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花花公子,有吗?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一百一十二章花花公子,有吗?

第一百一十二章花花公子,有吗? 不知不觉已经剩下最后的一天了,明天就要回北京了。说真的,大家都还没有玩够。特别是刘星,受到夏雨的牵连,随时听候对方的召唤。 其实就那么点儿的伤没有什么问题的,可是众女却以‘如果伤口裂开你能负责吗’,这样一句话,刘星顿时没了脾气。救人救到被人埋怨的程度,真的很失败。 经过了一天两夜的调养,夏雨的腿伤已经愈合了,换了两次药,已经接疙,能在旁人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走路了,刘星也终于得到了解放。 今天是最后一天,也是女同志们最高兴的一天。为什么?哪个女人不喜欢逛街?其实也就是瞎逛,好不容易来趟海边,总得带点东西回去吧? 三亚地方特色的小吃,能带就带,不能带就吃。海鲜水果,在中午狠狠的吃个够,能带回去的,恐怕也只有一些精美的贝壳了。 时间就象钱,看得挺多的,花起来就嫌少了,最后一天也不知不觉的过去了,回想一下,除了吃之外似乎什么都没做。 “刘星,我去老婆那里帮忙收拾一下,等会儿在楼下见!”星期六上午九点半,郝爽跟刘星打了个招呼后就去关洁的房间了。 “恩!”刘星听见回应道,看了看自己的包,除了买了一些贝壳当作纪念品之外,也没有什么东西了。 来到隔壁夏雨和关婷婷的房间,女人的购买欲望总是这么的强,来时的旅行箱已经不够用了,不得不又买了一个旅行包以用来装东西。 “刘星,快来,帮我把这里东西压一压!”关婷婷看见进了房间的刘星后赶紧说道。 听见对方的话,刘星来到她地身前。此时的关婷婷正用脚狠狠的压着旅行箱的盖子,没有办法,东西太多了,拉链都已经拉不上了。 “别往里面塞了,你把它当乾坤袋了?”刘星把自己的包扔在了床上看着对方说道。 “不硬塞装不下。”关婷婷看着刘星说道,“我到是想有一个乾坤袋了!” “你们女人可真够麻烦。来的时候带那么多,回去的时候带的更多。没用地就扔了吧,累不累呀!”刘星没有好气的说道。昨天去当地的市场,几个女人买了许多当地的衣服,这也是她们的包的重量为什么会增加的原因。 “都要用!”生怕刘星抢了她包中的宝贝,关婷婷把包护在身边,突然看见刘星两手空空地样子,心理顿时产生了一个想法。只见关婷婷突然微笑的看着刘星,很妩媚的那种,坐在床边的刘星吓了一跳。 我靠。这女人想干什么?刘星疑惑的看着对方心理想到。 关婷婷微笑地来到刘星的身边做下,一手搭在刘星的肩膀上,嗲声嗲气的对刘星说道,“刘星,你没有什么要带地吗?” “带什么?我去哪里都只带一个包。太多了麻烦!”刘星看着对方说道,同时把身子向一边撤了撤,鸡皮疙瘩都掉下来了。 “刘星,我发现你真的很爷们!”关婷婷又往刘星的身边凑了凑笑着说道。“你不觉得不论是一个绅士还是一个痞子,应该有帮助美女的意识吗?你说……” “你别说了,如果你想让我帮你拿东西的话,那么对不起了,我不能满足你这个愿望!”刘星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对方的话,到了这个时候他要是在听不出对方话中的含义,那么他就不是痞子而是傻子了。不仅是关婷婷,连一边地夏雨都一脸渴望的看着刘星。晕。这女人腿都伤了还买这么多的东西,似乎是早有预谋的。 “为什么?帮我拿吧。” “你想呀,我连自己的东西都懒的拿,还帮你拿?我有病呀!”刘星没有好气的说道,这个女人怎么老是喜欢占自己的便宜呢? “凭我们俩这么多年地交情,你就帮我拿吧,就这一次,怎么样?”关婷婷看着刘星企求道。同时拿出一副楚楚可怜地表情。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关婷婷心理想到。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不劳而获。财色兼收,坐以待币。醉生梦死。现在看来,我离这个目标是越来越远了,而你离这个目标却越来越近了!”刘星白了一眼对方说道,“我也终于知道你们女人希望嫁给唐僧地目的了。不仅仅是能玩就玩,不能玩就把他吃掉。还因为唐僧有匹白龙马,到时候能帮助你们驮东西,对不?” “嘿嘿,我没有你说的那么伟大!”关婷婷听见刘星的话后笑着说道,然后把两个新买的旅行包堆在刘星的身边,站起身来很器重的拍了拍刘星的肩膀,道“这两个包就交给你了,一定要完成任务,回北京后我请你喝汽水,怎么样?” “我怎么那么贱?为了一瓶汽水干这么重的活?再说,你怎么这么多包?你是不是早有预谋的?”刘星狐疑的看着对方说道。两个旅行包,一个行李箱,就算是男人也拿不过来呀。 “我的一个,夏雨的一个,有好事,我总不能忘了她吧?再说她现在还是伤员,我可不是无情的人!”关婷婷看着刘星说道。 “我是无情的人,行不?”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不,你是有情人,如果你觉的那两个包不行,那就拿这两个旅行箱怎么样?” “滚!”刘星冲着对方不客气的骂道,一个箱子最少也有五十斤,自己吃饱了撑的,锻炼身体?伸手掂量了一下身边的两个包,十来斤吧,并不算沉! “看在你请我吃螃蟹的份上,我就帮你拿了!”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那夏雨的包呢?” “你管的还挺宽!”刘星没有好气的说道,然后看着一脸希冀地夏雨,“看在你现在是伤员的份上。下不为例!” “耶!”听见刘星的话,关婷婷高高的跳了起来并高声呼喊着,不知道是在高兴刘星帮她拿包,还是在庆祝她的小算盘得逞。 “看吧,我就说刘星会帮我们拿的!”关婷婷笑着对一边的夏雨说道。 “谢谢!”夏雨冲着刘星微微一笑说道,这两天确实麻烦眼前这个男人了。 “相比于这种精神上的感谢,我更喜欢实质地东西!”刘星看着对方说道,“快点儿。下面的车还在等着呢,你们俩可真磨蹭,你看看吴姐,早就准备好了。”刘星肩上挎着自己的包,双手一手一个包,象逃难的一样。 “就好了,就好了!”关婷婷费了好大的立终于把行李箱的拉链拉上,算是收拾好了。三人把房间门关好。坐上电梯下了楼。 “哇,刘星,你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当看见大包小包一共仨包的刘星从酒店里面走出来的时候,郝爽惊讶地说道,这两天似乎并没有看见刘星买什么东西。 “什么眼神儿。这是关婷婷和夏雨的,我倒霉,被她们俩给抓到了。”刘星看着对方说道,然后把包扔到大巴下面放行李的箱子中。 “刘哥偏心。我的东西也很多,怎么没见帮我拿?”刘晶晶嘟着嘴一脸看着刘星道。 “没有办法,谁让你们脸皮薄呢?”刘星笑着说道。 “刘星,又在说我坏话是不是?”关婷婷在这个时候从酒店里面走了出来,不同于刘星的大包小包,关婷婷紧有地那么一个大行李箱被一位男服务生搬了出来,夏雨也是如此。刘星眼睁睁的看着男服务生从自己的身前经过,把关婷婷和夏雨的箱子放到大巴里面。然后冲着两女绅士般地一笑走回酒店,小费都免了,一步三回头。 “妈的,我去找找他,干什么不给我拿!”刘星看见此番情景后怒火心生,这他妈的不是搞歧视吗? “别,刘星,别去了。犯的上跟他一个服务员计较这些吗?他可能是单身!”郝爽眼急手快立即拉着刘星的胳臂。防止刘星冲进去惹出什么事。 “是呀,刘星。犯不着!”关洁也劝着刘星说道。 “刘星,别生气了,就算是帮我行吗?那样的男人一辈子也不会有出息的,我也只不过是装做一副拿不动的样子而已,没有想到他就过来献殷勤了!”关婷婷站在刘星身前,推着刘星地胸口,她可是知道刘星生气时候的样子,要是让刘星进去找了刚才那个服务生,恐怕不断几根肋骨是不带罢休的。 夏雨在前几天领教完刘星那惊天的一脚,赶忙在挡在刘星的身前。 “他妈的别让我再看见你!”刘星冲着酒店大声的喊道,然后看着眼前的关婷婷和夏雨,“以后别指望我再帮你们俩拿东西了!”说完上了大巴。 不是刘星小气,这确实挺气人地。一,很简单,那个男服务员欠打。二,关婷婷和夏雨既然打算让服务员帮她们拿了,为什么还要让自己拎着两个大包?这他妈地不是拿人开心吗? 刘星上车后一直坐在大巴最后的位置,周围被一股煞气所笼罩,虽然他地周围还有座位,但是公司的其他同事愣是不敢靠前,就连平常很刘星关系很‘铁’的关婷婷竟然也畏畏怯怯的,最后在吴姐的带领下,才来到刘星的身边坐下。 这次回飞北京,刘星真的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生怕错过与空姐的搭讪,如果象来的时候那样一觉睡到三亚的话,那么刘星已经做好了再飞回三亚的打算。 “欢迎您登机,请问您是什么座?”乘务长站在机门口迎客的时候,礼貌的看着刘星问道。 “金牛座,小姐你呢?”刘星站在门口处看着乘务长笑着问道,他要利用每一个机会。 “我是白羊座,我是问你坐在哪一个座位?”乘务长看着刘星问道,干了这么多年,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人。 “哦……!” 刘星满怀着憧憬登上了飞机,只可惜老天似乎与刘星作对一样。把刘星安排到了最里面的位置,而且还是三排座位的那种最里面。他想换位置,但是身边是关婷婷,过道位置是吴姐,这可让他怎么换呀! “嘿嘿嘿嘿!”一坐上飞机,关婷婷就冲着刘星滋着牙直乐,似乎猜出刘星心中的郁闷了,一脸阴险的样子让刘星理都懒的理! 啊~~!本来美妙地航空之旅现在却变成了这副样子。看来只有老老实实的坐在最里面了。至于刘星誓要搭讪的空姐,现在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让我悲也好让我悔也好,恨苍天你都不明了。让我苦也好让我累也好,让我看到空姐她的笑! 这次还算不错,至少刘星没有错过午餐时间。不过因为在最里面的原因,又加上身边坐着个祸害精关婷婷,刘星甚至连想多说几句话的都没有任何的机会。 “喏,这是我答应你的请你喝地汽水!”关婷婷把一杯橙汁递给刘星笑着说道。 “你以为我傻呀?这是免费的。你可真抠门!”刘星狠狠的看着对方说道,不过还是喝了下去,不喝白不喝。 无聊,如果不能跟空姐搭讪,那坐飞机只剩下无聊了。 突然。刘星感觉肚子靠下的部位的有点涨。好,没有白喝那么多饮料,机会终于来了!刘星暗暗的给了自己一个鼓励,没有什么比在这个时候来尿更能让人兴奋的事情了。 “那个。让一让,我要去卫生间!”刘星一脸平静的看着身边地关婷婷说道,不过心理已经乐开了花,这个理由真是太好了。 “忍着,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就到北京了!”关婷婷瞥了瞥刘星一眼,继续看着手中的杂志。 “去卫生间也不行?还有一个多小时,我憋不住了!”刘星皱着眉头一脸难耐的样子说道。 “谁让你喝那么多汽水的!”关婷婷看着刘星说道。 “你要是不给,我能喝那么多吗?要怪你怪你!快起来。憋出病你能负责吗?”刘星没有好气的说道,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恶了。 关婷婷歪着头看着刘星,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番,“你真的要去?” “真的!”刘星道。 关婷婷伸手把刘星面前的那半杯橙汁拿了过来喝了下去,然后把杯子递给了刘星。 “用这个,你放心,我不会看地!” 刘星无语了,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这样欺负人的。 “不行。我流量大,小杯子不够用!”刘星看着对方说道。“快点儿,现在不是和你斗嘴的时候。我要大小号全上,你要是不嫌难堪,我就喊了。” “你喊吧,我到是想看看你的脸皮到底有多厚,我就不信你能喊出口!”关婷婷听见刘星的话后笑着说道。 刘星好笑的看着对方,这女人真是不可理喻,那副表情明显是以为自己不敢喊,刘星什么事情都能忍受,但是被瞧不起,绝对不行。既然你不怕难堪,那咱也不怕丢脸。刘星想到这里,突然站起来,冲着不远处的空姐大声地说道,“小姐,这个可恶的女人不让我去卫生间,你能不能把她弄走?”就象小学生在向老师告状一样。 “唰唰唰!”一道道目光从机舱的各个位置集中到了刘星和身边的关婷婷身上,离的远的人站了起来,希望能看清楚那个不让男人去卫生间的女人。 “刘星!”听见刘星的话,关婷婷狠狠地咬着牙,上下两排牙齿磨地直响。她实在是没有想到刘星真的能干出这样地事情出来,或者是说,刘星的脸皮之厚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 “去死!”当空姐看着关婷婷走了过来的时候,关婷婷实忍不住从周围传来的笑声了,身子向口一靠,腿向后一收,给刘星放行。 刘星得意的看了关婷婷一眼,穿过关婷婷和另一边的吴姐来到过道的位置,脸上带着胜利的喜悦,就象打了胜仗的将军一样。 ‘记住,不要看不起人,屎尿憋急了,我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刘星看着关婷婷,用眼神传达着心理的意思。 ‘你就脸皮厚吧!’关婷婷狠狠的瞪了刘星一眼,然后低头看着杂志。 刘星得意的看着关婷婷,然后向卫生间走去,还真有点憋不住了。 “对了,小姐,有没有花花公子?”临进卫生间之前刘星看着一边的空姐问道。 “对不起先生,飞机上没有!”空姐听见刘星的话后愣了半晌,然后一脸无奈的说道。 “那中华呢?来根!”刘星看着对方说道,什么破飞机,连花花公子这么好的杂志都没有。 “对不起,我们也没有!” “报纸或者杂志总有吧?”刘星看着对方说道。拉屎是一种很爽但却又很无聊的事情,怎样让拉屎变的不无聊呢?豪华配置:中华一根加上花花公子一本。建议配置:时尚杂志一本。最低的配置:报纸……! 这位空姐还算不错,给刘星递过来一本杂志,刘星道了声谢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进去了。 待刘星把卫生间的门关上之后,原本保持微笑的空姐脸色一下子暗了下来,赶紧离开此地。如果继续留下去,只定那个男人出来后还会冲着自己要什么希奇古怪的东西呢。 ‘花花公子?我还想看呢!’空姐的心中想到。 浑身轻松的从卫生间出来后,原本还打算把杂志还给那位美丽的空姐,却发现对方已经消失了,无奈的摇了摇头,有眼不认识自己这块宝玉呀。 其实也没想怎么样,只不过想说声杂志很好看道声谢而已,连感谢的机会都不给。国内的还是保守呀。如果是美航,嘿嘿嘿嘿。不要误会,如果是美航,应该有花花公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