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杀价之王 - 我的美女大小姐

第八十二章 杀价之王

“小兄弟,过来看看,要买什么?”卖服装的中年男老板看见靠近的刘星后笑脸相迎。 “老板,你看,我们都是在这里卖货的,你就便宜一些吧。”张静茹的妈妈手里拿着一件体恤对老板说道。 “大姐,已经很便宜了,就因为认识我才卖你这个价的!”男老板朝着张静茹的妈妈做了一个手势,而且还拿出一副怕别人知道的样子。 刘星走了过去,并没有直接奔着那件体恤,而是左翻翻右看看,一边摇着头,一边抿着嘴,一副既想买又不太满意的样子。 “老板,你这件体恤多少钱?”刘星并没有拿起张静茹的妈妈要买的那件,而是拿了另外一件递给卖主。 “二百二!” “什么?二百二?抢劫呀。你这也不是什么正经货。”刘星拿出一副大吃一惊的表情看着对方。 “小兄弟,这可是正经货,你看看这手工,普通的衬衫都是双排线的,你看看这件,三排线,是好货!”老板拿起衣服递给刘星看。 “我买的是衣服,买的也不是线,这个款式要是有一排线的,我照样买。便宜点儿,省点儿!”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最低二百,已经不能省了,这确实是好货。象这样的……!”老板拿着旁边张静茹的妈妈要买的那个款式,“象这样的,一百五就卖给你了!” “一百五?你开玩笑呢?刚才我在那边路过的时候问人家,人家才买八十。都在一条街上,你干什么卖那么贵?”刘星看着对方说道,声东击西用上了。如果直奔的那件去,要的价可能会更高。 “真的嘛?在哪里?”如刘星所料想的那样,张静茹的妈妈放下手中的体恤看着刘星问道。 看见此番情景,刘星心中有了底,这老板给张静茹的妈妈的价钱绝对高于八十。 “哎,等等等等。他那是国内的,我这是国外的,价钱当然不一样了,你看看这布料,看看这英文。价钱很实在了。”老板看见一副疑问模样的张静茹的妈妈,立即慌了神,立即拿着体恤解释道,他可不想失去主顾。 “你忽悠我呢?上面写着madeina中国制造,你告诉我是外国货,你怎么不去卖拐?”刘星看着对方毫不客气的说道,“你不是说这个没刚才那个好吗?那你给我去个零头,五十,卖不卖?” “小兄弟,你一下摸掉一百你告诉我去掉个零头,你也太狠了?”老板苦笑的看着刘星说道。 “谁让你刚才骗我的?还外国货,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在怎么说我也是大学毕业的。”刘星看着对方说道,“你这人卖东西不讲诚信,我去那边看看!”刘星做势要走。 “别看了,东西确实是好东西,我是文盲还不行吗?这是从外国进的外国货。这样,一百三”老板看见刘星的样子后说道。 “一百三?这也叫优惠?”刘星不屑的说道,“专卖店打则也比你这低!”然后继续要走的样子。 “呵呵,好呀,一百二,这可是够低了,在专卖店你保准买不到这样的衣服。这回可以了吧?”老板看着刘星说道,本着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过一个的原则,显然老板是不打算放走刘星这个顾客。 “忽悠,接着忽悠。要不要我去弄个自行车跟你换?实在人实在点儿,五十,行不行!”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大家都是本地人,那就一百吧,不能再低了!”老板看着刘星说道。 “本地人?你怎么知道我是本地人?”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听声音就听出来了!” “到是挺聪明的嘛,为了你的聪明,在便宜一点儿!”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小伙儿,别这样行不?都是出来混的,都不容易,你也不能让我一分不挣呀!” “你是本地人,我也是本地人,那咱们就是老乡,老乡见到老乡你还卖这么贵,太不讲情意的吧?”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北京这么多人,我讲情意讲的过来吗?”老板苦笑的说道,“一百你还嫌贵?” “当然,一百呀,三十块一件的衣服能买三件还多个袖子。” “一分价钱一分货,我这穿一年什么毛病没有,有毛病保修!”老板看着刘星说道,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能砍的小伙儿。 “三件我一件能穿一年!”刘星哪里会管那些?砍价主要是脸皮厚,刘星的脸皮足够厚,所以继续砍价。 “我这可是高档货!” 刘星转过身拿起衣服看了看,不停的抿着嘴,可就是不说话,一副很深沉很郑重的样子。 “小兄弟,你不会还嫌贵吧?你看着手工,你看着质量,我最多只挣你几块钱!”老板看着刘星说道,卖东西,最怕遇见嘴很灵巧但是却又表现出沉默样子的人,没法抓住对方的心思。 “几块?你又骗我?有本事你把进货发票拿出来给我看看,如果真象你说的,比一百低几块,你这些衣服我全包了,你家的存货有多少我要多少。如果不是,白送我一件,怎么样?”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呵呵!”听见刘星放的狠话,老板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看着这个年轻人年纪不大,但是说话却中气十足,似乎是内行。 “好,九十卖你,跳楼大处理了!”老板咬了咬牙说道。 “老板,你这从一楼向下跳有什么用?使个大劲儿降十块,再低点儿!”刘星道。 “那你出个价,但是五十我绝对卖不了你!”老板道。 “四十,四十行不?” “天哪!小伙,你是在开玩笑吗?没加反而减下去了,你想赔死我了,再加点儿。”老板与刘星争执道。 “那就四十一!” “八十!你刚才不是在其他地方看八十吗?那我也八十卖你了!”老板道。 “他们那里八十是喊价,经过我砍价之后,他们五十准备卖我,但是我想再看看。到你这里了,我也懒的再回去。就这个价,卖不卖?”刘星看着对方说道。 “你骗人!”老板纸着刘星说道。 “我从不骗人,相信我,看着我的眼睛,多么的纯洁无暇!”刘星看着对方说道;“我能从你这把一百五的衣服讲到八十,当然有能力把他这八十元的东西讲来五十。” “好吧,交给朋友,七十,以后常来!”老板咬了咬牙装出一副忍痛割爱的样子把衣服递给了刘星。 “我很想给你七十,可是我口袋里只有一张五十的票子,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坚持五十的原因。”刘星叹了口气说道,一副很委婉的样子。 “等等,你这衣服……料子好象有些不对劲呀。咦?肩膀上怎么有两个补丁呀?”刘星拿着衣服递给对方说道。 “不,不!那不是补丁,那叫‘做旧’,你看这接线的地方,多整齐呀,是特意做的。你看大街上还有在胳臂肘、膝盖、屁股上加的呢,很流行的!”老板指着体恤肩膀处缝线的地方说道。 “是吗?哪有花钱买旧衣服的道理呀。怎么看起来怪怪的?象是旧衣服。不会是被人穿过的吧?”刘星不满的说道。 “什么?穿过?你侮辱我的人没有关系,但是请你决定不要侮辱我卖的衣服。这可都是真东西!”老板大声的冲着刘星喊道,显然对刘星的话非常不满。 “是吗?但是我刚才在那边的摊位怎么没有看见?”刘星狐疑的看着对方,然后把体恤拿在手中,不停的叹着气:“哎,好好的一件衣服,就这么毁了,真是残无人道呀。阿米豆腐!” “小兄弟,我算服你!五十行了吗,拿钱吧!”老板把衣服装进口袋里递给了刘星。 “给!”刘星笑了笑从兜里掏出张一百的递给对方。 “你……你不说只有五十吧?怎么一拿就是一张一百的?”老板接过刘星的一百元后愣了愣,然后大声说道。 “这虽然是张一百的,但是其中只有五十是我的,剩下五十元是别人的,我回去后还要还给别人!”刘星听见对方的话后说道。 “算你狠!”听见刘星的话,老板狠狠的咬着牙,但又无可奈何。 “哈哈,老板,你这卖东西真便宜,本来我还打算一百买呢。你真是个实在人,以后我买还来你这!”刘星笑着说道,接过钱后得意拎着袋子转身走去。 眼睛也不放亮点儿,也不瞧瞧咱是干哪行的,说到讨价还价,咱可是祖宗。 “王老板,这衣服……!”张妈妈拿着体恤看着一脸丧气的老板。 “大姐,你也给五十吧!”老板无奈,暗叹今天真是倒霉的一天,竟然遇见这么个人。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狠了!事实上这卖出这一件连五块都挣不到。 “哦!”张妈妈听见后点了点头,把五十块钱递给对方,然后转身离去。 张静茹自始至终都看着刘星,他们的话张静茹当然也是没有放过,她现在对于这个男人是越来越猜不透了。 一个超级有钱人,竟然在地摊跟一个卖衣服的人杀价,并且杀的昏天暗地、鬼苦神嚎,看对方的架势,根本就是常干这事。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是拿这些普通人来取乐吗?不过这几次遇见他,似乎给人的印象都与高中时的那个纨绔子弟不一样。这几次的相遇通过观察看的出来,对方身上的衣服都很普通,而他在高中的时候,恨不得穿着黄金甲上学。 难道他真的变了? 看着买完衣服冲着自己微笑得意的刘星,张静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刘星买完衣服后把手中的衣服冲着张静茹扬了扬,象是在炫耀自己的战利品一样,不过刘星也注意到了张静茹妈妈也已经买完过来了,为了不给张静茹添麻烦,刘星决定今天到此为止,一切明天在谈。 “明天医院见!”刘星路过张静茹面前的时候小声的说道“记的下次见到我的时候要带着笑脸,否则,你就等着再陪我一个晚上吧!”说完后刘星无耻的笑了笑,然后消失在拥挤的人群中。 “真便宜呀,五十就买下来了。”张妈妈回到摊位后拿着手里的衣服笑着对张静茹说道。 “是……是吗?”张静茹有点无语了,那个男人,真是什么都敢做,脸皮还真是不一般的厚。 “恩,而且活了这个多年,第一看见这个能杀价的人!”张妈妈回想着刚才杀价时激烈的场景说道:“那个男人挺会过日子!” 这是张妈妈对刘星的评语,不知道刘星听见后会是怎么样一副表情,是否该放个礼花庆祝一下。 听见妈妈的话,张静茹彻底说不出话来了。他会过日子?相比过日子,那个男人更会花钱!张静茹真的很想告诉她的妈妈,刚才那个男人是一个十足的败家子。可是看见妈妈高兴的样子,张静茹没有说话,高兴就好! (不是我心虚,有些人实在是搬弄是非的人无出不在,大家还是想开点儿吧~~!)