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花前月下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九十九章花前月下

第九十九章花前月下 “你这样的想法是不好地,太悲观了应该改正,不过怎么平时却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呢?”郝爽看着刘星问道。 “悲伤不是表演,只是一种心情,不能够随便表露的!”刘星笑了笑说道。 “说的也是,当初没结婚的时候和你嫂子在一起,知道她人长的好,家庭条件也好,追她的男人也多,当时我也挺悲观的,有好几次都想打退堂鼓,不过还是要拿出一副笑脸!”郝爽听见刘星的话后笑着说道,“对了,你被女人甩了,难道就打算永远这样伤下去?难道就不准备找其他的女人了?” “笑话,我怎么会是这种人呢?一片树叶完全可以在春来之时损落,但是凋落的仅仅是一片树叶,决不是整个春天。”刘星道,同时心理也想起了远在北京的张静茹,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对呀,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盯着一人找?高中本来人就少,再说质量也不好。山外青山楼外楼,她不爱你你不愁。身边美女多又多,哪个不比她温柔” “郝哥,这似乎是当年我对你说的,怎么反过来说起我来了?”刘星看着对方笑着说道,一年前的话了,没有想到他还记的。 “呵呵,别管谁说的,意思对就行。”郝爽笑着说道。 “说的对,用不用我再教你几句回去在危急时刻哄哄嫂子?”刘星道。 “别,要是让她知道我这话是从你那里学来的,危急会变成危机的!”郝爽苦笑着说道,“你嫂子喜欢原创!” “真舒服呀!”刘星坐在椅子上,四肢舒展的伸了一个懒腰。 “是呀,环境幽静,空气清新。月亮都比北京的亮。”郝爽仰着头看着天说道,“白天,天也蓝,云也白……!” “天上云,地下霜,大姑娘的屁股,白菜梆!” “什么?” “四大白!” “呵呵,多想不再去想呀!”郝爽突然叹了口气说道。刘星转头看着对方,知道对方是觉的愧对关洁,为没有给对方带去更好地生活而惭愧。 “人活着,就不能不去想。你不要那么多愁伤感,你有你的优点,嫂子自然也不会看走眼。她知道她要过什么样的生活,而且我看的出来,她对现在的生活也感到很幸福。一万块钱的幸福。你可以买个新手机给她,让你们的幸福声音零距离;一千块钱的幸福,你可以陪着她逛街买她喜欢地衣服;一百块钱的幸福,你可以在寒冷的夜晚买份关东煮温暖她的手心;十块钱的幸福,你可以在炎热的夏日买支雪糕给她消暑解热;没有钱的幸福。你可以牵着她的手漫步在柔软白沙地海滩上。只要幸福就好!”刘星望着天上的月亮说道。 “是呀,幸福就好!”听见刘星的话,郝爽感怀的望着天。 “每个人都有自己想抛弃的东西:丑陋地,柔弱的。同时也有想获得的东西:金钱。美貌。但是却殊不知,想抛弃的东西总有一天会成为想获得地,而想获得的,总有一天会成为想抛弃的。小弟弟的精神不用我在重复一遍了吧?”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呵呵,不用了。你的这种反思的方式还真够心意!”郝爽笑着说道。 “有时候,一些事情想想其实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我们很喜欢把它扩大来看而已。其实无论什么事情,心态是最重要的。象你老是多愁伤感就不好了,要把自己的心态调整好,就不会觉地是大问题了。再说你现在的收入也不低,工资加上年中和年末的奖金,也有十几万了吧?”刘星看着对方道。 “是呀,自从进了六部,认识了你这些哥们与那些姐们之后,收入就变多了。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说起来刚开始你和吴姐真的帮了我许多的忙。如果没有那时的帮助。也就没有现在的我。我可能还在那些烂部门挣那么点儿固定的工资!”郝爽看着刘星说道,对于把他调到这个部门以来。刘星对他地帮助,他是永远都不会忘记地,心理都带着感激。 “滚!”刘星看着对方说道:“说这些你就太见外太不够哥们了,还有,这是你自己的努力,老师再好,学生不学,那也是白费。” “呵呵,说起来结婚之后咱哥俩就没有象今天这样在一起聊了。上次是我结婚地前一夜,不过每次和你聊天,我的心都会轻松许多。真怀疑你的话带着佛音!”郝爽看着刘星笑着说道。 “三界所有,唯是一心。心画诸世间,有漏生识,相随识起,五蕴从生。修禅之道,见心而识法界,悟空而得圆通。空有相别,何以成空?谓之无佛无念无心。见心得无心,向上一路,处之泰然。”刘星拿出一副心怀天下大彻大悟的样子说道。 “什么意思?”郝爽不解的问道。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刘星摇着着头说道。 “刘星的意思就是告诉你,凡事要顺其自然,艰难曲折是必然的,遇事处之要泰然,失意之时要坦然!”突然一个声音从隔壁传来,刘星把头向前一伸,看见隔壁的关婷婷正笑嘻嘻的望着这边。 刘星和郝爽愣了愣,刚才聊的尽兴,忘记这阳台是露天的了。 “刘星,想不到你说的话还瞒有这里的嘛!”夏雨也走了出来看着刘星笑嘻嘻的说道。 “你……你们竟然敢偷听男人之间的谈话。说,你们是从哪开始听的?”刘星看着对方说道,同时脑袋里面仔细的回想的一下,似乎并没有说别人坏话,还好! “该听见的全听见了,不该听见的也都听见了,你说我们听见多少?”关婷婷笑眯眯的说道。 这酒店什么都好,就是露天的阳台不隔音。晕,露天的隔个屁呀!说点话如果周围的阳台有人,全能听见,连喇叭都省下了……! “那你知道小弟弟精神吗?”刘星看着对方颇为无耻的问道,其实他的目的很单纯,那就是想测测对方到底从哪里开始听的。 “什么小弟弟精神?”关婷婷听见后一愣,然后不解的问道。 “那是咱们刚出来时候说的,她们可能没听见!”郝爽轻轻推了推刘星小声说道。 “哦!”刘星点了点头,既然荤段子也没听见,那就没什么了。 “我们是从郝哥说,公司楼下有位漂亮的女咨询员追求刘星的地方开始听的!”夏雨笑着说道。 我靠!刘星听见后和郝爽对视一眼,这他妈的和全听见有什么区别? “还有谁听见了?”刘星朝另一边大声的喊道。 “嘻嘻,刘哥是好男人,郝哥真是好丈夫!”隔着两个阳台外远的刘晶晶笑着伸出头说道,而郭静也走了出来。 刘星看了看郝爽,用眼神传达心中的意思。 ‘咱俩刚才说话声这么大?连那么远都听见了?’刘星的眼神。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郝爽苦笑着说道。 “糟了,嫂子在哪个房间?”刘星看着郝爽问道。 郝爽听见刘星的话后一愣,目光穿过刘星,直射到关婷婷与刘晶晶之间的那个阳台。 “嫂子,快出来吧,郝哥正往这边望呢!”郭静趴在阳台上朝着隔壁大声的喊道。 “没跑了,肯定是听见了!”刘星道。 似乎是为了验证刘星的话,中间的阳台终于出来了人,不过出来的并不是郝爽的老婆关洁,而是同房的吴姐!不过从吴梦笑眯眯的样子就知道,肯定都听见了。 “本来想睡觉的,海风有点大,刚想关窗却听见有人在探讨人生的问题。不知道是不是你们俩位?”吴姐看着刘星和郝爽笑着问道。 “除了我们俩还有谁呀!”郝爽苦笑着说道,听见吴姐这么一说,心理顿时没了底,不知道老婆会怎么想。 “吴姐,那个……她睡觉了吗?”郝爽带着一脸希冀的问道。 “没有,刚刚出去,并让我转告一个男人,让他谈论完人生的时候,老地方见!”吴姐笑着说道。 “老地方见?”周围的人听见一愣,郝爽想了半晌,突然进了屋子跑出门。 “刘星,我出去了!” “老地方?不会是回北京了吧?”关婷婷愣愣的说道。 “你傻呀,以后说话用点脑子好不好!”刘星听见后没有好气的说道,“今天下午到了酒店之后郝割哥和嫂子就出去了,看样子连交头的地点的找好了。厉害!” “交头地点都找好了?什么意思?”夏雨不解的问道。 “小两口幽幽会说说情话什么的。夫妻间的事情,跟你们这些未婚人说了也没用。回屋,看看海南电视台的女主持长的什么样!”刘星说完走回了房间。 “切,就好象你是已婚人士一样。哼!”关婷婷没有好气说道,其他人相继回房。 刘星坐在床上,没有想到无意间的话竟然被周围的人听到了。郝爽和关洁这夫妻俩现在可能相互偎依在一起谈情说爱呢。 花前月下?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有这样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