女人吗?一会儿他会是什么表情? 只见刘星双腿成弓步,靠近夏雪的同时抓住对方的胳臂。用力一推把夏雪推到从后面跟进来的夏雨身上,两个女人一同倒在了床上,而现在挡在刘星面前的也只有这个门了。 “铃…..!”刚刚握住扶手准备离开的刘星突然停下了脚步,因为这个声音正是他地手机铃声,摸了摸口袋,没有。 “哇,谁的n73,好漂亮呦!”坐在床边的夏雪手拿着一部黑色的手机看着刘星笑着说道。 “看看来电。亮子?是谁呀?”夏雨看着屏幕的来电显示问道,“要不要接?” 亮子?刘星愣了愣,亮子不就是陈明亮吗?这家伙怎么想给自己打电话了?妈的,手机什么时候被这两个女人得到的?听着一直持续响着的来点铃声,看着一脸炫耀着地夏雪和夏雨两女。刘星有点后悔了,他在来到夏家之后太随便、太大意了。面对两个精灵古怪的女人,他没有拿出象昨天那样痛斥两个女人的男人作为,他终于自食其果。 “喂。你是谁呀?”夏雪接通了刘星的电话。 “哎,别接我的电话!”刘星来到两女地身前,想要抢回电话,不过夏雨站了起来,挡在夏雪的前面。 “你没打错,这是刘星的电话。我是刘星的什么人?”夏雪听见后看了看一边着急地刘星,然后笑着对电话里面说道,“昨天晚上我和刘星住在一起。你说我和他是什么人?” “亮子,别听她的,这两个女人精神都不正常!”刘星大声的说道,看着挡在眼前的夏雨,刘星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对方抱了起来扔到了床里面,然后一个恶虎扑食把夏雪抱在了怀里,本想抢过电话。不料夏雪在最后一刻把手机扔给了夏雨。 “说。跟不跟我们一起去?”夏雪看着刘星问道,同时双手紧紧的抱着刘星的脖子。双腿也缠在了刘星的腰上,象是树袋熊一样整个身体挂在了刘星的身上。 “你要是在不松开我就强奸你!”刘星看着夏雪狠狠地说道,妈的,别说强奸了,现在的这个姿势跟做爱都没什么两样。 “来呀,有本事你就来呀!”夏雪一副吃定刘星的样子说道。 刘星看着夏雪和夏雨,这两个女人怎么这么闹呀?亮子的电话一定有什么事情,刘星怕耽误了,又知道这两个女人自己是怎么骂也没有用,只要同意。 “行了,赶紧把电话给我,等会儿我跟你们走就是了!”刘星没有好气的说道。 帮完这两个女人后赶紧回北京,死也不来这儿了。刘星的心理想到。 “真的假地?” “快点儿,要不我可真地发火了!”刘星紧皱着眉头说道, “看你着急的样子,信你一次!”夏雨看见刘星地样子,知道自己如果在这样闹下去,刘星可能会真的发火,直接把电话递给了刘星。 刘星把身上的夏雪打发掉,然后走到阳台边上,平息了一下呼吸,然后拿着手机开始跟陈明亮打招呼。 “亮子……!” “你小子也太猛了吧?一下子搞两个女人?”还没有等刘星把话说完,手机另一端的陈明亮已经先说话了。 “你可别想歪了,人生总是充满了许多的无奈。”刘星回头白了一眼屋子里面一脸得意样子的夏雪和夏雨然后对陈明亮说道,“对了,你找我什么事?” “你小子来了上海怎么也不跟我打声招呼?”陈明亮在电话另一端不满的说道。 “我可不想耽误你工作,到时候升不了官我可不管!”刘星笑着说道,“你给我打电话,不会只是为了这件事情吧?” “今天晚上有个商界的宴会,都是些中级以上的企业,都是有钱人,有钱人多的地方,美女自然就多喽,怎么样,去不去?到时候可别怪我这个当哥哥的不尽地主之宜呀。”陈明亮笑着说道,“怎么样,够意思吧?” “我靠,这么巧?我今天晚上也要参加一个商会,在哪呀?”刘星问道。 “金茂,你的那个呢?”陈明亮问道。 “你等等,我先问问!”刘星对陈明亮说道,然后冲着屋子里面的两个女人问道,“哎,今天晚上的那个宴会在哪呀?” “金茂!”夏雪大声的说道。 “听见了吗?”刘星对电话另一端的陈明亮说道,“看样子咱哥俩还真是有缘呀,到哪里都能团聚!不过你现在可是国家干部,参加这种宴会真的没事?” “又不是我一个人,我会那么傻?”陈明亮笑着说道,“有女伴吗?用不用我给你找一个?” “女伴?”刘星听见后微微的回了回头看着屋子里面的夏雪和夏雨,一脸的苦笑,不过陈明亮却看不到,“我还能没有女伴?不过这回的女伴非常的凶悍。再说了,就是没有女伴,凭我的作风,现场勾搭也及时呀!” “说的也对,那就到时候见吧!”陈明亮笑着说道:“记住,不准穿的太帅!” “我也想呀,可是现在已经由不得我了!”刘星苦笑道。 “哈哈,是吗?”听见刘星的话,陈明亮笑了笑,“那今天你可得给我介绍介绍把你欺压成这样的女中豪杰。” “呵呵,希望你认识后别后悔!”刘星笑着说道,然后看了看屋子里面的夏雪和夏雨后小声的对电话另一端的陈明亮说道,“不过她们不知道我家的老底,还以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呢,而且她们俩还是我工作那家公司的老板的女儿,你可别给我捅露馅了!” “你放心吧,他乡遇故知,喝喝就而已嘛!”陈明亮笑着说道。 “恩,那晚上见!”刘星和陈明亮告别后挂上了电话。 “狐朋狗友?”进了屋子之后,夏雪看见刘星的笑容后问道。 “嘿嘿,来吧,最好别把我打扮的太帅,否则你们会后悔的!”刘星笑着说道,物极必反,最厌恶的东西,有的时候也往往是最喜欢的东西。对于刘星来说,宴会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