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别误会,我没让你去打他!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一百二十六章 别误会,我没让你去打他!

第一百二十六章 别误会,我没让你去打他! 合约签订,钱一次性交齐,房门的钥匙已经在张静茹的手中。看的出来,在钥匙握在手中的一刹那,她的心理非常的激动。 下午一点左右,两人都还没有吃饭,所以在附近的一家西餐厅坐了下来。 “西餐厅其实和酒吧的二楼差不多,特别是二楼的里间,无论是在食物还是环境上当初都是这样设置的。闲下来的时候,你可以在各个餐厅走一走坐了坐,休息一下的同时吸取各方的精华,同时也要看看服务人员的素质,想一想我们那里还有什么需要做的!”刘星看着对面的张静茹说道。 “恩,我知道了!”张静茹听见刘星的话后点了点头,原本以为只是吃饭而已,没有想到还有其他的原因。 “别误会,我是临时想起来了。”看出了张静茹心理的想法,刘星笑着对她说道,“人活着就不能不想,如果不想,那就等于残废。” “我有一个问题,可以问你吗?”张静茹看着刘星问道。 “你这不已经是在问了吗?”刘星看着对方说道,“问吧,知无不言,言而无信。不对,是言无不尽!” “我看酒吧中并不是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认识你,这是你父亲的酒吧吗?”张静茹好奇的问道。 “他?他才看不起这些东西呢,他对酒吧的认识还只限于停下来喝喝酒那种阶段。其实酒吧的利润要高的多,虽然不及他,不过也能吓他一小跳。”刘星笑着说道,心理小小的得意了一下。 “那是你自己开的了?”张静茹问道。 “也不是,准确的说是和我一铁哥们陈明亮合作的,五五分帐!”刘星看着对方说道,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对这件事情这么好奇。“高中时期,我经常在这里玩,那时候因为我老爸和陈明亮老爸非常熟悉地缘故,所以在这里几乎不用花什么钱。后来经济危机出现,北京的的娱乐休闲事业遭到了空前的打击,酒吧天天亏本,接近倒闭的地步了。我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只知道这里好玩。不想让它倒闭,不过也怕我老爸知道,所以就四处借钱,还偷偷的跑出去拿家里的东西进行抵押。那个时候酒吧的设施都很陈旧,所以在我投入大量地资金以后,就对酒吧进行的从新的装修,在当时在其他的酒吧老板看来,这无非和把钱扔无底洞没什么两样。但是我会玩。我知道怎么样才能吸引人,现在的酒吧有许多的设计都是我来做的。后来国家介入,经济开始恢复,没有想到最后危机竟然挺过去了,大家手中又有闲钱了。这里有钱人多。会玩的人也多,大家又开始满世界地找新鲜的东西,我这里就很不错,所以几乎天天暴满。这样的情况一直到现在,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才把欠下的钱换上,然后开始盈利,那个时候我也上了大学,之后地几年,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会和陈明亮在这里聚一下。就连我都不得不佩服自己当初冒险投资的决定。直到在那里遇见你,我似乎又变成这里的常客了!”刘星看着眼前地张静茹说道。 “那……那位老板呢?你让我当经理,他不会反对吧?”张静茹听出了刘星话中的意思。她心理明白,虽然现在已经能用平常心来对待刘星了,不过在有些时候,心理还是一直逃避。 “那小子去上海当官了,他已经好几年没有管这里的事情了,我和他都是甩手掌柜,把事情都交给了甘强。他已经不在乎这里的东西了,他现在追求的是这个!”刘星紧紧的握着拳头给对面的张静茹看。张静茹自然明白刘星所说的是什么。 “呵呵。所以你就安心地坐在经理这个位置吧……不用……担心!”说到这里,刘星稍微停顿了一下。眼神穿过张静茹跃到了刚进餐厅的地方,珠光宝器的一个女人虽然很老,但仍然打扮的花枝招展,而她的身边正跟着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 “呵呵,这个世界越来越小了!”刘星神情停顿了半晌之后笑着小声嘟囔道,吃顿饭似乎也变的有意思起来了。 “恩?你说什么?”张静茹没有听见听清楚刘星的话,看者对方问道。 “哦,没什么,没什么!”张静茹赶忙冲着对方摇了摇头,脑袋里面在这一刻又涌出了很多地想法。 到底让不让张静茹看呢?旧情难忘又或者忘记过去,结果是无法预测,刘星地心理不禁的犯起了嘀咕。 承诺承诺,如果张静茹在自己身边只是为了那该死地承诺的话,那么就很有必要让她看看一边的王德。 刘星不知道张静茹现在的心理到底还没有这个王德,也许这样做可以让张静茹对王德彻底的忘记,至少让现在的张静茹心理不会有其他的男人出现。 “你怎么了?”张静茹看着坐在对面愣的出神的刘星问道,不知道从一开始就说的不停的他为什么会停下来。她似乎已经喜欢上了听刘星说话,特别是那些垃圾话。 “王德……!” “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名字!”刘星刚说出一个名字,张静茹原本恬静的表情就冷了下来,声音同样也很冷。 “事实上我也很不想提起这个名字,但是他就在这个餐厅中,你左后方的角落!”刘星冲着对方笑着说道。 听见刘星的话,张静茹愣了愣,猛的一回头向左后方看去,正好看见王德和那个老女人坐在一起甜言蜜语的样子。 “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已经好久不见了吧?”刘星看着对方说道,脸上一股玩味的笑容,“再怎么说你和他也算是老……!” “别说了!”张静茹突然换头看着刘星大声的说道,一脸的怨恨,似乎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真是一夜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呀。怎么样,是不是想起了许多的往事旧情?”刘星看着张静茹笑着说道。 “你是在嘲笑我吗?”张静茹看着刘星问道,不过表情似乎已经没有了刚才那样深刻的怨恨,看样子她的心理已经平静了不少。 “怎么,难道我没有资格嘲笑你吗?”刘星看着对方反问道。 “有……有!”听见刘星的话,张静茹低着头说道,不在正面与刘星对视。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当我前些日子遇见王德的时候,也被他吓了一跳,难道现在的好学生都如此吗?”刘星看着张静茹问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张静茹愣了半晌之后问道。 “你说呢?”刘星眼光又落在不远处的王德身上,然后用低沉的声音对眼前的张静茹说道,“我想知道,你对他现在究竟还是否存有感情。” “这很重要吗?” “当然!至少对我来说很重要!” “陌生人,跟见到陌生人一样!” “胡说,你的第一反应已经告诉我,那不可能是对陌生人的态度。”刘星看着对方针锋相对的说道,“是不是想起了以前许多的事,是不是很后悔自己看走了眼?是不是觉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是!”张静茹回答道。 “那你的人生算完了,要不要你也没有什么用了。”刘星背靠在椅子上看着对方说道,“是的,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但是活在过去就意味着灭亡。如果每次遇见王德你都是这副反应的话,那你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至少我对这段日子对你的帮助非常的后悔,勇气也他妈的白给你了!” 听见刘星的话,张静茹的心慢慢的静了下来,急促的呼吸也变的平缓。 “人这一辈子不能什么都是一帆风顺,经历点儿困难与坎坷那是应该的。生活嘛,总是会用近乎残酷的方式去捶打每一个人脆弱的意志,挺住了你就是强者,挺不住你就会成为绝大多数的人……!我不是也被你骂过甩过恨过吗?我不是也挺过来了吗?所以我是一个强者。你就当王德是你在追求幸福的过程中遇见的一条狗好了。不要惊慌,拿着我给你的勇气勇敢的去与他搏斗。最多会有三种结果:一是你输了,你连狗都不如;二你们平手,你和狗一样;三是你赢了,你比狗厉害,继续走你自己的路。” “你说我该怎么做?”张静茹听见刘星的话后想了半晌,然后抬起头看着刘星问道。 “你怎么变的连一点儿主见都没有了?或者是说你已经把我当成你人生的指路牌儿了?”刘星看着对方笑着说道,不过这样的反应也是刘星最希望见到的。 “就这一次,好不好?”张静茹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用近乎调皮撒娇的语气对刘星说道。 这回轮到刘星愣住了,他妈的,现在的女人怎么都会用这招?都知道自己的弱点了? “咳咳!”刘星低头的咳嗽了两嗓子,然后看着张静茹说道,“前些日子我遇见王德的时候,狠狠的给了他一个大嘴巴……。” 还没有等刘星把话说完,张静茹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挺直了腰板非常自信的冲着角落的王德走了过去。 “你别误会了,我可没有让你去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