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不是想买地,其实想整你!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八十七章 不是想买地,其实想整你!

今天上班的路上非常的静,夏雨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不就是干了一点儿活吗,至于累成现在这副样子吗? 刘星无奈的摇了摇头,大小姐终究还是大小姐呀。看见对方象霜打了茄子一样----蔫了,刘星也有点不忍心在调戏对方。 哎,自己究竟还是善良的!刘星深深的叹了口气在心理想到。 到了公司,迎面就看见坐在椅子上不停比划着的关婷婷。 “又占到什么便宜了,把你高兴成这个样子?”刘星把包放在桌子上,给自己倒了杯水喝,夏天太热了,走了几分钟就出汗了。 “星星,我这哪里是高兴呀,分明是一张苦脸!”关婷婷看见刘星话哭丧着脸说道。今天都是怎么了?夏雨苦着脸是因为干活累的,可是象关婷婷这种一直不干活,连衣服都懒的叠的人也会有苦脸? “你过的不是一直很潇洒吧,天天有饭噌!”刘星坐了下来看着对方说道。 “哎,我爸妈不知道吃什么菜了,竟然让我去相亲!”关婷婷坐了下来说道。 “噗~~!”听见对方的话,刘星把刚喝到嘴里的水都吐了出来,然后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关婷婷,道:“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相亲?” “我妈安排的,说我老大不小了,不能在这样混下去了,应该赶快找个好人家,又说她有个老同学,孩子是博士,在外企工作一个月好几万,人还老实。我都要晕了,好不容易决定星期天回家看看她,她却对我说这些,这种条件在我眼里只能算是垃圾股!”关婷婷看着刘星说道。 “你没跟阿姨说吗?”刘星看着对方说道,刘星跟关婷婷的父母也很熟悉,想当年还去噌过几顿饭。 “说了也没用,让我明天中午准备一下,去见人。哎,真不知道她操哪门子心!”关婷婷叹了口气说道。 “明天?”周围的人听见后愣了愣,“这么快?” “是呀,所以我才愁的!”关婷婷叹着气说道。 “去就去吧,不管成功与否,也得给父母个交代。毕竟大人们都是同学,如果你不去,他们在面子上会过不去的!”吴姐看着关婷婷说道。 “哎,只有如此了!”关婷婷丧气的点了点头,突然把目光集中到了一边优哉游哉的刘星身上,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一把拉住刘星的胳臂:“刘星,帮我个忙怎么样?” “如果你想让我陪你一起去,那么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对不起,你找错人了,我从来都不会电灯泡的!”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什么嘛,谁让你做电灯泡的,陪我去再一边看着也不行吗?就当调节一下气氛了。” “我可不干,这种事情你还是找别人吧。再说,你不是不愿意吗?那还调节什么气氛?你吃你的,尴尬的应该是男方才对。”刘星看着对方说道,然后收拾好拍卖要准备的资料,拎着包站了起来,向对面的的郭静一招手。 “小静,走了,迟到可不好!” “恩!”听见刘星的话,郭静点了点头,连忙把桌子上面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跟着刘星向外走。 “刘星,你就这么忍心眼睁睁的看着我掉入火坑?”关婷婷大声的说道。 “你放心,我会闭上眼睛的!”刘星朝着办公室门前的关婷婷大声说道,然后走进了电梯。 按照规定的时间,拍卖会的时间在十点,刘星和郭静去的时候,时间刚刚好。其他的几家老总也都来了,由于事先都已经计划好了,刘星进去后微微一笑,算是无声的对所有人打了声招呼吧,然后坐在中间的位置。 刘星一直对拍卖有看法,他不明白,这种资本主义制度中的买卖方式为什么会出现在社会主义国家中。不过拍卖做为商业中的一种买卖方式,应该算是买卖的一大进步,也许这就是改革开放的结果吧。 刘星向周围望了望,确实看见了几个不认识的人,估计应该是托,而那姓金的此时正站在一边微笑的与周围的几个工作人员说着什么。 似乎他也认出了刘星,眼睛不是的向这边看着,不光是刘星,还有刘星身边的郭静。郭静一直没有给那个姓金的好脸色,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之后就坐在刘星的身边,手里拿着拍价小牌。 因为只有一件拍卖品,而且价值并不算太高,所以拍卖会的规模也不算大,大厅中都是零散的坐着几波人,而且还因为经过刘星的‘请客’之后,现在都摆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有几个竟然与带来的秘书开始调情了,娘的,哪有一点儿拍卖会的样子?拜托,演戏也要专业一点儿呀。 拍卖采用是英格兰拍卖,也叫做增值拍卖或低估价拍卖。就是说在拍卖过程中,拍卖人宣布拍卖起叫价及最第增幅,竞买人以起叫价为起点,又低到高竞相应价,最后以最高竞价这以三次报价无人应价后,响槌成交,但成交价不得低于保留价。这是最常见的一种拍卖手法。 看了看时间,十点整,一个穿着西装的人站在最前面,看样子他就是拍卖师了。说了一大堆的废话,磨蹭了五分钟左右,终于开始叫价了。 “起价两千万,每次最低增幅每平方米十元,价高者得……!” 静,出奇的静,应该说是叫价的人很静。正常的情况下,当拍卖师宣布竞价开始的时候,由于价钱较低,所以叫价的人应该多才对,可是现在却没有一个人喊价。有的与小秘书调情,有的小声的打电话,有的最直接把耳机塞在耳朵上不知道是在听黄段子还是什么的,特别的认真。 看见这种情况,拍卖师愣住了,久经拍场数年,他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难道这些人都是来起哄的?没有叫价,只有他一个人站在台上,情形十分的尴尬。 要说最愣的,还是土地的所有人金总,只见他站在一边,已经没有刚开始的那份悠闲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在场的众人,然后与他安排在其中的人对视了一眼。妈的,在这样继续下去,托都没有用武之地了。 金彪心里很纳闷,这块地虽然不是什么大地皮位置也不算太好,但是在他决定拍卖之前,可是有好些买家找他的。价钱最高的已经抬到了近四千万,按理说他三千万购得的小挣一千万也就得了,可是人哪里有不贪的,一个贪字让他把地皮叫给了拍卖行,以为经过大肆的宣传能够引来更多的买家参与从而使价钱更高。可是现在,参加的人都来了,可是竟然没有一个喊价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静,举牌!”刘星对身边的郭静说道。 “哦!”郭静听见后点了点头,她还是第一次参加拍卖会,也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到底是属于正常还是不正常,只有听刘星的,把手中的牌子高高的举了起来。 “啊,这位小姐出两千万,还有没有哪位能比这位小姐出更高的价钱?”拍卖师看见终于有人举牌了,高兴的不得了。 静,依然很静,没有人举牌,准确的说连看他的人都没有。 一边的金彪看到有人喊价,而且又是那对相识的男女,立即朝场下的人使了个眼色,示意抬价。场下之人点了点头,然后把牌子觉了起来。 “好,这位先生也出价了,两千零一十万!”拍卖师大声的说道。 听见又人有喊价,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人身上,把那人看的一愣一愣的,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刘哥,怎么办?他出的比我们高,是不是……!” “不要着急,沉住气,现在着急的不应该是我们!”刘星笑了笑说道, “哦!”郭静听见后点了点头,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 “还有没有人出更高的价钱?”台上的拍卖师大声的说道,他干这一行这么久,当然也知道刚才喊价的人就是卖方的托,不过这不关他的事,他的责任就是调节气愤拍出高价,因为价越高,拍卖行所得的回扣就越大。可是看今天的形势,似乎拍不出什么高价了,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赶紧把这块地卖出去他好赶紧离开,否则让同行知道了,还以为他这个拍卖师不称职呢。 “两千零一十万第一次!” 已经开始倒记时了,金彪原本高兴的脸随着拍卖师的话越来越沉了。 ‘妈的,这群王八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不喊价呢?妈的,难道让我自己出钱买我自己的地?’金彪心理恨恨的想到,并把台下坐着的各位老总挨个鄙视了一下,可是谁会管他呢?金彪心理只能越来越气。 刘星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面带微笑,似乎并不是来参加拍卖会的,而是来看金彪表演变脸的一样。 “两千零一十万第二次!”拍卖师的话一出,金总的心沉到了极点,而在底下喊价的人额头上也已经出了汗,他知道,无论今天拍卖成功与否,老板是肯定不能放过他了,虽然这本来就不关他的事情。 “小静!”刘星侧着头对身边坐着的郭静小声的说道:“你看那个姓金的脸色,跟紫茄子是不是很象?” “恩,象是紫茄子与苦瓜杂交的,可是为什么呀?”郭静先是笑了笑,然后对刘星不解的问道。 “因为刚才跟咱们喊价那人是他安排在底下的托,谁愿意自己拿钱买自己的地?”刘星笑着说道。 拍卖师看了看台下漠不关心的人群,感觉这次拍卖会似乎和他们无关一样,可是为什么他们要要来参加呢?玩?拍卖师摇了摇头,然后把小锤子拿在了手中。 “两千零一十万第三……!” “两千一百万!”刘星大声的说道。刘星已经计算过了,一般的拍卖行都会收取百分之二的佣金,如果按照两千一十万让对方自己标回去,那么他只亏损两千和一些委托金,似乎太少了,所以刘星觉的即使他自己买不到,那么也要抬高价格让姓金的付出足够多的佣金和委托金。 “好了,这位先生出到两千一百万了,还有没有人出价?”拍卖师大声的说道。 金彪并不是个傻子,他当初是以三千万购得的,如果以这个价卖了,要亏损九百万,相比于那些佣金和委托金要多的多,所以金彪也决定立即喊价,再次给台下的托一个眼色,并伸手比划了一个数字。 “两千六百万!”托再次喊道,跳跃很大。 刘星朝着一脸难看的金彪笑了笑,然后又大声的说道:“两千八百万!” 金彪听见刘星的报价后心理明亮了几分,台下这个多人,只有这个人一家喊,一定是这个人搞的鬼。金彪反复的心理盘算着,他要是在提高一百万,如果自己买回来,佣金加上委托金应该二十多万,显然要比卖出去要亏损的少,他现在已经把台下的刘星恨到了几点。 “两千九百万!”这个是托得到金彪的眼色后的报价。 “两千九百五十万!”刘星道,他现在已经不准备买这块地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抬价,让对方付出的佣金越多越好。准备的说,他就是来搅和的! “三……三千万!”托声音颤抖的喊道,因为他知道当初买这块地的价钱似乎在两千九百五十万,刘星的喊价,正好卡在中间。刘星正是利用了对方肯定不打算原价卖出的心理才敢报出这个价钱的,这也是刘星所报的最后低价。能买下来,还省下五十万,不能买下来,佣金自然能提升的更多。 “哈哈!”听见这个声音,刘星实在是憋不住了,当场笑了起来。五十万再加上二十多万的佣金,这个姓金的可真的吃了哑巴亏了。 “三千万第一次!” “三千万第二次!” “三千万第三次!啪!”小锤狠狠的落下,拍卖结束。 场下的老总各个打着哈欠离开了,托已经到台后付钱去了,而金彪脸色阴沉的站在那里。 “操他妈的!”金彪狠狠的把身边的椅子摔在地上,发泄他心中的怒气。 “恭喜金总买回了自己的地,七十多万的佣金,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刘星大笑着说道,然后走出拍卖厅。 郭静经过刘星的指点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狠狠的瞪了金彪一眼后,然后趾高气扬的离开了。 “来人,把那个人的底子给我调查清楚,他妈的,我不会放过你的!”金彪大声的吼道。原本以为走了一步好棋的他没有想到反过来被人整了,这事要是传到他父亲那里,他可又要被骂了。他最烦的就是那老头骂他无能,事实上他已经不知道被骂过多少次了! “是,金总!” (通知一下,明天网通线路维修,白天那章晚上给补上,第二章六点左右,第三章九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