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莫生气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一百一十章 莫生气

第一百一十章 莫生气 “怎么了,一脸垂头丧气的样子,不去游泳了?”夏雨看见刘星闷闷不乐的样子后奇怪的问道,刚才可是还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呢。 “没事!”刘星看着对方郁闷的说道。 “这还没事呢?脸拉的跟毛驴有的一比。快,跟我说说,我正无聊呢!”夏雨十分八卦的看着刘星追问道,没有办法,她已经在这里躺了半个多小时了。 “纯净无暇的沙滩,海天一色的情景,自由自在的躺在沙滩上做做白日梦,真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呀!”刘星躺在一边椅子上,拿起一边的一瓶饮料‘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你到是说呀?”夏雨推了推刘星的肩膀不满意的说道,“别卖关子了,闲着也是闲着,你总不会准备在这里做一天的白日梦吧?” 刘星看见对方一脸好奇的样子,想了半晌还是决定和夏雨聊聊,看看她能有什么反应,是不是会象她姐姐那样冲着自己横眉毛瞪眼。 “如果我跟你说,我不是处男,你会惊讶吗?”刘星侧过头看着夏雨问道。 “这有什么惊讶的,你那么色,是处男才奇怪呢!”夏雨听见刘星的话后愣了愣,然后笑着对刘星说道。 “如果我跟你说六年前我甩了一个女人,现在那个女人又找上我,非要当我的女朋友,你会奇怪吗?”刘星看着夏雨接着问道。反应比较正常,不象夏雪那么大惊小怪的,太好了! 听见刘星的话,夏雪歪着头想了想,然后看着刘星,道:“不要告诉我你刚才遇见那个女人了!” “先回答我的问题!”刘星看着对方问道。 “你的毛病虽然很多,但是也有优点。相信!”夏雨看着刘星说道。 “对嘛,你的反应才是正常的,你姐……!”刘星刚要跟夏雨说刚才地事情,却发现几米外正在看书的吴梦,刘星把话音稍微降了一下,然后看着对方说道:“刚刚我遇见那个女人了,就是昨天你跟踪我看见的那个舞蹈老师……!” “哦,原来是她呀。她是舞蹈老师?难怪身材那么好,又漂亮!”夏雨听见刘星的话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别打岔,继续听我说!”刘星看着对方不满意的说道,“我今天先遇见的你姐,然后又遇见的那个女人。为了不让那个女人继续纠缠下去,我把你姐当成了挡箭牌,让她配合一下。开始态度还很好,可是一听到我和那个女人上过床。就开始胡思乱想,还给我脸色看,我……!”说到这里,刘星愣了愣。 夏雪不会是喜欢上自己了吧?根据他纵横花海这么多年地经验,女人在听见自己心仪的男人跟别的女人上床。不管是六年前还是昨天晚上,态度都会发生改变的。刚才夏雪的样子很象。 “你怎么了,接着说呀?”夏雨看着刘星问道。 思绪被夏雨打断,刘星不禁看向对方。突然想起这个女人在美国待过一段日子,那些可是很开放的,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夏雨和夏雪的反应才不一样的呢? 别地事情是‘宁可信起有也不能信其无’,但是遇见这等事情,‘宁可当起无也不能误会其有’,否则会很麻烦的。 还有,自己在这里想什么?为什么要在乎夏雪的感受呢?为什么对夏雨给自己眼色看这样在意呢?难道自己喜欢上她了? 刘星越想越觉的不可思议。猛的直起了身子,使劲地摇了摇头,他现在的思想混乱的很,必须清醒一下,如果照这样继续想下去,恐怕世界末日都要想出来了。 “喂,你哑巴了,到是说话呀?”夏雨轻轻的推了推刘星不满地说道。真是钓人胃口。 “不说了。晒太阳!”刘星一翻身又躺在了床上。 “你有病呀!”夏雨用那条好腿狠狠的冲着刘星蹬了一下,可惜十分的不巧。正好被刘星抓住脚脖子。 “还敢踢我?你的胆子可真是变大了,平常也就算了,有伤在身你还敢赤裸裸的挑衅,罚你就这样坐着!”刘星看着对方没有好气的说道,不论对方怎么挣扎,就是不松,象老虎钳一样。 “你松开,你欺负一个伤人算什么能耐?”夏雨哪里能老老实实的忍着被对方抓住?脚不停的乱蹬,可惜力量实在是不足以与刘星地手力向抗拒。 “别费劲了,只要我不松,你的脚是抽不出去的!”刘星看着对方说道,“你也知道自己是伤员?那也还用脚踢我?而且你不要忘记了,昨天是谁在关键时刻把你从流氓的手中救了出来;到底是谁昨天晚上抱着你走了十分钟的路回到酒店找医生;今天又是谁抱着你从闷死人的屋子里面把你抱到了沙滩。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似乎连一句谢谢也没有说过,是吗?” 听见刘星的话,夏雨原本挣扎地脚停下了动作,忍由对方那么握着,同时心理也想起了这两天发生地事情,并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自己确实没有谢过对方。 “谢谢你!”夏雨看着刘星说道。 “别!好象我求你谢谢我一样,不想谢就不要谢,何况咱也不是那种救了人还要让人谢谢地人。学习雷蜂,好榜样,做好事不图回报!不过有些人不要忘恩负义就行!”刘星躺在椅子上说道,然后把对方的腿松开,拿起一边的太阳镜戴上,双手垫在脑袋下面,享受着阳光和过路的美女。这位置确实不错,人流量大,风景这边独好! “被你说的我好象是忘恩负义的人一样!”夏雨听见刘星的话后嘟着嘴说道,然后把脚收了回来。 刘星没有说话,有的时候,沉默往往是最厉害的武器。 “我请你喝汽水?”夏雨凑到刘星面前问道。 “我有!”刘星放平了身子,长年在办公室中待着,每天只能在回家的时候晒晒月亮。现在终于见到太阳了,晒的真是舒服,混身上下懒洋洋的。这里真是一个容易让人变的懒惰的地方。刘星不禁的伸了一个懒腰,真是太爽了。 “要不要杂志?”夏雨又问道。 “有美女看,谁还看杂志呀!”刘星道。 “你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你的?”夏雨接着问道,她可不想成为忘恩负义的人。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我又没缺胳臂少腿的,用的上你帮忙吗?太看不起人了。”刘星看着对方不满的说道,“还有,别对我这么殷勤,我很不习惯。”刘星现在就是想难为夏雨一下,总不能老是给她阳光吧?太灿烂了也不好,有时候还是给点脸色比较好,防止蹬鼻子上脸。 “生气了?”夏雨以还剩下的那条好腿为支点,起身坐在刘星的躺椅上,伸手把对方的太阳镜拿了下来,却看见对方已经闭上了眼睛。 “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人生就象一场戏,因为有缘才相聚。为了小事发脾气,回头想想又何必。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怒火中烧损肝肠,怒发冲冠裂心脾,我若气死谁如意,况且伤神又费力。纵是他人有负我,何苦自己罚自己?吃苦享乐由它去,神仙羡慕好脾气!”刘星拿出没有一点在意的表情对着夏雨说道,他也不记的这些话是谁说的了,只是感觉说的很对而已。事实上这是两个段子,只是有些地方忘记了,胡乱编在一起的而已。别说,还真挺顺。 “可是你刚才对我说的那些话,明明就是一副生气的样子!”夏雨看着刘星说道。 “生气又不是什么好事,我把那玩意露在脸上干什么?我生气的时候是大笑,记住,是笑!”刘星看着对方说道,然后伸手抢过太阳镜,重新带好。调整了一下身子,却见到夏雨坐在自己的椅子。 “一边去,别在我这里坐着,我说我的地方怎么变小了呢,我还以为我游了一圈又变胖了呢!”刘星冲着夏雨没有好气的说道,若是平常,早就一把推开对方了,可是现在对方的腿上有伤,行动不利落,刘星也刚抬起的手又收了回来。刘星还是一个比较细心的男人。 “可是你明明就在生气,就是在狡辩!”夏雨赌着嘴看着刘星,坐在躺椅边上就不挪屁股。 “我不会象你那么小肚鸡肠的,我也不会拿你的错误来惩罚我自己的心、肝脾、肺、肾,与其受折磨,不如抛开这一切,享受这自由奔放的阳光,呼吸着这清凉舒爽的海风,微笑着面对着蓝天白云。我的心很宽,已经溶入自然里面了,别打扰我!”刘星躺在椅子上,嘴边带着一丝微笑,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正拿出一副享受的样子,看不出一点不开心。虽然没有看小弟弟,但是刘星一样能屈能伸,这就是男人,这就是刘星。 “是吗?我本想回到北京后给你做几个拿手的小菜来报答你的,现在看来是不用了!”夏雨笑眯眯的看着刘星说道,然后起身坐回了她自己的椅子上。 “别跟我来这套,你要是想做不用我说也能做,你要是不想做,我说了也白费。一切顺其自然,况且我们有言在先,早晚都会给我做的,我又何必着急在这一时?记住,不要拿写烂七八糟的事情来威胁我。”刘星笑着说道,夏雨的激将法刘星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刘星也不奔,欲擒故纵,看谁能熬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